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 宪言诛神

几乎在同一时间,洪荒某处不知名的洞天之内。

风伯箕斗蓦地一口鲜血吐出,面色金紫。下一刻,便是一声咆哮,眼里透出无尽恼恨之色。

这洞天内的数人,也都是一阵错愕的,把视线扫望而来。

蚩尤更微微凝眉,心内闪过了一丝不详之兆。冥河也是面色一沉,难看无比。

那便毕方,则直接皱眉问道:“到底是因何事?怎的无端端便受此重创?”

风伯紧接着,却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调息了片刻,才苦着脸摇头答道:“我的神国与一具身外化身,皆已被人毁去。若不出意料,出手之人,应该是那位北方安天玄圣大帝!”

在场几人的面色,立时是为之一变。北方安天玄圣六字,此刻就仿佛是一根针一般,刺入几人神念之内。

而紧接着,风伯却又再开口道:“总共历时应该不到半刻!箕斗无能,竟是到此刻,才有感应。却不知那位大帝,到底是如何办到——”

周围诸人,除了旱魃拓跋萱之外,都齐齐是倒吸了一口寒气。

不到一刻钟时间,便将风伯箕斗的神国摧毁。这等手段,除非是顶阶的太上金仙,否则决难办到。

除此之外,更锁死一切天机!

“这位陛下,果然好狠辣的手段!也不知他是如何知道的消息——”

冥河目中闪动,将那丝骇色,强行压抑。而后沉吟道:“我记得你们九黎一脉,还有一套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那风伯面色,又是一阵变幻不定,接着是一阵摇头:“不可能!吾等护持九黎残族,退守南疆之时,便有过约定,必定守望相助,互相扶持。那几位,必定不会负我——”

毕方却一声讥笑:“莫非那一位,是在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之中,将你神国摧毁不成?那岳羽,又非是圣人!若依我看,必定是有人相助——”

蚩尤的神情,亦是沉凝之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瞳中是凶芒闪动。

“却也不可不防!”

那冥河摇了摇头,注目看向了远处,只见一个黑衣人影,正在这一片空旷之地中,刻录灵阵。

眼神专注,整个身躯面部,却都隐在黑色袍服之下。外绣紫纹,有种莫名力量,阻人神念探查。令人是无法洞察虚实,也看不出身份。

只能依稀感觉,此人应是危险之至。甚至比身旁的蚩尤,还要危险数倍!

“鸿钧道祖有过符诏,只需此子,踏入地仙界内,便会切断他一切臂助!无论是那北方帝庭,还是孔逸紫云。此番应该是独自一人,南下苗疆。或者此子实力,又有不小进展,也未可知。总之我等,是大意不得——”

毕方撇了撇嘴,意示不屑。接着却又看向了雨师商羊,笑道:“那人既要断你等根本,下一个便要轮到商道友——”

商羊轻哼了一声,面色却是惨白一片,隐现忐忑之色。

那便蚩尤,则是隐现怒容。目内全是怒火焦躁之意,竟是一阵坐立不安。

那冥河眉头一皱,接着又再次出言:“还请蚩王陛下,平心静气,深思一二。若我等沉不住气,去南疆寻他,只怕是正中此子下怀。这岳羽幻法无双,那时有无数手段应付,那时我等几人,即便筋疲力尽,也未必能留下此子姓命——”

蚩尤目中仿佛有一朵火焰跳动,明灭不定。片刻之后,又看向那自始至终,都是全神贯注,在布置灵阵的黑衣人。

犹豫了半晌,才迟疑道:“到底是何物,能引他感冒奇险,寻到此间?”

冥河这次却是犹豫了片刻,直到熟悉之后,才决然道:“此子不缺灵宝,此处之物,自然是可使他百年之内,成就太上金仙之物——”

蚩尤的神情,立时一阵动容。片刻之后,却是哑然一笑:“原来是此物!怪不得那一位,如此胸有成竹!也罢,我等便在此守株待兔,又有何妨?商羊,且忍一忍——”

扫视了那雨师一眼,蚩尤接着却又往这洞天深处望去,目中隐透贪婪渴望之色。毕方亦是目光闪烁不定,却到底是隐含着几分忌惮。

冥河见状,也不觉恼怒,只是冷笑不语。

而后仅仅片刻,便只见雨师商羊的气息,一阵浮动。口鼻之内,亦溢出几线血丝。

此处数人,不由是再次一阵面面相觑,知晓那边岳羽,已然动手。

而且第一击,便是雷霆万钧之势!

雨师神国,距离风伯不远。仅仅半刻时光,便已寻得。

岳羽踏足在这虚空之内,衣袂飘舞,宛如是谪仙临凡。脚下却是左一步,右一步,宛如喝醉了一般,往那处巫神国度,不紧不慢的径自行去。

而旁边不远的林默娘几人,却是禁不住大汗淋漓,目现惊惶之意。

诸人此刻,竟是拼了命,也无法阻拦这岳羽前行步伐。几人神念,俱皆是无法锁定住岳羽真正形迹所在。

往往待得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刚刚展开之时。才发现困住之人,只是一具幻影,而其真身,也已在另一处出现。

能抗拒太上金仙的这套上古杀阵,此刻竟是被这位玄圣大帝,戏耍与股掌之间。

无论是那先天五色神光,还是这妖孽般的幻法,都几乎是将他们完克!

林默娘那饱满如玉的额头,此刻满是细密冷汗。求恳之声不绝道:“还请陛下住手,这风伯雨师,都俱是我九黎一脉。还请陛下看在几十年前,我等提兵北伐相助之事,饶其一命——”

岳羽却毫不理会,至那雨师神国附近。便停住了身形,悬空而立。

便在这一众巫神,俱皆是大喜过望。再布神煞大阵,将岳羽牢牢困住时。

却只见不远处,赫然又是一个个身穿紫金龙袍的少年身影,陆续出现。

屹立于四面八方,成千上万,令人不辨虚实。

包括那林默娘在内,诸人都是神情一怔,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是将那神念,全数张开,排除着那些幻影。却始终寻不到,岳羽的真身所在。

而下一刻,林默娘的目内,便又是一惊。只觉自己的感知,竟在霎那时光中,无声无息的,完全偏离。

若非她本身,亦是掌握水系神格,是为海神,精擅蜃气幻术。几乎便被瞒过。

霎那的惊悚之后,林默娘却忽的又是一惊,看向阵内。

此子的真身所在,竟是从方才起,便自始至终,都在这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之中。可笑他们一众人等,居然是徒劳寻觅了如此之久。

下一刻,便见岳羽从阵内一步踏出,神情闲雅,完全视这都天神煞大阵为无物般,轻松显意、眼中龙瞳,再次闪现无数符文,疯狂演算。

——这雨师神格,与他的安天玄圣神位,恰是重叠,皆为水系。

那神国奥妙,亦是只用片刻时光,便已全数破解。

下一刻,便又是大袖一拂。身后十九层水蓝色光轮,陆续展开。

竟是与远处那雨师神国,隐隐共鸣。使那小千世界,抖动不绝。

而岳羽手中之剑,亦是再次化作百万余丈,剑气喷涌。

林默娘立时是只觉一阵心惊,而其余十数位巫神,亦是纷纷从幻觉中,挣扎出来。

却只刚刚催动起都天神煞大阵,那上方处,却蓦地又是一面,宛如明月般的古镜,现出形迹。

一束束清幽光华降下,昆仑心境,定束心神,令这虚空之中十余人等,俱皆是一阵动弹不得。

只有林默娘,在最后关头,将自身化为一面圆镜,把那光束翻身。却仍只觉惊悸之至,语出至诚道:“陛下且住!这雨师商羊,也同样是受天庭册封之正神。陛下虽是万神之主,也不该无罪而诛。若陛下不满他为蚩王效力,我等可代为劝诫,必定——”

话音未落,却只见是一道璀璨的剑华闪耀,直刺入那神国之内。

所过之处,那时间空间,都是全数扭曲破碎。到最后时。这五色巨剑,竟已全然化作了黑色。

仅仅一剑,便令那雨师神国,完全崩解。较之方才,更是干脆利落。

而林默娘的瞳孔,亦是再次一阵紧缩。

——破灭世间万物,摧毁一切法则!这一剑,分明是逆天之剑!

较之先前那无上之剑,还要更令她心惊震撼!

随着这神国崩灭,那浑身染血的商羊化身,亦是一言不发。化作一点蓝光,向远处飞遁而去。

岳羽却毫不在意,手持那镇天玺,一声冷哂。

“吾代天行道,出口成宪!一言一语,都可为天地法!说此人当死,这世间便该再无此人容身之地!又何需什么罪证?”

那一言一语,竟赫然都与天地响应。下一刻,便只见天地间,几束浩大的红色雷光,蜿蜒奔涌而来。

气息之强横,甚至超出那九阶劫雷数倍!竟只是一击,便将那商羊化身,全数瓦解!

而岳羽也蓦地回头,居高临下,俯视着九黎诸神,剑意凌压!

“今曰尔等是臣服于朕,还是诸神黄昏,尔等一言可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