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4 血海之上

“应龙?”

岳羽神念,几乎是第一时间,便已感觉这男子体内的龙族血脉。

虽是浑身染血,全身都被锁链牢牢缠绕制住。却依旧是怒目圆瞪,满面不甘愤狠辣之色,“你也不过是血脉强上一些而已!若非我应龙被封印七万载,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也休想擒住我应龙!”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还不把我放开!”

口里骂声不绝,怒嚎之声,震荡地府。战雪却毫不理会,随手将这应龙提起,扔到了岳羽身前。

那应龙望见眼前二人,立时是微微一怔。接着是一声冷笑:“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后土在指使!命人把我从云焰海放出,又百般羞辱。你后土,到底是想作甚?

后土闻言,不由噗嗤一笑,面上忧色稍减。同样斜睨了那战雪一眼,而后轻摇着螓首道:“应道友误会了,我后土可没这等样的本事,来支使这位勾陈上宫星君——”

“勾陈上宫星君?”

应龙的神情微怔,记得七万载前,勾陈星宫之内,尚无主人。

不过以这女子的本事,一个勾陈星君,也足可当得。

接着下一刻,却又只见战雪,朝着岳羽道:“师兄,这应龙我已擒来。不过此人神通,有些古怪——”

应龙的瞳孔,不由再次一缩,再次仔细看了那廋弱少年一眼。

——这所谓的勾陈星君,便已是强横到令人心惊。却不意此女,居然还有位师兄。

言语中,分明是满含敬意。而那后土,也仿佛是将此子,当成平辈相交。并肩而立,神态亲昵。

至少可以确定,此子的一身神通法力,恐怕绝不在战雪之下。

这般的妖孽人物,却不知从何处钻出。自己被封印的七万载时光内,这洪荒又到底有何变化?

这对师兄妹,又到底是何家弟子?如此明珠美玉,莫非阐截二教门下?

应龙正觉好奇之时,岳羽却是神情淡淡,看了眼那锁链。然后是微微点头,直接将这应龙收在袖内。

手段却较之战雪,还有狠辣。足足三百六十五枚五色光针,同时刺入这应龙体内。直抵要穴,将其法力,全数牢牢固锁。

这应龙神通,在逃生上确然颇有些本事。若非如此,战雪也不会以锁链来固锁。

后土见状,先是一笑:“你应龙昔年与我有旧,助轩辕平定蚩尤,也积累了不小功德。还请陛下,多照拂一二——”

说到此处时,却又再次目露愁容:“有应龙在,足可牵制拓跋萱。只是其余几人,羽弟你又如何应付?无论是那蚩尤还是冥河,都可与我成圣之前比肩。任意一人,也战力都不在你下!”

岳羽神情,亦微微凝然。他从未小视过对手,更是早早便将那冥河蚩尤,以及一切变量,都已全数计算在内。

——此战胜负,当是各据五成之数。否则明知是送死,他又何必前往?

本是打算与后土说起落宝金钱与演天珠之事,这时却又改了主意。微微一笑:“那冥河蚩尤的厉害,小弟自然省得。不过这无尽焰海、焚明洞天,还是一定要去的。只是临走之前,却还有一事要办!此事若能处理妥当,当能再添我一成胜算——”

后土眉头下意识的一挑,听岳羽口气,仿佛是笃定之至。

可到底又是何事,能令岳羽再添胜算?

正错愕之际,却只见岳羽一个闪身,便已离开了这地府世界,穿入至第九层幽冥深处。

后土战雪,只面面相觑了一眼,便亦紧随其后。跟随着岳羽身影,出现这血海上空。

只见这中央血海的最中央处,那九华散人,正定定端坐。左手持杖,右手则手托金钵,压制着下方诸多修罗鬼煞。

而这血海,却是不增不减。随着冥河离去,只剩下极盛之时的六成左右。

——不过这九幽中央血海,虽是已经衰弱到了极处,九华却依旧只能压制,无法摧毁。

只见海面之上,正覆盖着一层密密麻麻的紫色雷网,将这血色海洋,牢牢护持。

而岳羽穿入这第九层幽冥之内,身影只一闪,便出现在九华三人身旁。冷冷下望,便只见一个由血水凝聚的巨大面孔,出现在雷网之下。

那血浆煞气,翻涌不休,与九华隐隐对抗。除了还有几分虚弱之外,法力之强,竟不在九华之下。

那巨目之内,满是刺骨仇恨,以及一丝丝冷讽之色。

“——波旬?”

岳羽见状,却是一声失笑,同样是满含哂意。目中神情,却是渐渐寒冽,杀意隐透。

“雪儿,还不动手?”

战雪的目中,立时是目泽微闪。几乎是立时间,便已明了岳羽之意。身后竟是两片雷翅,蓦地张开。

最开始时,只有两百万丈。随着那无尽的雷属灵力,汇拢而展。又向外延伸扩展,——四百万丈,八百万丈,一千万丈!

雷光闪耀,将这九层幽冥,映得是宛如明昼。气势骇人,竟仿佛要将整个血海,全数覆盖一般。

而那海面之上的紫色雷网,也隐隐间,开始有所变化。一丝丝雷力,不受控制的,往上跳跃闪动。被战雪一双雷翼,全数吸收,九华散人,也不由是微微一惊,侧目望来。而后土目中,则是一亮。

她奈何不得这鸿钧所布的十阶劫雷,可眼前这战雪,却正是这劫雷克星!

随着这雷翼扩展,那紫色雷网,也终是开始阵阵扭曲。

一双全由雷力构成的巨翼,已然扩伸到三千万丈。几乎每一个扇动,都会吸取部分雷网之中的紫雷。

而几人下方处的的巨大血面,则是渐渐的,透出几分惊恐忌惮之色。

九华看的是一阵怔然,许久之后,才心神一醒。将手中法杖金钵,俱皆收起,面现异色道:“无上雷法神通!这世间,居然还有人,能成就这无上雷法!”

后土闻言,亦是一笑:“这般本领,除了那云中子之外,如今也只有此女,能够办到了。一门之内,居然连出两位雷法大能。那云中子也就罢了,是天生神通,这女子,却真是了得。我这弟弟,当真好本事——”

九华闻言,却不由暗觉好笑。隐隐听出,后土言语中的酸味,以及那隐约妒意。

他知晓战雪以前的身份,乃是岳羽傀儡。一身神通,大半皆因岳羽而来。不过若非其本身,也是心姓坚韧,资质绝佳,也不可能成就这无上大法。

他修行十余万载,经历甚多。此刻对这一男二女之间,那怪异气氛,也不以为异。只是心中暗暗感慨,这位玄圣大帝,当真是好福气。无论是这后土,还是战雪,都是洪荒中少见的英杰。居然是同时倾心一人,实是令人不心生嫉意都不成。哪里像自己一般——脑内划过一个女人身影,九华胸中,蓦地又是一阵刺痛。瞬息之后,又转而神情凝然,定定的看着战雪展布神通。

紫色雷网,已渐渐的濒临崩溃。虽是无数雷光,汇涌而来,却依旧是无法补足那雷网所需。

岳羽神情淡漠,悬立在半空静候。大约一刻之后,才蓦地睁眼,目中龙瞳竖起。

“血海不灭,则冥河不亡。今曰朕且先破这幽冥血海,倒要看看,那一位还能否再护你平安!”

三妙如意灭绝剑蓦地掣于手中,一头夹杂着的冰焰二色的紫金巨龙,立时冲腾咆哮。

也不惧那血海污染,直接穿透那已稀薄之至的雷光,贯空而下!

竟是诸邪辟易,直透血海本源。这一霎那,整个九层幽冥,都是一阵剧烈震颤。超过百万修罗,都被这剑气斩为齑粉。便连那波旬,也不敢直撄其锋,在最后那一瞬,向旁匆匆避开。

岳羽随后又冷哼一声,一波波巨大罡气四溢。将那剑身周围的血水,俱皆排开。露出内中,一层腥臭无比的血色淤泥。

隐隐间,可见无数怨魂,在内中瞳孔哀嚎。仿佛虫豸一般,不段扭动。无数气泡生成,每一次爆开。都仿佛惨啸之声,喷涌出无量的的怨煞力。

而此刻上空处,甚至如后土这般的圣人之尊,也不由是一阵心神恍惚。

——贪、嗔、痴、恨、嫉,种种恶念不绝。

正是这血海本源,聚集此世之恶!

唯独岳羽,目光清冷,一如往昔。这一霎那,他周身上下。几乎所有气劲,都汇于手中剑内。

那浩荡的鸿蒙剑意,几乎每过一息,便攀升一层。气劲鼓荡,竟使下方那血海。掀起了巨大漩涡,高达九百万丈,周边三亿之内的血水,都被尽数排开。

而随着那五色剑气,渐渐透出了几分黑芒。下方那血色泥浆,竟仿佛是恐惧无比的,全数缩成一团,对抗着岳羽的剑意凌压。

而周围的那些恐慌无比的血修罗,也终是再无法静观。包括那波旬在内,都纷纷冲天而起。一波波浩荡血云,向岳羽冲击而去。

刚至半途,却只见无数雷光闪耀,充塞这血海上空,毁灭一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