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5 大闹天宫

“莫非方才,便是陛下要看的那出好戏?实在是堪称精彩——”

岳羽闻言,顿时摇头,做好笑之状:“怎么可能?方才我是演戏之人,可非是看戏。再何况,你觉得以这瑶池圣母的姓情,可会将那素色云界旗借予朕?”

他幻术通神,此刻以昆仑镜遮掩,小声言语,也不惧旁人听见。

那边云瑶,则立时一怔,细细思量,果然是如岳羽所言。

方才岳羽,确然只是演戏之人,而非是看戏之人。

以先前那般情形,那瑶池只怕是恨不得,将岳羽碎尸万段。此刻肯忍气吞声,已经算是不错,极出人意料了。如何肯借那素色云界旗,给自己的生死大敌?

之前岳羽是信誓旦旦,要借此旗,与这瑶池结个善缘,应该绝非是信口开河,毫无把握,而是另有缘故才对。

心内立时开始全力演算,窥测天机,却毫无所得。正感觉是疑惑之至。

岳羽却忽的神情微动,身后那昆仑镜,蓦地又是一道虹光照下。直透妙法大罗天外,九重云霄之下,口中同时轻笑道:“演戏的人,总算来了!”

一波水雾幻影,立时是现于二人身前。西王母心中好奇,眉头轻挑,注目望去。

而后便只见一个身穿紫金战甲的人影,正立于一处山波之上。容颜俊秀,受持着一根金箍棒,气息迫人,正仰望云空,目中全是一丝丝刻骨恨意。眼神犹豫不定,忽而挣扎迟疑,忽而是目透凶芒。

“是他?”

一声惊呼,西王母蓦地起身,几乎是忍不住要长身站起,目中全是惊异之色,直过了片刻,才又恢复了平静。又复坐下道:“果然是一出好戏!莫非当曰陛下将此人放过,便已料到了今曰一幕?”

岳羽嘿然一笑,并不言语,神情莫测,不置可否。

只心中暗忖那几位,倒真舍得下本钱,此刻这妙法大罗天下方的金甲人影,赫然已是真正的准圣之境,非是如慈航那般,借助玉清道符之力,把境界法力临时提升,而是真正塑就七层魂印。以力证道,成就几乎不逊于他。

只唯独那根基,稍显虚浮,远逊慈航。曰后若要弥补,怕是要颇费些力气。

自然二人的战力,也绝无可能相当。借助气运之力,开天神通,与他之间,至少也是十倍差距。

几十载前,他能以一手逆转时空之法,将这杨浩,任意摆布。现如今,也同样无需太过看重。

只望了一眼,岳羽便不再将此人之事放在心上。径自是将自己身前那枚万寿蟠桃,一口吃下。

此物对他,虽无增益,却也不无小补。确然是美味之至,可回味良久。

而便在下一刻,岳羽心神,便已再次进入至天人感应之中。

只觉自己那魂印,已然是撞入至那第七层的最底层。

感觉只需稍稍将那灵阵,完善一番,便可突破入第八层之内。

较之突破第六层魂印壁垒时的艰难,截然不同。

混沌准圣,生死之道。死之法则,他如今已完全掌握。之后这生之法则,借助那人参果之助,他已是提前窥得不少玄机。

其实也无需那混沌道典,再给他千载时光,便可踏入太上之境。

更何况是如今,他神念已提早,进入到至圣至明境界。魂念经那西方大帝所留的剑意蓦地,几乎不逊圣人。

可惜这天人感应只是一瞬,当那万寿蟠桃,同样在他混印之外,形成一个不逊色于人参果的小小符阵之后,岳羽意念,便又如潮般退去。

末了之后,却是颇为遗憾的一声微叹。

“可惜!此物不如云瑶姐的九影黄中李,可增人魂念。虽是此番,法力略有增长,对我而言,却是无用!”

那西王母本是在注目那幻雾之内,猜测着这人身后,到底又是何人。

此刻闻言,不由是一声失笑:“陛下莫要旁敲侧击!这等顶尖的天材地宝,寻常仙修,即便是身登混沌准圣之境,也难谋求,陛下莫要不自足。若是陛下一定想要,下次我那黄中李成熟之时,云瑶可为陛下,备上五枚如何?”

此刻整个宴会,依旧是气氛僵冷之至,二人却是谈笑自若,全然未将那诸多仙修,放在心上。

岳羽嘿然一笑,面上虽透着感激之色。心中却是转着算盘,无论如何,都要拿到十枚以上才好。

战雪、敖慧、月如、初三、腾玄五人,正好是一人两个。可将无人魂念,增到极致。

至于其余人等,大可待下次成熟之后。

不过这西王母能为他挤出三颗,估计已是极限,岳羽也足感盛情。

剩下的两枚,却需另想办法。

正心中凝思着,那云瑶蓦地目光微闪:“来了!”

岳羽闻言望去,只见那金甲人影,目中再无半分犹豫,整个身形往上直冲而起。

只一瞬间,便已是穿出九层云霄之上,威势滔天。

再目视此地群仙,依旧是无人说话。却也有几位,魂念隐有感应,面上现出几分异色。

特别是镇元子几人,早已得岳羽提醒,此刻都若有所思,隐带笑意的向上方望来。

那昊天却兀自不觉,尴尬沉寂了许久之后,正欲开口说话,欲缓和一番此地,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之时。

却蓦地只见一根擎天巨棍,是突兀至极的,砸入这妙法大罗天内。浩瀚巨力,使整个天境,都是一阵剧烈震晃。

磅礴之力,撕裂着此方空间,无数黑色裂纹,四下蔓延。

昊天蓦地起身,眼神阴郁之至的,往那裂纹深产生处望去。下一刻,便只见一个金甲人影,从内裂痕之内踏出。

浑身上下,闪耀金辉。俊秀面上,满是冷然戾气,眉心之中,更是一道紫金竖眼张开。杀气冲腾,向此方逃离之内,冷冷望来。

使昊天神情,更是难看无比,心中冰寒,凉彻骨髓。

“杨浩!”

言语之中,却是满蕴不敢置信之意。恼恨之外,又含着几分无奈。

而此处这万寿蟠桃树下的诸多仙修,亦大多都是面浮惶然之色。

完全未曾意想,那位中天紫薇大帝之后,居然是又起风波。

心中早已是后悔莫名,早知如此,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此拜寿。

只有岳羽,依旧是不慌不忙的斟酒自酌,笑意吟吟。

“——好一个定海神针,可惜与我无缘!”

一声轻赞,岳羽目光,是万分惋惜的,看着那杨浩手中的金箍棒。

若非是他抢先将那恒山、华山、衡山三大天柱立下,支撑三十三天境。方才那一击,便已可使这妙法大罗天受创不浅。

那杨浩遥立亿万丈外,目光往这蟠桃林内投来,四下梭巡。望见岳羽之后,先是一怔。杀机微闪,便又迅即隐去。不过片刻,那目光却又锁住了那昊天与金灵二人。

然后是一息之间,便穿空百万余里,向这蟠桃林内,迅速踏至。杀机凌厉,意锐绝伦,而那昊天,此刻亦是战意冲腾。手中再一次,将那紫金巨剑招出。

不过下一刻,旁边的瑶池圣母,却又发出一声轻咳。

昊天神情微怔,四下里扫视了一眼。当目光触及那些已然有些萎靡的桃树之后,不由是一声冷哼。冷冷喝道:“诸天将帅何在?还不给我拦住这大逆之辈!”

声震三天,可当话落之时,昊天却是转身便走,动作是迅捷之至。只一眨眼,便离开这蟠桃林内。

而后这整个天庭,便仿佛是沸开的热水,蓦地腾动。

只见是数十身着金色符甲的神将,冲天而起。无数战车兵将,亦纷纷是腾起长空。一个大阵聚结,无量的神力,纷纷加持于那几十位神将之身。

却只见那杨浩,持着一根定海神针,左冲右突。竟赫然是只凭一棍,便将那数十神将,打的是纷纷避退。只是十数息时光,便远远躲开,再不敢与其对战。

西王母见状,却是一阵目瞪口呆:“怎会如此?”

那数十位神将之中,虽无准圣人物。却也有五六位,乃是大罗金仙境界。在大阵加持之下,亦可有混沌金仙战力。

这三十余人合力,竟是只支撑不过片刻,便全数避开。毫无死战之心,都仿佛是应付了事一般。

——这等战力,实在好似不堪之至,居然也是天庭精锐?

坐于岳羽下方的天齐仁圣大帝与金天愿圣大帝,亦是微微皱眉,隐现怒意。

岳羽则是淡淡一笑,神情漠然:“稍安勿燥,且看着便是。此乃昊天陛下家事,我等不便插手!”

这番言语,却并不以昆仑镜遮蔽。那天启玄朴,皆是身躯微震,已然隐有所悟。都默默坐于原地,再无动作。

那边西王母,也同样是目透了然之色:“可是陛下做的手脚可对?那李长庚,既叛归陛下,绝不可能毫无筹码。却不知这些神帅神将之中,又有多少,已然投效北方?”

岳羽这次却微微摇头:“其中确有人暗中联系北方,不过却非因那李长庚。此人素有信义,即便背弃昊天,也不会如此行事。今曰之局,也非独我一家。再有如今天庭气运暗落,那些人不看好昊天,不肯为其效死命才是真的。”

西王母目光闪烁,心中却是不信居多:“可这杨浩的修为,又如何解释?准圣之境,实在骇人听闻!”

“这又何需奇怪?阐教为补偿杨浩,这些年内,颇给了些好处。那西方教,似乎也有些图谋,也是暗中襄助了几番。再然后——”

说到此处时,岳羽忽的是冷然一笑:“朕也暗中推了一把,集三家之长。再以那玉虚宫洞天,诸宝灵物之助,他若仍无法突破准圣之境,才真正是令人失望!”

西王母微微一笑,心道是果然如此。接着便又见岳羽,微微摇头:“只是这定海神针之事,却非在我意料之中,应是另有他人出手!”

神情是认真之至,目中的疑惑之色,竟不似作假。片刻之后,却又恢复了淡然。

西王母亦是一阵错愕,定海神针乃准提所有,将此物交予这杨浩的,难道是另有他人。

旋即便将此事抛开,复又看向了杨浩:“你暗中助他,此人却未必领情。曰后说不定,还要反噬。此人气运同样鼎盛,若一朝得势,便如鲲鹏展翼,再不可制。陛下难道就不担心?”

话说到一半,西王母便又蓦地一醒:“是了,那云华公主,可是还有一线生机?”

岳羽闻言是不答反笑,语气里是意味深长:“一线生机?谁知道了?”

便在二人说话之际,那杨浩便已将那数十神将,全数击退。

寻着那昊天身影,追觅而去。只片刻时光,便已是杀到那天宫之外。金棍挥舞,粉碎那灵阵禁制,竟是在内中横冲直撞,毫无阻滞。

西王母不由再望向那上方群星,只见云空中,那周天星斗大阵,竟赫然是全然失效。

而下一刻,便已忆起。岳羽方才与那三教仙修动手之时,这周天星斗大阵,便从未起过作用。

若仔细观望,那星空中,此刻赫然是多出数百颗似是而非星点。又被那青龙、玄武、白虎三大星域,强行牵扯一番。使这上古奇阵,气机混淆,直到如今都还未复原。

心中蓦地是一个念头闪烁,岳羽方才出手,将这周天星斗大阵暂时破去,莫非便是为此刻准备?

宴席之内,碧霞元君则是面色发紫,束手无侧。而那瑶池圣母,更是神情犹豫。似欲出手,可当望向那杨浩之时,却又目光恍惚,一阵迟疑。

片刻之后,又目带求助之意的,看向了诸人。那视线最先停留之处,竟是岳羽的席案。

见后者毫无理会之意,又扫望向那天齐仁圣与金天愿圣二帝。直接掠过之后,才又看向那金灵与广成、宝生三人。

那广成子斜瞥了神情怔怔的玉鼎一眼,最终却是一叹,毫无动手之意。

那边的宝生如来,却是宝相庄严,也不知为何,把瑶池的求助视线,只当未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