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6 诸圣云集

“——若鸿钧圣人,定要如此行事。朕说不得,便要先与圣人一战!”

言语一字字,宛如是千金之重。赫然竟是宪言之法,引发天象。

紫霄宫外,雷光闪烁。整个殿堂之内,亦全是回音激荡。久久不绝,声震寰宇。

“这是原誓?”

那鸿钧终是眉头一挑,眼现讶然之色。紧随其后,则是一波磅礴无边的法力,狂涌而起。魂力浩荡,更是宛如无垠宇宙,无边无际。

仿佛是一片空无,又仿佛坚不可催。滚滚如潮,往殿前压迫而至!

岳羽的衣袂,这一刻亦是无风自动,飘舞不定。渐渐的,竟是隐现裂痕。

气机尽力收束汇拢,宛如是一块礁石一般,立于原地,不动不摇。

在鸿钧神通压制之下,周边十丈方圆世界,与这整个殿堂,仿佛是已彻底割裂成了两个世界。

无数的真气在交界处冲撞缠斗,魂念亦是一瞬之间,便交锋碰撞千万余次。

使殿堂之内,发出一连串的‘毕波’声响,连续不绝。

而二人脚下的地面,也开始现出了裂纹。随着二人散溢在外的真力魂念,不停歇的冲撞,更是扩展到紫霄宫内。

岳羽的神情,也是渐渐的,斗志昂扬。双目之内,光泽也是愈发的凛冽。

目如锐剑,直视鸿钧,已是隐含决然之意。而手中的三妙如意灭绝剑,闪耀的五色光华,也更是明艳耀眼。那黑色剑芒,则是愈发的黑浓如墨,深邃无比。

剑势之强,每过一息,便强横一分,仿佛是无有止镜。

破灭着周围的天地法则,又被强行收束,力量自始至终,只凝聚在一点,在爆发边缘。

眼见殿内气氛,已是僵凝到了极致。鸿钧却是率先将法力收束,眼皮微敛道:“这一次,是你赢了!不过元皇陛下,当真是好赌之人!”

“岳羽法力,自问逊色前辈两段,若真是全力一战,必败无疑,怎敢当一个赢字?至于后一句,岳羽更是不敢当!”

岳羽微微摇头,将那五行剑,再次收入丹田。只觉自己手心中,竟不自觉的,渗出了一些冷汗,而此刻虽是心中轻松了口气,有些欣喜。面上却不敢现出半分欣然之色。

不过说到赌字,他却是不以为然。此番之事,自始至终,他是心有谋算。也料定了,这位鸿钧圣人,只有一成可能,放弃压制此界之心,与他一战。

即便是事情出乎他所料,那么全身而退,也非不可办到。

圣人之身,不沾因果,不死不灭。这句话,可非玩笑。

哪怕是鸿钧,想将他诛于此地,也非易事。

“不敢当?”

那鸿钧一声失笑,双目之内,竟是出奇的清澈灵动:“既非是来赌一把,那边是料定了鸿钧,不会在此时与你一战可对?此外方才,感觉陛下还留力不少,未曾真正尽出神通——”

“正是如此!”

岳羽却是大大方方的承认,毫不做隐晦。

的确留了不少实力,一开始的目的,就极其明确。能够令鸿钧忌惮,有两败俱伤之能,却又不至于令对方真正感到威胁。

至于自己,到底留了多少底牌,却要鸿钧自己去判断。

而且他眼前这位,开天以来第一位圣人,不也同样是未曾全力一战?

“陛下当真是个有趣之人!”

鸿钧一声叹息:“腹有韬略,身有傲骨。大约也只有似陛下这般的人物,才能在五百年之间,得证圣位。把我鸿钧,逼迫到这等程度。陛下放心,鸿钧仍未绝望。这一次人间灾劫,我不会插手。不过陛下身为天帝,也当谨记本分才是!”

“前辈能够答应,那是最好不过!人间水旱之灾,自有前因定数,朕不会轻易干涉!”

岳羽微微颔首,算是应承。

有鸿钧这句话,人间那些欲趁机作乱的妖魔。天庭众将,都再无用顾忌,可直接斩杀。

——虽说是天发杀机,他不能直接插手。但若无这些自以为禀承天意的凶物,为祸天地,人间界却必定能减少些损伤。

也可算是彻底绝了,这位圣人趁机扰乱天地,折损他气运之念。

又躬身一礼,径自步自一旁坐下,却是左侧最上首的席位。

下一刻,便又听鸿钧道:“陛下行事,实在是法度严谨,不露半分破绽。其实当初帝俊,其实未尝便没有机会。只是最后,他心怯了,究竟不敢直面于我,终是失了天心——”

岳羽眉头一挑,心中暗暗奇怪,也不知鸿钧好好的,为何提起此言?

正愕然间,心念中又再有灵兆。到了嘴边的言语,又复吞回肚内。闭口不言,定定的坐于原地。

仅仅片刻,便又是一个人影赶至。手持长幡,正是元始天尊,望见这满殿狼藉,也毫不觉意外。只是眼带深意的,看了岳羽一眼。而后才朝着鸿钧,稽首一礼:“见过老师!”

同样在一侧坐下,却是左侧第二位,岳羽之旁。

之后是女娲通体,与接引准提几人,几乎是前后脚,纷纷赶至。都是按入门顺序,分别列坐。

后土来的最晚,气息也是有些虚弱,却是法力消耗过巨之征。

此番镇压地脉,确是消耗不少。不单是为减少人间震荡,也是为稳固十八层地府,与亿万幽冥之途。

虽说是天发杀机,可那世间地脉,亦关系此界兴衰。能以较小代价,将之稳固,于这洪荒,乃是有益之事。在天道规则之内,并不受天地反噬。反倒是此番,与镇元一起。取了不少功德。

也是朝这鸿钧一礼,口称老师,之后便坐在右侧最下手处,朝着岳羽,微微一笑。

二人虽同是圣人,然岳羽却是天帝之尊,管辖此界世界。理论而言,只要是未曾做到超脱此界,都要把他尊为真正的天地至尊,至高无上。故而此时,七人之中,反倒是以他为尊,地位仅次鸿钧。

这殿堂之内,只是瞬息之间,便已是诸圣云集。八位圣人,唯一未至的,便是太清真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