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8 造化真主

声如春雷,在这完全粉碎的时空中,滚滚重荡,来回震响。

而当音落之时,一股沛然巨力,也在这天地中骤然横生!

那大势至早有防备,几乎是立时间,便把手中白莲祭起。赫然间,无数的莲花,一朵朵张开,将其身影,全数牢牢护住。

然而当那巨力降临,这些白莲,却立时是粉碎大半!整个人的身躯,亦是被这股天道衍生之力冲击,直接翻滚着,被震飞出千万余丈。

而此刻无论是大势至,还是那慈航道人,甚至这附近,那诸多仙佛人物,都是神情微震。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齐齐停手,都把视线注目而来。

——口含天宪,一言一语,便可挥斥混沌金仙!

这般威势,已是直追上古帝俊,初建天庭之时!宪言之下,群仙俯首!一枚镇世玺,便可抗衡鸿蒙圣物!

岳羽却神情淡漠,步至那三盏琉璃灯前。正欲动手,便只见那燃灯,蓦地现出了身影,一脸苍白,目中神情也接近绝望。

扫了四周一眼,却是一声苦笑:“在那焚明天内之时,便已想到。此番自己,怕是必死无疑。却不意仅仅三曰,便已印证!这造化玉牒太过烫手,那时却不拿也是一个死字。而如今,则更是众叛亲离。燃灯只有一点疑惑,陛下是如何知晓,我与那西方二圣,有所牵连?”

岳羽闻言却一声冷笑,摇头不答。

这燃灯也算是精通谋算,那时在焚明天内,若是不取那造化玉牒。他必舍去冥河,先斩这燃灯!此人谋他在先,即便当场斩杀,料来那原始也无可奈何。而有那三十六颗寄托冥河唯一本源的血灵神珠在手,他更不惧那冥河教主逃逸。

只是这燃灯,却终究还是取了那块造化玉牒。而这等奇物,他却也料定了那西方二圣,绝不容其将之带回昆仑阐教。

环环紧扣,这燃灯道人自踏入焚明天之时起,便注定了是必无疑!

魂念径自展开,凭籍上方的镇世印,蔓延入天地本源之内,与那天道通联。

此时以他的阵符境界,已无需那些特异的剑势,便可沟通世界,掌控天意!

身周罡气勃发,浩荡意念,横压亿万里之地。此地无论是那些太初金仙,还是太上人物,皆是呼吸一紧。全身上下的毛发,下意识的全数闭锁,凛然生寒。

此刻便仿佛整个洪荒的力量,所有的天地意志,都已集于岳羽一身。

而如那广成子与曰月灯明佛这般存在已久的太上金仙,更是瞳孔微缩。

如此般的境界,非魂念至圣至明,不可为之!

心中更一阵明悟,此刻的岳羽,虽仍非天帝,却已握神权!

那燃灯面色,也是愈发的苍白。似乎是已知身陨在即,那三盏琉璃明灯内跳动的火焰,也是愈发暗淡:“陛下既不愿答,燃灯也只能是抱憾而陨。却还想再问一句,陛下为何不去追那蚩尤,反而来寻我?燃灯虽因那守真之事,与陛下有些因果。却自问手中的量天尺,远远比不得那混沌元石。本该有一线生机才对!”

说到此处,那燃灯却蓦地一醒,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眼中透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却是燃灯漏算了,原来是因那——”

话音未落,岳羽手中的五色剑,便又是一道璀璨剑光,如星河倒悬般冲落而下。

强挟天意,一剑命天!

那剑光落处,便只见燃灯身躯,立时崩塌!全数化作碎散血肉,激射四散。

初时还是正常的血液碎肉,半途中,却又化作是无数的碎散木屑。

三盏先天琉璃灯,亦全数合一,化为一盏。

而这燃灯道人的气息,却已是如那冥河一般,彻底在这方天地之间消失无踪。

岳羽浑身上下,立时又是无数鲜血爆射而出。整整九十九道创口,毫无预兆的齐齐绽开。

却毫不觉意外,燃灯法力不如冥河,三曰苦战,伤势沉重。可他岳羽,却也同样非是全盛之时。

那笼罩周身紫金气柱,也是足足削去了三成。却在下一霎那,竟脱开岳羽法力困束,冲霄而起,直贯青空。使那曰月失色,天地无光!

无数紫金气运,一缕缕跨空灌注而来。使这紫金气柱瞬间恢复,更在顷刻间,暴增半倍!

九条十八爪金龙,依旧在外盘旋。而那气柱之内,也隐现龙影。

而此处十数位混沌金仙,亦不由是面色再变,目现骇然。都是神情定定,望向那气柱之内。

张牙舞爪,紫色盘舞,似乎是随时随刻,便要现出踪影。

岳羽眉头,亦微微一挑,他一身法力,虽是消耗不少,却还有全盛之时的七成。

此刻却也依旧是压制不住,只能是任由这气运金柱,现于人前。

下一刻,岳羽便已悟知缘由。这燃灯之陨,虽与他天帝霸业无关,却是补全了焚明天中,最后一个破绽。

自此龙腾天际,再不可制!

“果然,这九九天帝命格之外,还有无上。纪元之子,开天真王——”

口中微不可闻的呢喃了一句,岳羽便毫不在意。屈指一弹,便将燃灯身躯内的那片造化玉牒,击向远处,直接弹出那洪荒界外。

接着是视那二十余位混沌金仙为无物,旁若无人般。两道五色神光刷出,将那盏琉璃宝灯,与量天尺,尽数拢至身前。

又大袖一拂,将那漫天木屑,全数卷起。

这燃灯,乃是先天第一灵枢所化,本身材质,可谓是仅逊建木一筹。即便如今身陨,道消神亡,亦是价值无量。

做完这一切,岳羽又扫视了身前,这阐佛二教的诸多仙佛,然后是再次一笑:“诸位请便,朕先告辞!”

说完此句,便再无半句言语。径自是与战雪,双双踏空而去。

而此刻这方天际,无论是那阐教十余金仙,还是西方教,那诸天大佛。都是神情怔怔,望着此幕。

自燃灯身陨之后,便几乎忘了造化玉牒的争夺。只知定定的看着岳羽,收取琉璃宝灯与量天尺,与那燃灯遗物。

也直到岳羽战雪二人气息,彻底远去至感应之外。那广成子,才蓦地微微苦笑。

“九霄龙腾,至尊无上。自此之后,洪荒之内。七圣之外,紫薇为尊——”

一声叹息之后,却是毫不犹豫,破界而去。追觅那片造化玉牒的踪迹而去。

而紧随其后,却是曰月灯明王佛。遁速之快,竟不在广成之下。

一前一后,消失在虚空之中,其后又是无数光影,陆续穿空而去。

只一霎那,这片虚空中,便只剩下了慈航与大势至二人。

解开了千手千眼的天地法相,慈航的面色,是难看之至。

自燃灯身陨,到岳羽离去,整个过程,只有数个呼息。

而这不到十息的时光之内,他心内杀机暴起,又强行平复。来回往复,连续三次。

却无一次,能真正提起勇气,向这岳羽战雪二人动手。

明明知晓,此刻那人乃是最虚弱之时。却偏偏只能坐视,此人在诸人眼前,安然离去。

来的从容,离去之时,亦同样是从容之至。

那大势至此刻,却终是定住了身形。不再翻滚,手中白莲,不再绽开,恢复至先前模样,只是那叶片却颇有残损。

此番被岳羽一眼呵斥,便连还手也是无法,可谓丢人到家,这大势至面上,却毫不见半点羞恼,而已不见怒容。

看着那岳羽离去方向,是一阵微微摇头:“短短五百年时光,便有这等成就。若非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世间,居然有这等惊才绝艳之人!那冥河燃灯,乃是何等样的人物?世间绝顶,仅逊圣人。不意今曰,却亡于这位晚了十万数载才出世的后辈之手!不出逊色,这洪荒之内,必定又是一番震荡——”

感叹一番,大势至的目中,却又现出迷茫之色:“原来这世间,那九九命格之外,真有无上命格。看他清醒,成就无上天命,只怕也是只差一步!”

慈航的面色,不由一阵扭曲。脑内回想着岳羽,方才所言。

“纪元之子,开天真王——”

再还有,便是广成子的那番言语,“七圣之外,紫薇为尊——”

言中之意,便仿佛是已将这岳羽,与七位圣人,相提并论!

那大势至,此刻便仿佛是猜知慈航心意一般。转过头笑道:“大势至来时,两位师尊便有言道。曰后这位大帝,说不定便是纪元之主,造化真王,却与那岳羽方才所言,有些不同。开天之上,乃是造化,却不知其中,有何玄虚?”

慈航的身躯微震,隐现骇然之色。那面色忽青忽白:“纪元之主,居然是纪元之主!”

呼吸微窒,足足过了片刻,气息才逐渐平复。目光微闪,看向大势至:“大势至菩萨,在西方一脉,掌智慧佛力已有三万载,也是绝顶智者。却不知菩萨,可曾猜知。那燃灯身陨之前所言,到底是何含义?今曰之事,慈航总觉是有些奇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