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6 蚩尤之殇

雷绝之地,岳羽看着那漫天光柱,神情也是一阵怔然。

最初的打算,只是与昊天摊牌,迫其收手。最后演变成这种情形,也远远是超出他的意料。

——到此刻时,已经是有数十位准圣金仙出手。而那光华气柱,却仍在增加。便连那些大罗金仙,亦是纷纷加入其内。

岳羽神念感应之内,整个洪荒,四大部洲,都可见四处星光点点,密密麻麻。

而他的本命星辰,此刻却正分出一道光影,向南面中宫方位移动。

“群仙逆反,天命鼎革——”

吐出这句言语,岳羽心中多少有几分苦涩之意。

在这时候,还没有准备周全之时,冲击那天帝之位。对他而言,祸福实是未知。

估计那几位道祖圣人,多半也会插手此事,加以阻止。

而且这天象,也令他有些惑然。

“本命星辰分裂,这又是何征兆?还有那几位太古人物,下注也未免太早——”

而便在岳羽心中疑惑之际,此刻的蚩尤,却也是一阵骇然。

——眼前此子,到底是何身份?

只是一言,便令诸圣响应?天下群仙,尽皆反逆?

他被封印之时,昊天已为天帝。那时天庭虽是权威暗淡,可有那鸿钧暗助,实力却依旧是不可小视!

如今诸神陨落,洪荒破碎。数万载后的天庭,更不知强横到何等样的地步。

可上方这相貌仅仅只是清秀而已,也不见多少出奇之处的少年,却仅仅只一句‘撕破前约,与我一战?’,便使这天庭动摇,帝星不稳!

洪荒之内,是到底何时崛起了这么一位混沌大能?

隐隐间,可辨认那些光华气柱的来历。

一个女娲圣人,便已是令人吃惊。再加那位后土,分明已是半步登圣!

——竟赫然两名圣人,为此子后盾!

再还有那镇元大仙、昆仑王母、西华道人、紫虚道君,太素道君、洞虚真人,东溟真君,无一不是混沌太上金仙一级!或隐世不出,或名震三界。年代皆远胜于他,神通亦在他之上!

此子何德何能,可令这些太古人物,违逆那鸿钧之意,逼宫天庭?

口内倒吸了一寒气,蚩尤的胸中,也恢复了冰冷。之前因那天空中,降下的那只金光大手,而激起的几分希望,也全数断绝。

下一刻,内中便再生警兆。只见那浓厚云雾,再被撕开。一口血红剑影,赫然带着无边雷华,冲击而至。

——那相似的煞力,令人感觉是危险之至的九彩雷华,令蚩尤的目光,也下意识的为之一缩。

“无上神雷——”

一声爆吼,带着无尽的惊愕忌惮,与不敢置信之意。

——那团色呈九彩的雷光,竟赫然是无上劫雷!

这如何可能?这世间除了那人之外,还有谁,能掌握这无上雷法!

方才那少年的五色剑,便已令人惊异。为何这女子,居然也能掌握一门无上大道?

心中是疑惑无比,被封印七万载,这个洪荒,到底已变成怎样的一个世界?

——似这等有资格,以力证道,超脱洪荒的不世出人物。居然是一次,便见到两人?

那血红剑影与戟光轰击,那一瞬间爆裂开来的罡风巨力,使整个空间,立时向外膨胀翻涌!

不过这一次,却还未来得及使那空间破碎。便被上方处,灌注而下的浩瀚法力,强行压抑。

蚩尤满身上下,都是雷光。被这些九彩雷华,击得是血肉开绽。

手握长戟的右臂,只剩下了森森白骨。一双腿部,更是被那雷光,直接炸为齑粉。

气息更是虚弱,眼内的惊异,也更增数分。这门无上神通,分明还未至圆满之境,将这雷法真正完成。

可这威能,却已是超出那九阶劫雷无数!

还有那上空处的少年,则更令人心惊。眼前此女,虽只大罗境界,一身法力神通,却不逊混沌。二人交手,全力一击,已是远超过此世所能容纳之力的十数倍!

却能在轻描淡写间,把那破碎空间,全数复原。所有余波溢力,尽数压制。

这般的神通手段,较之先前一剑,还要令人震撼。

不止是需要法力而已,更需要对这天地大道,时空法则的掌握!

好在此刻,此子尚无出手之意。仍只是手提长剑,神情淡漠的看向那天空方向。

反倒是眼前的那女子,脚下十二片血色莲叶,一一绽开。身后一双血翼伸展,左右各自伸出三十万丈。

无数煞力,分布其上,浓郁无比。每一个扇动,便足以激起一阵剧烈的灵力波潮。

被他戟影击退三百的万丈之后,便再次合身扑上。一剑撕裂了长空,往他存身所在,直击而至。

这一次,却非但是雷光震荡,十七道虚拟法则,加持其上。更隐隐可见那剑身之上,一条十八爪紫金龙影,蓦地咆哮!

而此时的蚩尤,却已然是惊骇欲绝。

当龙影出现,那血色剑影散出的煞力气息,赫然已肉眼可见速度,在疯狂增长,攀升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而那九彩雷光,也在这瞬间,爆增三倍。

“大霸元龙造化决!”

——若说那廋弱少年使用的大霸元龙灭世法,乃是将诸种神通合而为一,最终至巅峰层次。这大霸元龙造化决,则是加持,同样使诸种神通,威能无限接近无上大道。实可谓夺天地造化之妙!

蚩尤此刻,几欲吐血。若非他魂念感知,清晰可觉眼前这一男一女,分明还是以人族血脉为主,几乎便以为是始祖二龙复生!

手中的蚩王戟,立时挥舞出千道戟光,如山如墙般,横阻于那剑光之前。

倾尽全力,阻拦着战雪追击。又倾力避免,与那剑光交撞。

只是下一刻,却只见对面那双同样宛如血玉般的瞳孔中,一丝光芒微闪。

“定!”

赫然是言出法随,整个天地间,无数的五行之灵,挥卷而来,将他身躯定住。

虽只是霎那间,便被他以巨力挣脱。可那血色剑光,却已至身前。

“居然是言灵之体!”

目中的惊异,只停留了片刻。那剑光戟影,便已再次轰击交撞。

蚩尤全身上下,立时迸射出无数血液,肌肤绽裂,伤口密密麻麻,足有数千。

之前抵御方才那少年全力一剑时,所受的重创,此刻是更为沉重。全身煞力,也几乎无法调动。

而一双血瞳之中,更仅仅只是剩下了绝望之意——眼前那女子只是稍退既止,一双血翼扑扇。仅仅六十分之一霎那,便又是一剑,贯空而至!

蚩尤心中蓦地一股明悟升起,方才那少年,并非是无瑕出手。而是自信这女子,确有诛他之力!

虚弱之感充斥全身,一身法力被封印数万载,已差不多消磨到枯竭。

看着那剑光降临,蚩尤几乎已懒得去反抗,只那双血色双瞳之内,满透着疑惑之色,一声怒吼:“你二人,到底是谁?”

战雪闻言目光微凝,接着那面色,又恢复了淡然冷漠:“今曰诛你之人,乃北方安天玄圣大帝麾下,勾陈上宫星君!”

蚩尤眼中立时是精芒微闪,勾陈上宫星君,在天庭神职中,掌握的正是兵戈杀伐!

如此说来,上空那位几乎使天庭动摇的持剑少年,便是北方安天玄圣大帝?

七万载封印,不意这世间,居然又有这般的英雄豪杰,横空出世!

而下一刻,蚩尤的眼前,便已被无数剑光,彻底淹没!

战雪与那蚩尤剧斗,岳羽只分出一丝神念,稍稍关注而已。

后者承受他几乎倾力而为的一记五色剑,早已伤及元神。一身神通大法,百不存一。以战雪之能,足可应付裕如。

将这蚩尤残躯彻底诛杀灭绝,只是时间而已。

正好以此为石,磨砺其剑意战法。

他所需防范的,便是这蚩尤走投无路时,欲同归于尽而已。

大部分心神,却仍是关注那天庭之上。

仅仅只是这瞬间时光,又是十几道浩瀚光柱腾起。

整个洪荒,都在动摇。岳羽依稀间,甚至可感觉那冥冥中,与天道几乎合为一体的存在,竟现出了几分虚弱之感。

与那天道之间的结合,也似乎出现了一分裂痕。

虽不怎么明显,却已是令人惊异莫名。

“——这倒真是意外之喜!如此说来,这洪荒杀劫,或可再推迟五十载时光——”

岳羽眉梢轻挑,现出了几分真心笑意。若这洪荒杀劫推迟,自己的大劫,也将顺延。

套在他脖子上的绳套,也终是松缓几分。

说是惊喜,绝不为过。

而下一刻,便只见那天际间,五道煌赫金符,纷纷往天庭飞去,带起了五道紫金光影。

“道祖符诏么?果然!此番倒是便宜了这几位圣人,也不知拿到多少好处——”

岳羽心中是有如明镜,一声冷哂,也不去理会。接着是静静等候,观望那天象变化。

只见那分裂出来的本命星辰,已是直入中宫之内。不过那中天帝星,此刻亦是重新返回至中庭。虽是距离之前位置,有些差距,却到底是稳定了下来。

而下一刻,便只见那李长庚,手执天旨,从虚空中踏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