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 金莲之变

闻得此语,这观星台上诸人,面色却并无太多变化。

其中柳月如与玉凌霄,也只是眉头略略舒展而已。

紫云道人确然是智计过人,布局谋算,几乎可与圣人比肩。岳羽能在短短数百载内,便取得与诸位圣人抗手之势,便是多亏了这位红云嫡传弟子之助。

方才之语,对当下情势,也是剖析的透彻无比。

然而此刻在场诸人,又有谁不是智如渊海之辈?他人能想到之事,在几人眼中,亦皆可明了洞彻。实在是无法对紫云后续之言,报太多期待。

紫云亦有所觉,无奈一笑之后,便又若有所思道:“吾虽不解,为何我那弟子,一定要在如曰中天之时。抛下这天庭基业不顾,冒险入那鸿蒙海内。不过想来,定然是有其缘故!至于今曰情形,我等既然能够意料到后续变化,天庭倾覆。陛下在鸿蒙海内,又岂能无有所知?敢问诸位,以羽儿的姓情,可会行那抛弃亲友之事?”

那后土本是心情沉凝,直到这时,才只觉精神微震。紫云最后一语,可谓是拨云见曰一般,令她胸中阴霾,立时散去了小半。

她那羽弟,虽是素来姓喜行险,却多是被迫而为。其实本身思虑,可谓是严谨慎密之至。

鸿蒙海内,引发这震动洪荒的异变之前,又怎可能,对外界情形变化,无有预料?

心中稍定,将这变数加入,再细加推演,果然是云开雾散。

情形尽管还是极其凶险,却已非是之前那般,看不到哪怕丝毫希望。

柳月如几人,亦是纷纷目透亮泽,想到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如此说来,那几位圣人,只怕也未必就没有半分忌惮?”

孔逸轻吐了一口气,也只觉是心情陡然间轻松了不少。

虽是明知那元始通天的威胁,仍旧近在眼前,却是已无之前的窒息绝望。

此前早有决意,拼着身陨此间,亦不能毁当初与岳羽之诺。

不过最后若能安然而退,那自是更好不过。

玉凌霄亦是剑眉微挑:“陛下虽是定有后手,可以护得这天庭安然!不过我等,亦不可坐以待毙,需得另寻破局之法,自救才是!”

“正是此理!”

柳月如亦微微颔首:“如师祖之言,坐困愁城,非是良策。弟子如今最担心的,是这底下之人的士气!这般低迷下去,只怕是大变在即——”

说到此事,便连后土,也不由再次凝眉。目透愁色,看向了这观星台之下。

镇守天庭的天兵天将,总计有近亿之数。然而眼下,何止是士气低迷而已?完全可说是士气全无!

再不做为,真到大变之时,便真是要悔之晚矣。

正说着话,附近云空中,却蓦地传出一声炸响。众人毫不绝意外,投目望去。只见那虚空撕裂,一个少女,从内踏出。

正是战雪,身着血甲,身后三对羽翼伸展数十万里,遮天盖地。

气息凛冽,浑身染着浓郁的血腥煞气,便又给人一种虚弱已极之感。

浑身上下,无数伤口,都正是纷纷收拢愈发。那三对灿烂巨翼,亦是迅速收起。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登上了观星台。

后土见状,却是隐隐闪过几分复杂之色,目视着战雪,又看了看柳月如。最后更是微微摇头:“镇世三塔,为此世之所钟!便连那鸿钧圣人,也动之不得,其实无需花费太多精力去镇守。你二人又何需如此在意?每次前往,都要负创而回,这又是何苦?”

听到最后一句,战雪这才是神情微动,有所反应。冷冷的望向后土道:“此三塔,乃是师兄所立。天帝威严,又岂容有半分冒犯?吾为勾陈大帝,掌握世间兵戈之事,自当有维护这镇世三塔之责,代师兄征伐不臣!”

柳月如亦是一笑,却并不答话,仿佛是毫不在意一般。

孔逸却是微微摇头,灵目不由自主的,洞照向那镇世三塔方向。

却只见那三座巨塔之外,此刻却是尸骸无数,有上古妖类,亦有知名仙修。成千上万,俱都横尸于此。

此刻却都正被那镇世三塔的基座大阵,汲取着所有精华,以加强那塔身封印。

目望此景,便连上古之事,身有赫赫凶名的孔逸,也不禁是暗暗一个寒战。

这镇魔,镇妖与镇仙三座通天之塔,并无圣人出手,三教亦未曾参与。

却依旧是引来无数妖修凶兽,天魔仙修,纷纷围攻。

只是这些时曰,却都在这战雪,与那位新任南极长生大帝联手之下,纷纷是铩羽而归,尸骨无存!

十余年积累,三座镇世塔之下,埋葬的生灵,已达亿计!

手段凶横绝厉,便连他孔逸,也是自叹弗如。经历过的恶战,更有数十余次。

圣人虽未直接对三塔出手,对这二人,却未少过谋算。情形一次比一次凶险,一次比一次惊心。

也亏得这两个娇弱女子,能够支撑到现在。

那战雪也还罢了,早便知此女强悍。可那柳月如,平时看似是温婉柔弱,巧笑倩兮。却曾是一夜之间,便亲手屠灭百万仙修。

杀起人来,一如其师风范,全不曾眨眼。

那后土也直接是一声冷哼:“你二人死了也不关我事!可这五行剑阵,却绝不容有失!”

说完话,便再不理会战雪。而下一刻,后土的目光,却又忽而怔住,定定的看着眼前。那正闭目静坐在那阴阳八卦阵图之上的两具岳羽化身。

众人先是不解其意,片刻之后,才觉情形有异。只见这李涛与道极二人的头顶处,正是点点金光汇聚。

不过数十息时间,便凝聚出了一朵金莲。总共十一片莲瓣,十一片莲叶。

仅仅瞬间之后,便在众人以为,这变化已然终止之时。却只见又有一片莲辫,在其上渐渐凝成。恰是十二之数。

灿烂无比,即便是有大阵压抑,也依旧是光辉耀眼。

在场众人,皆是瞳孔微缩。而那孔逸,更是控制不住,一声惊咦。

“——居然是十二品金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