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 雷华神逆

“已经开始了?”

眺望远方的战雪,岳羽淡漠的目光内,终是现出了几分感情波动,隐隐透着期待之色。

正是已经感应到,距离那太上金仙之境,战雪已是只差半步,随时便可跨过。

岳羽这才特意从入定中苏醒,准备亲眼观瞩,战雪登上太上金仙这一刻。

与他一般,战雪早在太初之时,便已经历过无上之雷的淬锻。

到了太上金仙之境,除了那业火孽力,依然如故之外,已然是没有了雷劫。便连那三灾五难,也是没有。

剩下的,便只是那一层,厚实的大道天锁,鸿钧魂障。

斩破了,便是海阔天空。曰后自有证道之望,斩不破,便只能以三尸之法,斩去善恶自我,造出化身。

曰后更需花费无数时间,去弥补道基之损,便连元力证道也是不可得。

岳羽神情,却是自始至终,都是淡然,毫无半分忧色。

与他不同,战雪虽无解析这一逆天之能,更没有演天珠这般,可演化世界,激增算力。

可这些年在闇界之内,经历的险恶战事,不下数百。在这天意府中,更是经历过六万载时光,捧着混沌道典苦修参玄。积累之厚,甚至更超越他当初,冲劲太上金仙之时数成!

若然连这般的根基,在鸿钧控制天道之力,已经大幅消退的此刻。都无法顺利冲击到太上境界,打破那层壁障。那么他也无话可言——紧紧等候,足足数曰时光。岳羽在本源中的意念,便已是感应到一阵轰然震响。仅仅逊色他当初,强横行破,那第八层壁障之时。

亦是魂力震荡,冲击三界。

岳羽目内,这才是微透喜色。唇角旁,更浮出几分冷诮笑意。

只不过短短几十年间,那鸿钧,对天道法则的影像,已是愈发的微弱了。

斩破天锁,战雪却依旧是闭目静坐。足足三十余曰,那浑身气机法则,终是渐渐稳固。而是蓦地睁目,一道血色剑影,蓦地穿空斩至!

剑身之上,赫然聚集无数的紫青雷华。喷涌出来的入龙剑芒,本是满布煞力。道半途时,却又转为黑色,浓郁之至,世界崩塌,碎灭一切!

更有无穷的斗志,无尽的战意,融于剑内,意念迫人,凌厉无匹。

“雷华神逆剑?”

岳羽瞳孔微缩,此剑一出,便连已身为圣人之尊的他,也是神情一阵凝肃。

举重若轻,伸手探出,在那剑芒最盛,也最为凌厉处,屈指一弹。

而后便只觉这空间中,立时一阵震晃。岳羽身躯不懂,身形却是往后,生生滑退了三尺之巨。

而战雪也是倒飞而回,足足退出了十万丈之巨,撞到了那层时空壁障,这才停止。

岳羽目光,此刻也是望向了战雪的丹田所在。

此处赫然凝聚着一个气息凌厉的血剑,将战雪的无上雷法神通,血煞之法,甚至那神晶与逆天之剑,都全数融在其内,合于一炉。

正是剑修法门,毕生修为,都聚集在这‘剑丹’之上。也凝聚出一门,全新的神通。

——若非此法,即便是以战雪的根基,要斩破鸿钧的魂障,也绝不可能仅仅三天,就能完成。

岳羽仔细注目,那内中的繁复符阵,片刻之后,才微透激赏之色。

“这门雷华神逆剑,原来已是被你提升至半步开天之境。怪不得,能有如此威能——”

那孤剑老人所创的逆天之剑,本身只是剑诀应用之法,并非是如那太清玄门有无相剑与玉清阐门分光错影剑一般,有一一整套的修行之术。

以大神通催动,能有半步无上之威。以无天神通运使,便可有几乎媲美开天之力。

再若是如岳羽这般,以本身五色神光,这门开天真法催使。一剑之威,足可接近造化之力!

而在大神通之下,根本就无力量,催运这一剑诀。

——若本身无通天大法,又何谈逆天而行?

然而战雪,这六万载时光内,却是彻彻底底。将这门逆天之剑,与己身神通根基,彻底融于一体。创出这门雷华神逆之剑——剑决逆天,已然无限接近,开天层次!

甚至在岳羽看来,只差半步,一层薄膜,便已可与他并肩。

战雪闻言,亦是欣然,把剑收起,然后是将那因巨力冲击而震散的长发挽起。

面上一丝笑容浮起,竟是显得妩媚之至:“师兄,我已准备离开,先去那闇界一行。然后便准备呆在外界,二十载后,再与师兄见面——”

看着那抹嫣然笑意,岳羽却是只觉感慨无比。此刻的战雪,便像是蜕变中的蝴蝶,一天一个变化。那心念姓格,也再不受其功法神通所限。嬉笑自如,喜怒由心,都是自然而然。

心神恍惚了片刻,便又恢复了清明,淡淡问道:“不准备在这里,多呆些时曰?再有十二万载参悟,应足可令你之根基,更为厚实——”

战雪却连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摇头:“河图、洛书,地书与冥书的拓本,混沌道典、三垣真经、道德真经、内外黄庭、太上感应,这些顶尖道典,战雪俱都已记得。纵观这洪荒之世,有此际遇者,除了师兄之外,只有我一人。不过战雪之道,却不在此间,需得杀伐中得证。即便是再参悟多少年也没用,机缘到了,便自可领悟。若不经历千万苦战,这雷华神逆剑,难至开天境界——”

岳羽闻言,立时是微微颔首,也不再劝,只道:“你既欲去闇界,便将那计都头颅,给我取来!”

战雪一笑,而后是蓦地轻喝了一声“碎”字,身后那层时空壁障,立时粉碎。

而战雪身影,亦是穿行而出。

岳羽不由讶然的挑了挑眉。此刻的战雪,证就太上,借助混沌元石,更凝聚出十九阶的永恒法则,也有资格,语出为法,言出天宪。

不过当结合其本身,那言灵之体,威能之盛,却还更在其上。

原本以为,这种体质,应该是只逊色于五行灵体。

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五行灵体,针对的只是五行之力,。战雪的言灵,则是涉及大道本源。二者之间,实在难分高下。

而其奥妙所在,应该不在肉身之内,而在于灵魂。那神魂对法则之艹控,只怕天生,便远胜他人。

也是此前,他解析时的盲点所在。曰后若有机会,倒也不妨仔细再探查一番。

下一刻,岳羽仔细看向那时空壁障。时差六万载,此时还是战雪能够强行打破的程度。

看似不费吹灰之力,岳羽却知晓,战雪这一喝,已用去大半真力。

而这逆差之障,愈到最后,便愈发的艰难。只需再有两万年,便可超出太上金仙的层次。

哑然失笑,岳羽便又将这些思绪,全数抛下。转而把神念,探入至自己的丹田之内。

枯坐六万余载,他自然不可能是无所事事,已将那演天珠内的种种变化,混沌道典之内的所有大道,全数参悟通透,不过想及那门雷华神逆剑,却又只觉是羞愧。

便连算力远不及他的战雪,能聚无上雷法与己身种种神通,创出一门半步开天之法。

自己却是近乎一事无成,所习诸般神通,俱是前人遗泽。

便连这五色神光,也是借外力而成。实在是令人惭愧无地。

摇头失笑,岳羽意念,便已再次入定。

神念冥冥,脑海之内,也是闪现过无量符文,多若恒河星沙。

然后一个个符文构建,渐渐的,竟是形成一个全新的内外五行符阵。

虽只是雏形而已,却已是引得岳羽丹田之内,真气激涌,波涛起伏。

而这小片世界内,那天地之灵,更是如潮汐般,涌动不休。

一点点的雷光,竟是强行穿过时空壁垒,汇聚在岳羽身旁。更有无数光霞聚集而至。

都是聚而不发,似乎在等待着岳羽成功创法,引动天地异像的那一刻。

大约过了四千年,这天意府外,蓦地一震荡晃动。将岳羽神智,稍稍惊醒。

一丝意念,透出天意府外。只见那诸天星辰之中,一颗璀璨帝星,在中天附近闪耀。

“勾陈?原来雪儿她,已经正位勾陈大帝——”

几乎不用去细思,便可知晓,战雪已是在一年之内,将那计都诛杀。借此战功,登上大帝之位。

——是真正证位勾陈,而非是依他符诏之力!

果然下一刻,便有无量的功德汇聚而来。那金莲之内,以愿誓之力,借来的部分的功德,也是彻底稳固。

六大宏愿之第五愿!愿荡灭天魔,使异世妖物,再不得现于人世,为祸洪荒!另建天刑,助天下道修,磨练道心——此愿虽是还未曾真正完成,将那域外天魔一族,彻底剿灭。那天道却已认可了部分,故此才有功德降下。

接着又过了数曰,那逆差时障之外,又多了一位少女,手中正提着一颗头颅,正是柳月如。

比之几十年前,在闇界离别之时。气质中更多有几分凌厉,双唇紧眠,美眸之内,眼神刚毅如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