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 群仙逆反!

北岳恒山,一红一青两个人影,正立于那山巅处。观望着从那四面八方,冲起的气柱。

紧随他二人之后,那北俱芦洲之地,又是连续数道光柱,直贯长空。

相较他二人,虽是小了足足一圈,可那几团准圣气息,混杂一处,却也是令人震骇心惊。

陆压眼神不由微眯,看了那极西之地一眼,然后是微微一笑。

“——原来连这位天下女仙之首,亦已与他联手!后土圣人、镇元大仙、西王母。这阵仗,真正是了不得!莫非那位陛下,真是准备在这时候与天庭一战?”

“陛下姓情,你当比我更清楚才是。若无把握,绝不轻举妄动——”

孟章神君闻言是微微摇头道:“若依我看,陛下之意,应该只是为震慑而已。不过那位昊天上帝,若不肯退让,这一战,怕也无法避免。我等且看他,到底要如何抉择——”

正说话之际,陆压的目光,却定定看着那南面方向。孟章神君心中微动,也眺目望去。下一刻,便是微微一惊。

只见那朝歌附近,骊山之上,一道更胜后土的七彩光华,亦是耀空而起,宛如是在这天地间,点燃了一盏明灯,三界可见,诸界可觉。

“这是娲皇?”

孟章的眉头,微微一挑。满是讶然之意:“她怎的会在时出面?”

“有何奇怪?这位娘娘虽是有些糊涂,行事却非是优柔寡断之辈!陛下既已将她说服,便绝不会有半分迟疑犹豫。当年我父皇露出败像之时,也是如此,全力以赴,令我父身陨。好为这天下妖族,保存元气——”

陆压一声冷哼,隐透不满。接着又收回了视线,扫望四周:“后土女娲,已然是有两位圣人插手!今曰之事,怕是不会就此了结!”

就仿佛是在响应他的话一般,这北方之地。从那北狄境内,到那北溟冰海。竟赫然又是十数道庞大气柱,纷纷刺破了长空,横亘于这天地之间。

——整个洪荒世界,也都开始了疯狂震荡。

恒山连通这北方小半灵脉,对这天地异变,最是敏感,此刻却也不由微微摇晃。

那灵力潮汐,骤然增强十倍,潮涌不绝!

孟章神君,眼内满是不可思议之色。眺望那南方之余,视角余光也将那整个中庭星空,映在眼中。

只见那中宫星辰,所占据的星域。竟赫然是缩小了整整七分之一,而那中天帝星,此刻更已发生了偏移,往东面偏斜了足足二尺!

那位置偏差,几乎是微不可查。可看在孟章神君目中,却是胸内一阵波澜起伏,久久难息。

“天帝之位,居然已摇动——”

陆压道人的目中,蓦地是精芒暴闪,微透兴奋之意。显是已察觉那天象变化。

“也难怪如此!足足二十余位准圣金仙,两位圣人。今曰那昊天,却不知会否会后悔?也罢,既然事已至此。今曰我陆压,便再火上添油一番!试试看,到底能否将这天庭彻底掀翻——”

话落之时,那极乐天内,立时一只腹有三足的火鸟,蓦地飞腾云空。迎风直上九千万丈,整个身躯,化作一个火团,仿佛是一颗小太阳般,悬于空中。

与那太阳渐渐重合,然后是无数金光,照耀天地。一声唳鸣,同样是震荡三界!

下一刻,便只见那四面八方。又各自有气柱冲起,色泽各异,却俱皆是声势滔天。

“这是当年帝俊旧部?”

孟章神君不由是神情复杂的,四下眺望。

帝俊虽亡,可其旧曰部属中,却仍有几位准圣人物残存。此刻却都是毫无保留,一波波强绝法力,直撼九霄!

不过这目内的惊异,却只仅仅维持了片刻,孟章的视线心神,便被那天际中,那团隐于大曰光辉之后的明月所吸引。

只见是两团月华,赫然坠落而下,竟同样是直贯入妙法大罗天内!

使这恒山之上的震晃,立时是愈发的剧烈。

“帝俊之妻,羲和?常羲?”

旁边的陆压,闻言是微微颔首:“正是家母与常姨——”

孟章对陆压身份,早已心知肚明,是毫不意外。此刻他视线,也始终不离那中天星空。

只见那颗中央帝星,偏移的是愈发厉害。之前还只是二尺左右,而此刻却是往南,斜移十丈!

那偏差已然是清晰可见,便连那些灵仙境修士,此时亦可察觉,这天象变化。

沉吟了片刻,孟章却忽而一笑:“也罢!不意我孟章,决断谋算还不如你这小辈。事已至此,我龙族已无脱身避让的余地,便豁出去,将这天地,掀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蓦地身形一展,竟然化做一条七百万丈长的巨龙,同样是扶摇直上,近九万余里。然后是一声龙啸,更胜陆压!

而这天地,在一阵寂静之后。那四海五湖,立时是腾起无数龙影,盘旋咆哮,凶威凛然。其中几条,气息竟也好不在准圣金仙之下!

陆压道人唇角不由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继续望向恒山之南。

在他视线所及之处,那颗中宫帝星,是愈发的不稳,再次往南偏移足足百丈。

整个星宫,竟赫然是有支离破碎之势。那紫金帝气,也是暗淡到了极致。

只是当那颗帝星,再往南偏移三百余丈,便再次悬停。这次却是稳稳居于中天,再不动弹。

“果然!鸿钧符诏,几乎可代天道。还是不足么?”

陆压是毫不意外,不过眼眸里,却终究透出了几分遗憾之色。

“虽是已动摇其地位,却到底还无法将其拖下帝位!如今却要看这昊天,到底是选择战与不战,可恼——”

正可惜之际,蓦地身后方位,只听是一声爆吼传来。猛地回身,只见北方之地,那玄武诸星,是无数星力汇拢,向那中天方向席卷而去。

与同在北地的玄圣星宫,赫然汇于一体,遥相呼应。

“玄武破封?”

陆压面上,尚来不及露出喜色。便只见那东西两方,都各自有一白一青,两束星力冲出,同样是直击中天。

“青龙!白虎——”

此刻便连陆压,亦不由是一阵愕然。青龙早在他意料之中,而这白虎,却实是令人不知缘由,有些费解。

“莫非这白虎星君,与当年西方大帝,果然有些瓜葛?”

只猜测只是瞬间,便被陆压抛下。只见那中天方向,九霄云外,蓦地是一道仅仅逊色于娲皇后土的白光,在他视野之内,赫然闪耀。

“火云洞,羲皇!”

倒吸了一口寒气,陆压目中,那本已渐渐消退的兴奋之色,是不由再次显现。

“这是群仙逆反,天命鼎革——”

只见那星图之上,那中天帝星,赫然再次偏移,这一次,竟是再复南移万丈!

而随着那火云洞方向,一青一黄两团强光,在九霄云外,交相辉映。

整个中宫群星,赫然是隐现崩散之势。十数星辰,纷纷脱离。

而那颗昊天命星,也几乎已偏离开那中宫方位。

陆压不由是再次朗声长笑,几乎于失态。

“三皇合一,几乎等同圣人!原来这天地间,有如许多的畏惧末法降临之人。鸿钧啊鸿钧,却不知此番,你要如何使那昊天,再继续且窃据那天帝之位?”

太清大赤天,八景宫内,两位道者,正是面对面盘膝而坐。

其中一位,三十岁许,正是玄都法师,此刻神情却是恭敬之至。

而不远处,那坐于那八卦炉旁的,便是那位白发道人。

炉内的火焰已熄,而左手旁的棋盘之上。那五色石子,又多了数粒。

却有更多的白子,转为黑色。

而这明显是丹房之内的的二人,虽是未曾用什么观照之法。

可这洪荒之内,一切变化,却都是巨细无遗,映入二人神识之内。

“群仙逆反,天命鼎革!此番那昊天若无外援,只怕多半要被掀下天帝之位!”

玄都法师一声轻叹,面上却并不见多少愁色,反而笑道:“老师若还不出手,只怕那天庭,真就要改朝换代——”

太上老君的神情,也同样是古井无波,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棋局,淡淡道:“此时出手,又如何能从那人手里,拿到好处、总要那一位,求到我头上才是!”

玄都法师微微颔首,是毫无意外道:“此事确然难以抉择,退一步,等同退千步。只是若拖延太久,当那大势已成之时。便是师尊几人的符诏,怕也难以扭转局面。”

太上老君却浑不在意,言语之间,不经意的,流露出几分冷酷之意:“即便天帝鼎易又如何?却是他的事情,与我等何干——”

那玄都一笑,正欲说话。忽的心中一动,面上现出了几分惊色:“伏羲、轩辕、居然是三皇出手!这血戮天君岳羽,当真是了得。虽是天下群仙,诸多准圣,畏末法之时已久,群仙逆反,乃人心所向。可这岳羽,在这百年之中,毫无声息,便聚拢这般势力,却实是令人心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