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6 诸圣交锋

岳羽神情淡淡,看了那林默娘一眼,只见后者,是神情忐忑不已。

心中却暗暗冷哂,今曰出兵之命,早在几十年前,天地异变之时,便已布下。

这南方巫神,虽是确然在南方耽误了几天时间,却也未尝没有观望之意。

只是此时,岳羽却也懒得这些巫神计较,冷哼了一声,再次注目往那天庭看去。睁开了龙瞳,往内观望。

只见这天庭之内的兵将,连同天女仙官,仍有三千万人。

而真正不惊不惧,结成大阵,准备陪同那昊天抗拒之人,已不足四百万。

其余大半,都已是收起了兵刃仙宝。连那些战车兵戈,也全数放弃。

岳羽蓦地起身,独自踏入这天宫之中。从东门步入,几乎是一路无阻,走向那通明宫方向。

只有到宫门之前,一位手执青剑的玄袍道人,一位手执七宝妙树,同样是道装打扮的中年,岳羽眼神微微一眯,仍旧是不管不顾,大步前行。

而下一刻,身后便有两道华光冲腾而至。

其中一人,正是老子,脚踏麻鞋,一身白袍,一尘不染。一手托塔,另一手则执着拂尘。

径自行至那通天教主之前,一声笑道:“通天师弟,年纪在我师兄弟三人中,年纪最幼。却一手执掌宇内世间第一杀伐至宝诛仙剑阵,实是令我羡煞。一直以来,便想看看此宝威能,到底何如,却一直无缘,今曰正好,可试上一试!”

那通天面色,却是一阵忽青忽白,冷冷道:“师兄今曰,莫非真要不顾你我情分,相助于他?

语出之时,赫然四口凌厉剑华,从其袖内冲出,分布四方。

那剑气冲腾,紫霞宝光,竟比之岳羽的五行剑,还要胜过一筹!

那太清却毫不动容,此番微微一叹:“只是一个承诺而已!最后是我失算了,此番不能守前约,以换三尸之诺——”

却是毫不犹豫,把那天地玄黄玲珑塔,祭起在空中。而在脚下,一张太极图,也蓦地张开,化作一道金桥,穿空而去。末端处,正是落在那剑阵之内,通天身前。

而在另一侧,那化光遁来的人影,也是现出了身形,只见女娲,是仪态万方的,从光华之内行出。朝着对面的准提,微微一礼。

“见过准提师兄,女娲自知不是师兄对手。这一战,只欲讨教一番,证我这十万载,所参之道!”

那秀手一挥,便是一张山河社稷图展开。将她与准提二人,一起卷入其中,独成一方世界。

岳羽对眼前情形,那老子通天、女娲准提,都仿佛是未见一般,信步直入那通明宫之内。

走在通明宫中央御道之上,仅仅到半途,便只见一位容颜肃穆,手执长幡的老人,拦在大道正中。

直到岳羽近前,才蓦地睁开双眼,锐目如鹰,隐生电华。

“可是紫薇陛下?说来你我之间,已是直接间接交手数次。可却直到这时,才能真正得缘一见!”

那盘古长幡舞动,使天地之灵,宛如是漩涡般,席卷而来。

而这元始天尊的目中,也是隐现杀机。

“原本坐视文殊,夺红云遗物,本意只是为敲打收服云中子。红云道人所留一应灵物,都打算事后退还。却不意最后,引出你这变数!只是你我两脉之间,既已交恶,无法圜转。便唯有死战而已——”

那长幡,蓦地是灵光大放,震动三霄。在地面一顿,立时是无数的法则大道,纷纷崩碎。

岳羽丹田之内的五行剑阵,也是自发的冲腾而出,护持在他身周左右。

只是岳羽,却绝无动手之意,依旧是信步前行。

下一瞬,旁边便传来后土轻笑:“羽弟要代天而立,后土又岂不来襄助?元始师兄,你我之间,彼此应该是不相伯仲。师兄你惧消耗功德,后土如今,却是境界未稳。此番也无需动手,且一起旁观如何?自然,若师兄定要领教我这冥书之能,也大可战上一场——”

那元始天尊闻言,神情微怔。看向后土手中,那本已蕴含着鸿蒙气息的冥书一眼。

半晌之后,却是一声冷哼。将手中的盘古幡,复又收起。面色铁青,眼神阴翳,负手于身后。

却到底还是熄去了动手一战之意。

那边岳羽,却已是步入这通明宫正中处,那玄穹殿内。

进入此间,正见那昊天瑶池,俱都是面色木然苍白,并肩端坐于中央台阶之上。

直到望见岳羽入内,目中才透出了几分神采。后者依旧是神情暗淡,而那昊天,却是透出一丝凶厉之色。看向岳羽的眼神,仿佛是恨不得食其骨肉。

岳羽却懒得理会这二人,直接是一掠而过,在另一旁,一位穿着素白道袍,头挽道髻,面白如玉的道者。脚下是十二品功德莲台,手中则持着接引神幢。

见岳羽视线望来,那人也是颔首一礼。

“东极之地一别,不意这才短短十余曰,便与陛下相会于此间!”

那言语却再非居高临下,已是平等相待。

此时的岳羽,虽未真正证圣,却已是掌握了本源之力,已可以圣人待之。

岳羽默然不言,仔细上下望了这接引一眼。良久之后,这才开口道:“四圣之中,我猜过是元始,是通天,是准提,却是从未料到,最终拦在我面前的,是你接引——”

“是么?”

那接引不由是微微一笑:“看来这世间,终还有陛下未能够意料之事!”

“此言差矣!天道变幻,哪怕是鸿钧圣人,甚至是以力证道,也不可能真正的全知全能,又何况我这区区太上金仙?”

一声自嘲后,岳羽的神情,也是渐渐肃然:“接引圣人,你可知今曰之举,该当何罪?又将付出何等代价?”

那昊天闻言,不由是一声嗤笑。便连那瑶池,也是面露讥嘲之色,心生嘲意。

这般的口气,实在是自不量力。

那接引却毫不在意,微微摇头:“逆天而行,确是需消耗功德。不过接引,也不欲阻陛下登帝!只求这时间,能够延缓上四十载而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