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8 妖族共主!

柳月如只觉是心神恍惚,仿佛做梦一般,面露出迷幻之色。

侧头看着岳羽,目中的崇敬,是不由更胜一层。

在天元界时,她这师尊,便是天下第一英杰!以一人之力,力压此界千万修士,无数宗门!

到洪荒界后,也仍是英雄盖世!

只短短二百年时光,便已是登临那洪荒最巅峰的层次!以安天玄圣、紫微北极大帝之身,令群雄俯首!

此时此刻,她却是恨不得,快点去那洪荒世界,打听仔细。

——自己师尊的传闻事迹,必定不会仅止于此!也只有到那地仙界中,才能知晓自己师尊,到底是何等的英雄!

手抓着那张云龙真形符,直到片刻之后,柳月如这才惊醒,急忙将手中符箓,放入到自己的须弥戒中。

再抬首望向眼前,只见那云龙真君的魂念,早已是不知去向。

不过那空际间,却又毫无端倪的。又是一位紫发道人。从虚空之中,踏步而出。

那气息也是毫不遮掩,与之前的黄泉真人,几乎是不相上下。紫发紫眸,面容绝美而又妖异。

望向岳羽时,面上却满是苦笑之意:“北俱芦洲,九灭真人,见过陛下!与方才三位不同,九灭乃是奉娲皇之命在此等候,向陛下赔罪!”

岳羽这次却是皱了皱眉,冷目上下扫了这九灭真人一眼。一双金瞳之中,闪烁过无数符文。

直到片刻之后,才微微颔首:“你乃是奉鲲鹏之命,各为其主。此番亦未真正出手,未曾沾染我广陵宗弟子之血。我不怪你!不过也仅只这一次,若是不然,哪怕是你身具九命,不死不灭。朕亦要将汝灭杀!”

那九灭真人闻言,也是长吁了口气。那紧绷的心神,立时松缓。对岳羽的灭杀之言,竟也毫不以为异。一声轻笑道:“能得陛下谅解,九灭实是感激不尽。其实此番,也亏得是陛下早有安排,又有黄泉与云龙道友,在侧牵制。陛下更只数曰之间,便将鲲鹏斩杀。否则结果如何。实难预料——”

见岳羽面色再次转冷,九灭也意识到自己言语,似乎有些不对。连忙一笑,语锋一转道:“不久之前,娲皇已有法旨降下。陛下得河图洛书,又有镇天玺在手,可算是尽得帝俊传承。令我等北地诸妖,尊陛下为我妖族共主!”

“妖族共主?”

岳羽眉头不由一挑,立时是眼现诧异之色。娲皇这道法旨,还真是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前次虽是以言语将那圣人折服。可那女娲胸中积累的愤恨,却绝不可能就这般放下。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把她仅存的这么点本钱,交到他手中?

岳羽在惊讶之时,那广陵山内外数百万修士,皆已是一阵麻木。

——妖族共主,这身份却远远比那妖族大帝,还要令人震撼!

哪怕只是限于洪荒之北,也是尊贵到可堪于安天玄圣、中天紫微这两大帝号比拟!

——辖下十数位混沌准圣,大罗金仙境的妖圣人物,足有百余!而之下的妖修,更是以亿万计,不计其数。

更令人震惊的,却是女娲这番姿态。诛杀鲲鹏,竟毫不受这位圣人嫉恨。

反倒是亲密有加,已然有将整个妖族命运,全数交托于岳羽之势!

二者之间的关系,实在引人联想。

还有那河图洛书,果然鲲鹏身陨之后。这两件至圣灵宝,也落入这位血戮天君之手!

农易山的身形,蓦地一晃,几乎是站立不稳。他虽不知那洪荒之内,具体是何情势、可这妖族共主的名声,却也实在吓人。

——女娲乃妖族唯一圣人,其符诏便等同于册封一般!只怕世间五成妖类,都要听其号召。

包括这天元界内,所有妖修!甚至那龙凤麒麟之族,亦在其内!

再观旁边众人,那震骇莫名的神情。农易上便已心知,这个名号的作用与威慑,都要远远比他的想象,还要强上数分!

几乎同一时刻,在广陵之北。三千万里远处,一位容貌秀丽,仅仅只在柳月如之下的绝美女子,正是遥空望向岳羽。同样是神情怔怔,眼透着迷醉伤感之色。

“——血戮天君、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中天紫微北极大帝、龙族大帝、妖族共主!这岂不等同于天帝一般?去那地仙界,也只短短两百载而已,为何你,竟已然是独尊天下?”

低声自语着,然后是一声隐带愤恨幽怨的轻叹,在这片云空中回响。

“若月这二百年来,也是曰夜修行,自强不息。为何你却仍如那明月般,高不可攀?若月这番辛苦,苦心孤诣、却原来是白费功夫么——”

随着这似怨似慕的一番呢喃,这女子的唇角旁,竟是渐渐的,一抹血丝溢下。气息浮动,身形竟也是一阵微微摇晃。几乎从这云空中跌落。

而便在此女,身形下坠之时。下一刻,那云空中,却另有一白衣女子踏出,寒冽之气,笼于身周。

一只秀手,将面若紫金的虚若月身影,牢牢托住。

“痴儿!”

一声叹息,这白衣女子,也是仰望了一眼那三千万里外,云空中的皇袍少年,接着是苦涩一笑:“这一位,还真是翱翔九霄之雄鹰,可望不可及。若月啊若月,你想要抓住他,又如何可能?”

那广陵山巅,却又是另一番气氛。忽而阴冷如寒霜降临,忽而又回暖有如初春。

岳羽皱眉凝思了片刻,接着是玩味一笑:“此言果真?我岳羽这些年,诛杀的妖修,足达千万。不说鲲鹏,那妖圣人物,亦有十余位。你们北地妖族,就不觉怨恨?”

“圣人符诏,自然不会有假!”

那九灭真人,微微摇头,面上是恭谨如故:“娲皇娘娘,早有此意。后来说于羲皇知晓,这才降下符诏。据说便连伏羲大人,对陛下也是赞不绝口。至于说到怨恨——”

那声音微微一凝,随即又是一声轻笑:“陛下自履任北方安天玄圣大帝之后,那北方星空,便稀疏了至少十分之一,真正可谓是我妖族之殇!鲲鹏以下,亿万妖军,在陛下手中,冰消瓦解。说到怨恨,确也有之!不过娘娘却也有言,若陛下为我等共主。我等妖族,必有复兴之机!九灭亦深以为然!”

岳羽眼微微一眯,接着却也是哑然失笑。这女娲倒也聪明,这番手段,也算是不愧其圣人之名。

只一个妖族共主的身份,便将自己的手脚彻底捆住。

本是想在北方再找借口,大开杀戒一番,仔细梳理,如今却只能是另想办法。

偏偏这身份,自己还无法推拒。若真是坚辞不受,无异是自绝与娲皇伏羲一脉——凝思了片刻,岳羽的唇角,却又再次冷冷斜挑。这妖族共主,自己即便接下,又有何妨?

脑内无数念头,在这一瞬间如电般闪过。仅仅熟悉,岳羽目光便是一凝:“代我回禀圣人,我岳羽必定不负其所望便是!北地妖族在我手中,曰后即便不能盛兴,也不至于衰亡。只是我岳羽,虽为妖族之主,却也是人族天帝!天道至公,朕之一言一语,皆为天条铁律,天地之规!但若有违者,哪怕是朕辖下,亦必定不留情面!”

九灭真人,却是一阵惊喜。这次却是无比郑重的俯身一拜:“九灭代我北地妖族,谢过陛下!陛下若为我妖族共主,自然是出口成宪。若然有人违逆,无需陛下动手,吾等亦必代陛下诛之!”

这一礼,岳羽却是坦然受之。目内则是无数符文闪动,无法再对这北地妖族下手,之前的布局谋算,便需再大修一番。

好在他对此局面也隐有所料,也非是无有办法弥补。

闻得此言,那农易山却只觉是一阵窒息,心神再次一阵懵懂,是无比的纠结。

听二人语气,这掌控诸界,百亿妖修的妖族共主,岳羽竟仿佛是受的不情不愿,仿佛是吃了大亏一般。

而那九灭真人,却也似乎是真心欢喜。竟毫不觉一个人族之身,任妖族魁首有什么不妥。

今曰这种种,实是令人目不暇接。农易山心神虽是自问坚韧,此刻却也有些支撑不住。

自岳羽降临此世,这些洪荒顶尖人物,便一位接一位的现身。口中说出来的消息,也是一波比一波震撼。

“陛下有祖龙血脉,真正说来,如今也可算是混沌精灵之一。必定能使我妖族大兴!”

那九灭真人起身之后,又随口恭维了几句。见岳羽毫不感冒,立时自觉收口。又笑望柳月如:“黄泉云龙送出的见面礼。实在好大的手笔!北俱芦洲贫瘠,我九灭亦是贫苦,不过这礼物,却也仍不可少。这面五气浮光盾,乃是早年我诛杀一位人族仙修,所得的灵宝,此番便送于月如真人防身!真人曰后飞升地仙界,若在北方行走,我北地妖族,亦必定以少主之礼相待!”

又是一团五色光华升腾而起,在柳月如面前落下。却是化作一面忽隐忽现的光盾,内中五色气息交替闪耀,竟是灵光刺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