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5 万倍时差

“你如今,居然已经是圣人之尊!”

那铜铃巨目圆睁,满布着不敢置信之色。眼前的岳羽,分明是意通大道根源,高深莫测,根本就看不透虚实。

明明就站在眼前,在他感知之中,却又根本就不曾存在。

自无尽焰海焚明天一战之后,离别才不过数十载而已。眼前这人,尽是强至这等程度!

在原地愣了片刻,蚩尤便立时转身就走,化作一点白光,疯狂逃遁。

知晓无论此人,到底是否已然成圣,自己都已远非其敌。哪怕那片造化玉牒,他已参悟大半,也是同样。

而岳羽此刻,却是仔细望着那血刀,然后是目光微微一眯、“十兆信徒?不意念念叱诧风云的蚩王陛下,如今已堕落到这般程度。当真是不择手段——”

这血刀,居然是取整整十兆虔诚信徒,混合不少天地灵金,混沌之气,淬炼而成。

虽是聚十兆生灵之气血,血腥无比。却因其虔诚之故,那内中意念,并无杂乱征兆,也无半分怨气。

而岳羽目中,也已是杀机升腾。他为天帝,世界所有生灵,都在其庇护之列,调和阴阳,镇压四方。

这等杀戮之事,已是违背了自然之道。他若不知道也还罢了,知晓之后,又岂能容这蚩尤,再存于世间?

一股冰冷杀意弥漫,整个亿万里时空,都全数冻结!

而那蚩尤,则是神情一凝,面上也是再次现出几分骇然之色。

“封锁空间,你果然已是圣人!不择手段又如何?都是尔等在逼我!嘿,有混沌元石在,吾又何需信徒?”

那手中血刀,蓦地是一炸,爆裂开来。血气澎湃。将周围的空间禁锁,撑开了片刻。

不过便在他欲逃走之时,岳羽却已是蓦地一闪身,至他身前。

所有空间,再次被冻结,便连爆碎开来的血刀,亦是生生定在了虚空。

而下一刻,岳羽的手,已是一指点出。轻飘飘,毫无力道,却偏偏给人一种,根本就无法躲避,无法抗拒之感。

蚩尤的眼神,也接近于绝望。那怒吼之声,聚在胸膛之内,却又无法吼出。眼看着这手指靠近,却偏偏是全无办法。便连手中的杀生戈,亦无法移动分毫。

在眼前这人面前,一向自负强横的他,竟是感觉如此的无力。仿佛是巨人面前的蝼蚁,毫无半分抵御之力。

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岳羽手指,至他额心处。屈指一弹,赫然正中眉心。

只一瞬间,这蚩尤的肉身,便是崩碎瓦解,化成飞灰。那神魂意念,也是无声无息,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岳羽立于原地,先是神情复杂的怔怔了片刻,这才清醒。看向了眼前,只见几道灵光,从蚩尤的躯体之内,各自沸腾而起,俱都闪现,强烈无比的宝光瑞霞。

岳羽直接一挥袖,将那杀生戈,蚩王盔与混沌元石,俱皆取在手中。

而后一道巨大无比的五色手印,抓向虚空。所摄之物,赫然正是一块,正向远处疾飞的造化玉牒。

下一刻,便感觉一股同样磅礴强横的力量,也在吸摄此物。

与他的力量,对冲抵消。使这块造化玉牒的残片,生生凝在了半空。

岳羽是毫不意外,微微一笑:“太清圣人莫非也欲取此物?难道不知,先到先得的道理?也罢,今曰朕,便还你一个人情。这块造化玉牒,便让于你——”

话音未落,便已是法力挥展,毫不犹豫,便将那法力,全数撤开。

而下一刻,那虚空中,再次传来老子的言语道:“陛下当真是精通计算,只这一件小东西,就算偿还那混沌钟之因果不成?罢了,此物对你而言,虽是无甚用处,却也价值不凡。我知你尚缺万物母气,修复混沌钟。这葫芦内的混沌之气,便算是补偿——”

虚空中,一点灵光遁来。只一霎那,便已至岳羽面前。

摄在手中,正是一个葫芦。虽非灵宝之属,却也是不错的空间之器。

神念只微微一扫,便只觉内中,五色灵光闪烁,满布着混沌气团。

不由是一声轻笑,那太清圣人,倒确然是大方。只这一葫芦的混沌之气,便已可炼制一件,先天至圣中品的灵宝。

用来修复混沌钟的小小创口,可谓是绰绰有余。

随手一招,从内中招出大约一半的五色气团。拍在那混沌钟内,只见此钟,立时是一阵嗡鸣,上方的裂痕,也迅即消失无踪。

不过内中的器灵,对此却是毫不在意,无可无不可一般。

以其能为,收集这混沌之气,修复己身,也是极轻易之事。只是一直以来,这绳环藏在那龙族墓地之内,屏绝所有大能感知,使之感应不到而已。

而岳羽,却也未放在心上,一声轻笑。将时空再次扭曲,也不理会那片造化玉牒的下落,径自是穿空离去。

这一次,却是回程。途中顺带将那杀生戈,也打入闇界之内,令柳月如,有一件趁手兵刃,征战四方。

而待得岳羽身影,回至妙法大罗天内时,此处废墟残垣,已在那李长庚调度之下,被清理干劲。

岳羽只四下里望了一眼,便毫不在意。此番他任命的天庭宰执,除了李长庚之外,还有云中子,俱是一方大能,太上金仙。

这二人,此前一属天庭,一属阐教,都各有缘故。无法令他,完全放心。不过不久之后,紫云道人,便可从那西方金绝之地归来,接任中天紫微北极大帝。有其震慑天庭,足可令他安心,而除此之外,宰执之中,还有一人,却正是那慈航道尊。却是思量了许久之后,才确定了下来。

此人虽是身染杀劫,与他更有些因果仇怨。却也是身具大气运,大智慧。

若是用好了这人,天庭更可气运昌隆,永世不衰。若是用不好,则如烈火烹油,虽能鼎盛一时,却迟早有一曰,要冰消瓦解。

思及这慈航,岳羽眼中,却是一丝寒芒闪过。

“要借朕之气运,以度杀劫。便需得将汝之根基,融入朕之天庭之内。自此之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慈航,你莫要让我失望才好!”

冷然一笑,岳羽便再不理会。直接一跨步,至那观星台上。

与接引圣人之战,这座用于加速修行的祭坛,是这天庭之中,唯一完整,未曾摧毁之物。

一则因其距离较远,空间结构奇异。二则因其所有材料,一应灵阵禁制,俱都坚固。

最后却是岳羽,刻意保全之故。

登上这祭坛,此处的星力,依旧浓郁。而当岳羽,将那镇天玺取出之时。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三百六十五颗主星,十万九千六百辅星,都是把星光凝成一束,纷纷灌注而来,声势浩大,更胜过此前岳羽,使用这座大阵之时的十倍有余!

当岳羽,真正身登天帝之时。这件天帝之玺中,所封印的气运,也达到了极致,无上真命,十龙汇聚。已是真真正正,能够凭借气运之力,与鸿蒙至宝抗衡!

而岳羽这一刻,所能调动的星力,也升腾到了极致。真正展现,这座上古三大奇阵之一盖世之威!

历经十万年积蓄,此阵之威能,甚至还要胜过上古时代,帝俊在世之时。

他对此阵之艹纵,也远非是只有太上金仙境的后者,所能够比拟!

先是在演天珠与天意府内,以这三十载所聚之鸿蒙阵石,布下一个特异的灵阵,将时空法则,全数加固。

又在祭坛之外,布下一个隔绝所有气息,屏绝圣人魂念的大阵。

岳羽这才引诸方星力,汇聚而下。却并未就此加速那时间。而是直接转化为精纯灵力,以提供消耗。

当此处的天地之灵,聚集到一定程度,岳羽又试探着,将那演天珠,置于祭坛中央。

开始初步尝试,那时间叠加之效。

然后下一刻,面色就已是微微一变,现出骇然之色。

这妙法大罗天与天意府叠加,果然是万倍时间。只是内中的时空法则,也在迅速溃散!

估计只需片刻时光,不止是他千辛万苦,祭炼而成的天意府洞天,要完全毁灭,估计便连演天珠,也要受到波及。

“不可能么?果然,这万倍时差,绝非是这般简单——”

苦笑一声,岳羽正准备放弃。却蓦地是心念微动,将那混沌钟取出,镇压于其上。

有这件鸿蒙至宝,镇锁气机,稳固法则。果然那崩解之势,稍稍歇止。

岳羽微微一喜,紧随其后,又将那镇天玺与五行鸿蒙剑阵,一并置入至天意府洞天,镇压这洞天世界。使这时空崩碎之势,彻底稳固。

心中刚舒了一口气,下一刻,岳羽的眉头,便又是一阵紧皱。

那灵力消耗之巨,简直是堪称恐怖,以漩涡黑洞之势,吸摄着周围所有灵力。

不止是周天星斗大阵灌注而下的星力,便连整个妙法大罗天,也几乎被岳羽眼前的演天珠,抽取一空。

以如此声势,即便是将整个洪荒的灵脉,全数抽取,只怕也无法维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