1252 龙王大寿

与那昆仑山巅的压抑气氛相同。西海龙宫之内,此时宫内之人,也是一阵死寂,夹含着无尽的震惊错愕。

巨大的龙王殿内,西海龙王敖闰高居于殿上,旁边则是王后敖琳。

而殿内左右,列作着数百余位龙族修士,各自都任有天庭官职,穿着紫袍冕服。

殿堂之中,虽都是大红大紫,布置的喜气洋洋。此刻诸人,却俱都是面色怪异,久久无声。便连那上首处的两人,亦复如此。

敖闰乃成名已久的大罗金仙,统御西海水族,足达数万余载。

姓情以沉稳著称,哪怕天塌下来,也可不动颜色。

然而此时,那面上却是阴晴不定。惊异与兴奋交杂,又隐带懊恼之色。

旁边的敖琳,则是目内奇光迭闪,除了震惊之外,便只剩下了欢欣雀跃。

而殿内在久久的沉寂之后,却是一阵难以遏制的噪杂之音。殿内数百头太乙真仙境之上真龙,都是议论纷纷。

“那北方安天玄圣大帝渊明,居然便是血戮天君岳羽!这二人,竟是同一人——”

“绝不可能!那岳羽才飞升两百年不到,这才修行了多久?如何有这等能为?”

“出自几位太古金仙之言,又岂会有错!那岳羽自己也承认了,此番施展的先天五色神光,不正是此人常用的神通大法?”

“厉害啊厉害!将天庭与阐截二教,甚至那北方妖族,都全数算计在内!一举奠下盖世基业,独霸北方之地!这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之名,已然是名副其实!”

“此子一身神通法力,也是了得。手掌鸿蒙之器,身具无上神通。阁灵山一战,居然只是一剑,便将那鲲鹏诛杀!那上古妖师,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居然也陨落在此子剑下——”

“据说那诛杀鲲鹏的剑诀,被人称作是天嫉之剑,本不该存于世。如今是轰传洪荒,无数准圣人物,都是谈之色变!”

“嘿!此子的传说,远不止此。吾听闻这位玄圣大帝,早在龙墓之时,便已力挫昊天。身具祖龙之血,更使当年我龙族,盖压天下的大霸元龙灭世法,再现人世!”

“——嘶!五色神光之外,还有大霸元龙灭世法么?这还了得?”

“此番孟章神君一具化身,亦在那北方。有传言说,神君是欲立此子为我龙族大帝——”

“龙族大帝?此举怕有些不妥?那血戮天君,虽有祖龙之血。可毕竟乃是人身!”

“有何不妥?那位大帝,也未必就愿意承担我龙族因果!我西海真华公主,与天君早结连理。天君一旦为龙帝,我西海一族,岂不是盖压龙族诸脉?”

“说来那北海龙王敖顺,如今已然为那北海帝庭之臣。效力于玄圣大帝麾下——”

那议论之声,纷纷不绝,敖闰面上,却是神情复杂之至。

记得百余年前,敖慧随那岳羽远走高飞时。也是这般场景,在他寿期,龙族宗室齐聚一庭。不过说出的言语,却是难听之至。令他夫妇二人,无比难堪。

若非是多年威望镇压,无人敢过分。这龙王之位,也要被人掀下。

敖琳却自始至终,都是饶有兴致,听得是眉飞色舞,只是强自压抑着,未曾将那欣喜,现于面上。

特别是听到有议论敖慧之时,更是容光焕发。

直到殿内嗡嗡之声,渐渐消止。敖闰才重重一咳,使殿内的杂音,立时平复。

扫视了殿内诸人一眼,敖闰才淡淡开口:“想来那安天玄圣大帝之事,诸位已然知晓!此子早年,与吾女双修,因阐教之故,最后一同亡命天涯。如今此子,既已然成就如此霸业,身份自然也截然不同。寡人意欲承认他与真华婚事,诸位以为如何?”

“殿下早该如此!”

敖闰话音方落,殿内左侧上首,便站出一位老人。眼如铜铃,满脸横肉,须发皆白。此刻竟是慷慨激昂道:“那岳羽既与真华双修,便是我西海龙族之婿。其实殿下身为真华之父,这些年便该鼎力相助一二才是!我听说这血戮天君岳羽,素来重诺。肯为后土一些小恩小惠,便鼎力助其成圣。能令那位陛下,欠下我西海人情,当是莫大喜事!可惜了——”

言语间,满含无尽的惋惜之意,敖闰却不由是一阵怔神,这老者名为敖军,西海龙族中的长老人物,亦是大罗金仙之境。

不过他记得在百余年前,此人指责他养而不教,纵容子女,为龙族招惹大祸,却是不遗余力——此番态度,却是截然迥异于之前。

不过敖军的话音方落,下方处却也有人发出一声冷哼。

“承认婚事?这莫非要是为我龙族遭灾惹祸?那血戮天君,固然是声势鼎盛。可我西海,却近在昆仑之旁。一旦把那阐教惹恼——”

满殿之内,立时是再次一阵静寂。相较而言,那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之名,虽是震彻洪荒,可究竟不如,昆仑山巅那位圣人道祖。

不过下一刻,殿内右侧。正坐于敖军对面,一位神情懒散的廋弱少年,却又一声失笑。

“承认与否,有何区别?如今可不止是真华公主与那血戮天君之事。自孟章神君鼎力助其平定北方,我龙族便与他扯不开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外我听有人言,传闻那血戮天君,已有九龙十八爪,天帝命格!不逊当年帝俊!开辟北方,修补天地。一身位业,更已在三皇之上,与那昊天比肩!仅次于几位道祖——”

敖闰的眼皮,又是一跳,此人名为敖典,亦同样是金仙长老。而百载之前,最喜煽风点火。

那殿堂中的数百真龙,闻言却都是齐齐神情剧变。

“天帝命格?这个我却未曾有所听闻——”

“不逊色于帝俊?岂不是说这位天君帝气,还要更胜昊天?”

“哪里能够相提并论?那昊天桃山之战,便连亲妹也无法保全,出手偷袭,也未能的伤得了那血戮天君。反倒是损折几位准圣的三尸法身,颜面尽失,威严无存。那天帝之气,怕是至少要消减三成!”

“有这等命格,这般位业。怕是强如元始,亦不敢妄动。吾西海,可受其荫庇!”

“嘿!天庭衰败,昊天帝气消减。那北方帝庭,却又声势大涨。

那敖典笑意盈盈,片刻之后,才又再次开口:“若依我见,只承认婚事,还远远不够!我族应当如北海一般,一起效力于那位大帝麾下才是!”

闻得此言,包括那敖琳在内。所有人,都是再次一阵错愕。

敖闰却眉头紧凝,眼露若有所思之色,西海龙庭,本当是天庭下属。不过他那女婿,若即龙帝之位。四海五湖,天下所有龙族,自然要俯首称臣!

自桃山战后,天庭在西方势力尽失,也不用怎么忌惮。投效北方,倒是有几分可行。

只是他总觉得此事,还需到再仔细思量一番。

正沉吟时,那宫外却蓦地是一阵无比喧闹。

敖闰是心神微醒,眺目远望。却只听得那宫殿门外,传出一声女子的声音道:“昆仑西王母座下弟子灵华,特奉师命来此,恭贺西海龙王,九万八千三百载千秋大喜!”

敖闰面上,顿时一僵。而这满殿之内,眼中内都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西海龙王历年大寿,都惊动西海。可除了水族一些妖仙之外,这西方真正大能,又有谁会在乎?

西王母是上古金仙,乃天下女仙之首!这等人物,居然也会遣弟子,来这西海龙宫给敖闰贺寿?

实在是他西海龙族,从未有过之奇事!

而便在下一刻,众人脑内,也齐齐闪过一个念头。

——莫非,是因那血戮天君岳羽?

那宫外的女仙,高声恭贺之后,却并未直趋宫门之内。而是神情恭恭敬敬,在外等候。

紧随其后,却又是两道华光,先后落下。竟同样是一声长啸:“太虚真人座下弟子昙灵子,奉命前来拜寿。恭祝龙王,既寿永昌!”

紧随其后,却是一声童子笑声:“万寿山镇元大仙弟子清风,前来代师贺寿!特奉上我山人参果一枚,以为寿礼!”

整个龙王殿中,所有人都已屏绝了呼吸,太虚真人赤松子,万寿山镇元大仙。其中无论哪一位,都是更过西王母,当世最顶尖的人物,仅逊道祖。

而那人参果,更是令人面色复杂无比。

自降生此世数万载,似他们这般人物。那人参果别说是尝过,便是见也未曾见过一面。

敖闰的呼吸,亦是一阵急促。

半晌之后,心情才逐渐平复。心中却不由是无比复杂,隐带苦涩,又有些欣然。

这次他女儿真华,还真是为自己寻了一个好女婿——百载之前,敖慧决然与那人私奔之时,自己又何曾想过会有今曰一天?

正欲起身,敖闰却又瞳孔微张,又些失神看向宫外。

只见宫外那南北两面,都各有一道光华,遥遥降下。

南面那位,遁光七彩,应是西方教,一位菩萨之尊。另一位,却是自北面而来,金黄色遁光,将整个海底照了个通透。

内中那人,正是黄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