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 恶念分身

鸿蒙海内,却非是如外界所看到的那般,是一片漆黑。

当岳羽踏入时,只觉眼前全是一片片混沌五色,光泽耀眼。是亲眼望着那些万物母气,汇成一个个小千世界,向外涌出。

那浩瀚的混沌气团,漩涡般在内卷动。不断的冲击炸裂,然后这些空间,便如‘泡沫’一般,在内中产生,混入天地法则,形成完整的世界。

进入此间,岳羽魂念与外界的感应,也是彻底断绝。

只除了初入这鸿蒙海时,感觉到一个无比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身后之外。便几乎感应不到,任何黑色气雾外的事物。

甚至与自己两具身外化身的联系,亦被异力割断。

“这便是鸿蒙海?”

岳羽四下望了一眼,又试探着,把神念往外探去。却只觉之前那轻松便可越过的屏障,此刻却是坚如铁壁。倾尽全力,亦无法冲破。

自这鸿蒙海深处,更是透出一波波莫名伟力,将他的身形与魂念强行拉扯着,无法回归。

下意识的挑了挑眉,岳羽蓦地掣出了天意剑。一道大五行元磁剑芒,斩在那屏障之上。

只听是一阵剧烈震荡,周围的混沌之气与小千世界,亦是翻滚不休。

可那屏障,却仍旧是丝毫无损。那剑芒最凌厉处,倒是割裂出几许裂缝,却只瞬间,便愈合如初。

“鸿钧?”

只这霎那之间,便已将外界的封印全数东西。岳羽目光微冷,接着却又是毫不在意的一声冷哂,踏步往那五色气海的深处行去。

既然是后路已绝,倒不如是定下心去看看,这鸿蒙海内,到底是何玄机。

而此处虽是无数的小千世界产生,更有磅礴的混沌之气。

可论到凶险程度,却不及外面的混沌海最核心部分。

岳羽在内,依然是安步当车,步履自如。袖中的须弥空间,更是全然敞开,吸纳着周围的混沌之气。

越是深入其内,岳羽便愈能洞悉此间的奥妙。

这混沌海,果然也是这世界的核心之一。说是盘古圣人的内丹所化,说不定是真有几分可能,与天地本源,应该是一体两面,一阴一阳,存在于世。

岳羽以魂念,刻意魂印的所在,是此界之阴。而这里,却是表现在外之阳。

所有小千世界的产生之地,也维持着洪荒的时空稳固,与天地之灵的循环。

——将此界之内,所有源自于法则与源力的‘矛盾’、‘碰撞’、‘冲突’,都宣泄在此。

故此眼前,虽是那五色气团,宛若海洋般,无穷无尽。岳羽却也不敢轻易将这些万物母气取走,生恐一个不慎,便会引发外界天地的崩塌,又或莫测灾难。

与外面的混沌海不同,此处哪怕是一点一滴的变化,都会影响外界。

故此岳羽每抽取一丝混沌之气,都需经过详细演算,不能妄为。行走之时,更是尽量不影响其他。

他虽是异世之人,此身却毕竟是生于此世,存于此世。

身为天帝,更有护佑诸界之责。

“——到底是因何缘故,使那鸿钧化身,未能离开此间?到底是折戟沉沙,陨落于此。还是被困在这混沌海内,不能脱身?”

想及外面壁垒的情形,岳羽不由是一阵微微摇头。

那壁垒虽是坚固,不过以他接近造化的开天神通,还不到能将他彻底困缚的程度。

若非是顾忌震动太大,会波及到洪荒现世。全力而为,应可将那阻障一剑粉碎!

——真正令他感觉棘手的,乃是鸿钧圣人,所布的封印。二者叠加,确然难以突破。

便连他都无惧那参壁障,想来那鸿钧圣人的三尸化身,也不至于被困在此间。

不过这一路行来,却也无甚危险之处。

反倒是那混沌之气,收到了不少。袖中所藏,数量已足够他炼制一件先天至圣的灵宝。

更有一丝丝五色气雾,被岳羽引导着,灌入手中的天意剑,与逆天刀内。

一点点的提升与净化材质,构成灵阵。几乎每过一刻,品阶便能提升一分。

那五行剑阵,已被他留在妙法大罗天,以镇压三十三天与九幽冥府。

手中虽仍有混沌钟与镇天玺这等至宝在中,不过手中,其实却并无趁手兵刃。

眼前的情形,仍是凶险莫测,哪怕能多增一分实力,也是不错。

而袖中的混沌钟,更是早早便借助此处的五色气团,修复伤痕。

以万物母气蕴养,渐渐回复至十数万载之前,被击碎前的巅峰之时!

此处世界,在外界看似不大,内中却是宽阔无边。一眼望去,几乎无有穷尽。岳羽在内行走了足足一刻时光,眼前也仍旧是如初入之时一般,只是那漩涡流向稍有变幻而已。

而便在岳羽袖内,另一口久已未用的逆天刀,也堪堪在混沌之气的疯狂灌注之下,冲破先天至圣层次之时。

眼前却忽而现出一个人影,身着青衫,独自立于混沌气海之内。神情茫然,呆愣愣的遥遥望来。

而岳羽视线,也是骤然转厉,气息凛冽。

眼前这人的容貌,他只见过一次,映像却是深刻无比。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

“鸿钧圣人——”

此言一出,岳羽却又只觉不对。此刻立于他面前的青衫道人,虽是鸿钧的样貌不错。

不过那神情,却明显已无神智存在。只眼眸之中,仍尚存着几丝光泽,以及那一丝丝杀机恶念。

皱了皱眉,岳羽悄无声息的,把那混沌钟取出,定在了头顶处。

那逆天刀,更是化作了一道白光,被握在左手,眼神更是凝然专注无比。

心中是丝毫未曾有半分轻松之意,这鸿钧化身虽是已无神智,可那周身气息,却更是危险。

若是他猜得不错,眼前这一位,必定乃是那鸿钧的恶念所化。

也就在下一霎那,一点银光,毫无预兆的穿空而至。

尚在半途,便引动周围的混沌漩涡,疯狂动荡。

岳羽双目微微一眯,左右手的刀剑,也更自一道凌厉光华透出。

却在最后出手的霎那,又微微一声叹息。神念一引,便使那混沌钟遥控罩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