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又被劈腿了

2019年的3月,对郑尔余来讲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月。

这个月,她又一次被劈腿了……

“我们还是分开吧,我不想耽误你”。

男友终于对她说出了分手,郑尔余傻不拉几地连挽回都说不出口。站在黄浦江边的她,吹着凉风,心里平静的很。

“他从寒假回来就只见了我一面,每次支支吾吾不想见人。”郑尔余对身边的花花说道,“他终于说了,肯定是出轨了,我想哭……”

“别哭了,你都已经是第三次被劈腿了,好好反省自己不好吗,多学学女人的魅力,擦亮自己的眼睛,推荐你多看看现代渣男图鉴,垃圾分类懂不懂。”花花实在无力安慰她,毕竟这货是个恋爱无脑人,一谈恋爱就傻到只会发胖。

郑尔余没听花花说啥,回复了“好的呢,那就散了吧……”

毕竟,面对一个渣男,无话可说。不过这男人虽然渣,然而八块腹肌,高大威猛,确实是好色余的菜。然而,面对分手。默默点头是现代都市最快捷的解决方法,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咯。

“老娘是现代人,分手就分手。“

“花花,这货肯定是出轨了,上周和我说了晚安,半夜的步数居然猛刷几千,第二天中午又增几千,妈的,半夜肯定偷偷幽会去了。“

“上次朋友圈照片里,手上戴的手环,很阴显是情侣款的,那么丑,完全不是我的品味……“

花花此时此刻只想打一把农药,不想理这个可怜的疯女人。

不争气的郑尔余还是拉着花花去酒吧狂喝了三杯长岛冰茶,一向一口倒的郑尔余居然清醒地回了家,默默卸妆洗脸睡觉,倒也挺好,酒精变相地给她助眠了。

郑尔余颓废了三天,欢欢喜喜地继续了自己的实习,然而天蝎座的腹黑本质暴露了她,天天视奸某前男友的微博。

就在一个月后,郑尔余躺在床上惊呼了一声,“丫的,这货就是个渣渣。”

把同寝的方菲吓了一跳,“怎么了”

“果然是劈腿了……”

“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他以前提到的那个音乐系的妹妹”

“果然,天下有几个好妹妹,都是备胎,靠……”

郑尔余忿忿不平地发现这该死的前男友的新粉丝昵称不对啊,居然叫什么xxx黏黏怪。点进去一看,全是秀恩爱的照片,定睛再看日期,居然是寒假就在一起了。这个日期可比自己想的要早多了……原来自己被绿了已经不止一个月……可还行。

郑尔余开始认真翻起了照片,认真比较起来了和这个音乐系妹妹的长相。嗯,眼睛这么双,一看这双眼皮就是做的,鼻子这么塌,全靠高光了。皮肤这么白,哼,不知道擦了多少粉。

“方菲,我觉得他的前女友完全没有我好看呢……”

方菲听闻,认真看了看眼前的郑尔余。

身高嘛,南方妹子的萝莉型

胸嘛,还算可以……腿就算了叭……

没人家白就算了,胜在脸小五官小一点,比例不错……

然而人家的大白腿已经把你打败

不过方菲还是站在了朋友的角度上安慰郑尔余。

”这啥品味啊,一看就不行,居然把我们家余抛弃,这样的男人,眼光太差,不要也罢……“

郑尔余很满意地听着方菲在夸赞一起,一起diss这该死的现女友

郑尔余还是不解气,怎么自己被蒙在鼓里这么久呢,自己怎么如此善解人意,也不发个火呢?

越想越气的郑尔余和劈腿的时间点过不去了,心想“幸好没删了他,我这就去骂他,泄气,世界上总不能吃亏的总是我吧,啥都善解人意了,谁替自己着想呢?”

于是,郑尔余发挥了自己中文系的天才少女的魅力,极尽一切恶毒山人不见血之词,编辑了一条长长的微信发了过去,心想,还好没删微信。

微信的最后,郑尔余还是没忍住,加了句:“你给我去死吧,你个渣男,你若不举,就是晴天。”

发送后,郑尔余拉黑了这个无脑前男友。

啪地把手机扔在一旁。撸上被子准备睡觉。

郑尔余还是忍不住落了两滴泪,一旁的方菲只得轻轻搂住她。

“你会遇到那个对的人的,最起码不会劈腿的……不是咱们太善解人意不对,是世界上渣男太多”

郑尔余郑重其事地回答:“有一天,我会遇到齐天大圣的,我希望他是个大叔,把我宠成哈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