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3 再赴骊山

这龙王殿内,所有龙族,皆已是一阵哗然。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满透着不可思议!

——黄龙!居然是阐教黄龙真人!

此人诸人心中惊异,却还远胜过镇元子几人弟子,前来拜寿之时。

圣人弟子的身份,接近准圣的修为。此人在龙族中地位,几不下于孟章神君!

此刻却竟是驾临此间,不知是欲来兴师问罪,还是另有他意?

正犹疑之时,却只见那七彩华光,先行落下。内中之人,一声轻笑:“接引座下弟子大势至,前来恭贺殿下千秋之喜!”

殿内之人,立时又是一惊。

——这竟又是一位圣人座下弟子,隐有准圣之望的人物!听其语气,竟仿佛还是奉其师命而来。

他们这位西海龙王敖闰,只是一位真华公主,与那血戮天君岳羽私结连理而已。

就值得这圣人之尊,这般重视?

这大势至菩萨的的话音方落,便只听那黄龙雄浑无比的声音,也复响起:“阐教黄龙敖冲,前来为敖闰兄长贺寿——”

这在座诸人,本事早已麻木。此刻也仍是忍不住,再次一阵动容。

自从这黄龙拜入阐教之内,便自称黄龙真人,再不用族中本名。

可此时此刻,不但是自称原本那敖冲之名,更是尊敖闰为兄——若非有之前,那几位身份尊贵之人在前,这殿内诸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那位黄龙真人,这几万载以来,何曾有过这般低声下气之时?

敖闰是不由长吐了一口浊气,哪怕是姓情沉稳如他,此刻也不由生出了几分快意舒畅。

然后视线,又眺望那海面之外。

仅仅只这霎那时光,便又是千百余道光华,纷纷遁至。

今曰这西海龙城之上,竟赫然是群仙汇聚,诸圣云集——岳羽此时,却正是在朝歌之上,踏空而立。

第二次来这中原王朝的都城,岳羽心情,却又是截然不同。

不过当那朝歌方向,那八条紫金巨龙入眼,岳羽却仍旧是略显讶然。

他上次来时,也不过是一月之前。仅仅数十曰时光,那中央皇朝的气运,便又有变化。

帝气摇动,无数紫金之气,四下流散。

那八头十八爪气运金龙,竟赫然已退化成七对为实,两对为虚。

也再不敢,在他面前张牙舞爪!

“怎会如此?”

岳羽眉头一挑,接着下一刻便又忽然醒悟。不由是哑然失笑,若然他所料不错,这必定是因自己平定北方,成就天帝命格之故!

——若不欲谋那天帝之位也就罢了,如今对这天庭,那中天上帝之位,既已升出野心。自然也是容不得,这人间帝王,还有八九命格!

哪怕是真正如三皇五帝那般的人皇出世。在他治下,也须得给他牢牢趴伏!

只是眼下,这中原商朝,稳定的时间越久,越晚崩溃。对他而言,便越有好处。

封神之劫,最好是在一百五十载之后——说来奇怪,当他这念头放弃。那朝歌之上的紫金气柱,便骤然稳定。

八头金龙的身躯,亦回复了些许。却仍旧是对他忌惮之至,不敢有半分争锋之意。

这番变化,似乎也将一些人惊动。十几道魂念,跨空而来。其中颇有几位熟悉之人,更有一束,来自那九霄云外。

岳羽一声冷哼,直接以法力,将这些魂念屏绝。转身行向了西面。恰至那骊山脚下时,便只觉自己身旁空间,忽而一阵剧烈扭曲。

下一刻,便只见后土,从虚空之内踏出。满面都是欣然之色,目透精芒的看着岳羽。

“先前弟弟你去桃山之时,姐姐是决然未曾料到,你能做到这等地步!近乎于横扫洪荒,将北方妖族,一网打尽——”

带着赞叹之色,又仿佛是要把岳羽看透一般。后土上下仔细端详,半晌之后,才又唏嘘一叹。

“——鲲鹏身陨,当初同在不周山巅听道之人,如今却是又少了一位!你那式天命剑,我也看了,端的是震惊诸圣,便连我亦是心惊——”

岳羽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姐姐莫太夸我!那天命剑,其实只是取巧而已,大罗之上,便不可轻用。而且此番,能有这般战果,我自己,也远远未曾料到。”

后土不由噗嗤一笑:“准圣金仙之下,屠之有如猪狗。便连准圣人物,看准时机,亦可诛杀!弟弟你还要怎的?再说你此番布局,除非是提前知晓,你手中有鸿蒙之器。否则无论如何,都必定是落入你算中,是一般的结局。在姐姐面前,莫非还要自谦不成?”

岳羽闻言,却是笑笑不言。而后土的语锋,也是一转道:“弟弟如此布置,想来是准备走帝俊未竞之路,定要登上那天帝之位了?”

此事却无需讳言,岳羽直接是一颔首。

以力证道,最危险的时候,便是八重魂印之后,证道之前。

若有天帝之位为踏板,借助气运之力,提前取得与圣人相抗之力。

他证就圣道,真正跳出天地之外的把握,便足可多出三成!

初至洪荒之时,他本无意此位。却也是因缘巧合,才成就这天帝命格。

有此助力,是断无放弃之理。

“就知会是如此!”

后土悠悠一叹,面上顿时是满布愁色:“其实当初帝俊的命格,也曾如你一般,曾经鼎盛一时。开辟天庭,调理世间阴阳诸事,亦身具无量功德。只是之后,征伐天下,统一妖族。又与那些巫神,一场大战。将气运功德,消耗殆尽,这才遭身陨之灾。弟弟你欲登天帝,以力证道,等于是与天下为敌。定当以此为牵车之鉴——”

岳羽不由是微微动容,其实后土所言,他心里都再清楚不过。

——若巫妖大战,再晚个万载时光。恐怕之后一切,都是截然不同。

妖族衰败,帝俊太一之陨,内中有无数阴谋,无数算计。更有只看不见的大手,在后推动,令人是不寒而栗。

他道心坚凝如剑,强不可摧,心中无有半分惧意。无论何等样的阴谋,都自有慧剑斩破。令他感动的,是后土言语中,对他的忧虑关切。

哑然失笑,岳羽手向前一翻,便是一枚紫色印玺,托于手中。内中足足九条紫金巨龙,正是翻滚不休。

“我倒忘了,你还有此物!有这玉玺在,足可压服天下群妖。那杀伐损耗,足可免去三成——”

后土眼神微微一亮,接着是眼眸间,闪过无数的符文。最后却仍是摇了摇头:“那昊天气运虽是折损,不过只要其有鸿钧道祖为后盾,阐截二教与西方教鼎立相助,帝位依旧是稳如泰山!”

“此事无需忧心,弟弟我自有办法!”

口里这般说着,岳羽却并未多做解释。只是眺目看向了那骊山之上,眼神灼然如刀。

后土见状,不由是微微摇头,微带嗔意:“此番果是为那端木寒之事而来?”

也不待岳羽答话,便又是一声冷哼:“那女娲对你,早已是恨极,几乎不顾一切。之前我去骊山登门拜访,也没能阻拦得了她,以山河社稷图插手北方之事。如今鲲鹏身陨,北俱芦洲亦再无妖族安身之地,更不知她会是如何恼怒。总之此番,你自己小心!”

话至此处,便径自是踏空而去。片刻之后,正在岳羽错愕之时,后土却又遥遥传声道:“那南方九黎之事,已然办妥。不过却需小心刑天,此人才是真正九黎诸神之首!”

“刑天?”

岳羽双目微微眯起,那九黎诸神之事,自从知晓,那天庭未能有一兵一卒北犯之时。便知后土,已然把他交待之事办妥。

不过这刑天,却委实是有些棘手——当初逐鹿原,虽是大败于炎帝,不得不躲入那无尽虚空之内隐藏。

不过这些年,借助九黎族内,以及那诸多小千世界的信徒。

此人的神位,也直追当年十二巫神,甚至还更有胜之!

下意识的,又想起当年,在战雪意识海内的一战。

——哪怕是一个分身魂念,也令他是费尽心机,几乎倾尽全力,才将之灭杀。

若是此人,要与他为敌,还真是有足够资格,令他头疼。

而且那战神之位,也恰于战雪,有所冲突。

下一刻,岳羽便又将此事,暂时抛下。蓦地一踏步,登上那骊山之巅。

刚至那娲皇宫前,便只听足足十二声钟鸣,响彻天际。

仙音缭绕,无数云霄汇拢而来。

那宫门也是大开,只见内中无数仙修,列于门后两旁。有人族修士,亦有妖修。

所有太清玄仙之下,俱都是齐齐一拜道:“吾等恭迎安天玄圣大帝,驾临骊山!”

甚至在深处,那些大罗金仙,亦是低眉敛目,微微俯身,神情恭谨。

岳羽扫视了这眼前诸人一眼,接着却是冷然一笑,毫不在意。径自阔步,往宫内行去。

连过九重殿宇,这娲皇宫的主殿,才现于眼前。

岳羽直接踏步入内,便只见正上首处。女娲是面色僵冷,坐于殿上。

视线是无比森冷的,直视过来。目光凌厉,隐透怒意,仿佛要将他身躯撕成碎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