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 镇世三塔

妙法大罗天之上,亦可见无数雷蛇狂舞。

岳羽仍旧是高据于九重云巅,神情是凝然无比。

此刻这天庭之内,那三亿兵将,已然散去了大半,各回驻地。

而那被围困的数千万仙修,岳羽也并未有为难之意。大战之后,便释走了大半,认其离去。

只是这天城与通明宫,却不免是破损大半,一片狼藉。无论是与准提之战,还是与罗睺之间的争斗。

每一战,都力能毁天灭地。这般情形,已是最理想的结果。

将那东西南北四方八天,只稍作一番修复,便已几乎令岳羽法力,损耗一空。一身元力,也亏损大半。

以他此刻初登圣人,与天地本源,联系最为紧密的状态,亦是连续数个时辰的调息,这才是稍稍回缓、“怪不得!这天境濒临破碎,却几乎无有圣人出手。我是以气运之力加持,才可借圣人之威能。只需世间不乱,气运不衰,便无需担心损耗。那几位,却必定是要慎而又慎!”

损耗的元气,至少需十年世间修养,才可彻底复原如初。而此刻那三十三天境,却只修复了大约十分之一,微不足道。

不过这四方天境的恢复,也直接影响到这九霄之巅的妙法大罗天内。

只见这天境的边界,只短短数个时辰,便向外扩展了近十亿里之巨。

渐渐有了些上古之时,那广阔无边的气象。

无论是灵力浓度,还是那时间流逝之速,都是远超之前。

“居然是八十倍的流速!”

岳羽目泽不由微闪,这个时差,仍旧是比不得,在演天珠内,那超越任何洞天世界的一百零八倍时差。

不过若是加上那周天星斗大阵,情形便又有不同。

甚至若是这妙法大罗天,与天意府的效果互相叠加,那时差逆转更将达至恐怖之境!

府内一天,可达外界万曰!一年修行,便可相当于万载时光!

——通常似天意府这般,可任意移动的洞天福地,哪怕是置于其他的天境世界,与洞天之内,也不可能起叠加之效。

岳羽却知晓,法则之上,其实并非是无法弥补。主因还是灵力不足所需,一个可加速时间的洞天,所消耗的灵力,也将超越洪荒其他同等灵力浓度的数十百倍!

可如今在他而言,却已可一试。内有定海神珠所化三十六中千世界,以及整个演天珠。提供的灵力,便足足可支持数个天意府,而绰绰有余,根本无需再假外求。

外有那周天星斗大阵,从星空中,抽出无尽星力。全力催动,足可相当小半的洪荒灵脉。

以这般的资源,或者真能尝试一翻,百倍之时差!

沉吟着,岳羽顺手便将那佛国舍利,全数拍碎。五色神光,冲入其中,将所有的禁制与神魂印记,全数冲刷干净。

而后这内中的数百小千世界,直接便丢入这演天珠内。还有那数百兆佛子,亦是融入珠内安置身。

却不敢与珠内原有的住民,放置在一起。这些佛子,都是那接引圣人,最虔诚的信徒。若与战雪的信众挤在一处,说不定立时便是一场大战。

看了眼那些数百兆毫无杂念,金灿灿的信仰之丝,岳羽直接是一声冷笑,收回了魂念。

只这三百兆佛子,能提供的愿力,便足可相当其他巫神,千兆信徒。

只是在他世界之内,哪怕再虔诚的信仰,也能摧毁。再坚定的信愿,也能摇动。

又查探了一番,这演天珠内的变化。这数百小千世界融入,并未引起太大异变。只是提供给演天珠本源的灵力,愈发的充足。

为之前万倍时差的设想,有添了几分把握。

而当岳羽神念,从珠内彻底抽回之时。便只见那陆压道人,正是立身于一辆战车之上,缓缓驶至他身前。

“——当年也曾亲眼见过,这妙法大罗天内,被数十位混沌金仙,强行粉碎之景。此番却是第二次,见这天宫崩灭!”

望着这满地的废墟,陆压的面上神情淡淡,却又带着几分慨然缅怀之意。片刻之后,却又一笑:“此番事了,我便准备去南方上任,召集父王旧部。曰后只怕再难在陛下身旁相助——”

岳羽眉头一挑,知晓陆压此番,其实只为告知他帝俊旧部之事,免他猜忌。显然是知晓,不告而为,与事先通报,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由是微微一笑,别说是帝俊那些残留部属,即便陆压此刻,有意天帝之位,他也不会在意。

自己身任天帝之时,自信能压服一切!哪怕圣人之尊,也需在他面前俯首。

至于曰后继任的玉凌霄,他这位祖师的手段,西方大帝的转世之身,又岂同寻常?又何需去为之担忧?

以他二人之间关系,更不用如此。

“我欲完成六大愿,便需彻底绝天地人通。这世间修士千万,妖修无数。心思不一,意愿各异。若要成功,只怕是少不得一番恶战![***]八荒之内,杀伐无数!”

岳羽目光微微一眯,目中是杀机微显:“那南海在内,妖修众多,散修无算,道兄能在三十载内,将之彻底压服。对我而言,便已是绝大助益!”

“若无圣人插手,此事倒是不难!陆压必定不会超过,鸿钧现世之期——”

陆压闻言,不由一笑。五岳大帝,除去北方,已被岳羽彻底平地之外。其余四岳,以他与孟章,实力最为雄厚,便连最棘手的巫神一脉,也被岳羽后土,联手压服。镇压南海,他有七成把握。

“只是此番,若杀戮太过。必定会激怒群仙,也会损伤陛下之功德气运!”

岳羽却全不放在心上,信手一挥:“十载之内,我会建此三塔!”

虚空中,只见是忽而灵光闪烁。三座九十九层的高塔,蓦地在虚空凝就。

竟赫然高达九百万丈,庞大无比。每一层,都是一个庞大的小千世界。虽还只是一个虚影,岳羽的意念构划,尚未真正成就。却已具莫测之威,森然之气。

岳羽的目光,也微微闪动:“塔名镇妖、镇魔、镇仙!可为天下群仙妖魔,服刑之所!你看如何?”

望着那塔身与下方,那玄奥无比,又庞大之至的禁制灵阵,陆压亦不由是浑身发寒。此阵囚禁之余,更会抽取所有内中的妖魔仙修之力,为封印之用。更有数条庞大灵脉支持,几乎无有逃脱可能。

除非是似岳羽这般,习得五色神光之术,天下大阵都可以出入自如。

其余仙修,一旦被打入塔内。哪怕是混沌金仙,亦难逃脱。

一旦建成,便可成世间绝地。将所有大敌,封印在内,确然非是规避杀孽的无上良法。

微摇了摇头,陆压直接便将此事掠过。再次问道:“但有那九处天柱在,只怕难绝天地之通。那昆仑瀛洲、蓬莱方丈还好,都在海外。可这五岳天柱——”

岳羽笑了笑,也不答话,直接是信手一招。那法力直接伸展到几百亿里之外,将无数凶戾妖兽纷纷摄起,陆续安置在五座巨山之内。又以大法,将这五座巨山,全数隐去,另幻出五座百万丈山峰。这才是神情凝然道:“若有人能登上天柱,可为神明!”

“以幻法月这些妖兽为屏障么?若能使仙家诸宗,全数搬往天界。再绝人间之道法传续,倒的确是个办法——”

陆压是闻弦歌而知雅意,只瞬息便已明了,微微一笑:“却不知三十载后,那鸿钧一旦出世,陛下又准备如何应付?今曰战后,陛下只怕再难置身事外!而若论智慧,只怕陛下,与他也只在伯仲之间!”

岳羽这次,却是并不答话。神情冷冽,身周的空间,却是蓦然间阵阵崩塌,粉碎破灭。

陆压等了许久,却仍不见岳羽出言,便已知晓,这位元皇上帝,已再无答话之意。

不由眉头一皱,接引是一言不发的,催动着战车,往南方行去。

半途之中,却又蓦地是身形微震,眼带骇然的,转身回望。

而岳羽这时候,也是微微一笑。其实方才,已是做了回复。

所谓的谋略,他虽不会忽视,可在其眼中,却终究只是小道。

只需实力足够,一切都可粉碎!只要手中之剑,足够强横,这天地亦可斩破!

那西方大帝,信奉此理,创出逆天之剑。而他岳羽,也同样不例外。

而在他与鸿钧之间,也是同样道理!

手中的素色云界旗,又顺手丢入至演天珠内,与那玄元控水旗,并于一处。

再法力微展,之前被他与接引,强行夷平的通明宫废墟之内。竟赫然又是一座巨大宫殿,拔地而起。灵阵禁制,一应俱全。

虽还只是一个雏形,却已显出一股华贵庄严之气。只是宫门之前的牌匾之上,却换了一个名字。再非‘通明’,而是‘极世’!

接着是轻声一笑,将那时空撕裂,一步踏入虚空之中。

如今既是已登圣位,那东西自然也是该到取回之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