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秃顶,长肚子?怎么会

周四。

郑尔余忐忑地等来了下午,抄起本子就往会议室跑,今天老板指定的it大神要开一个优秀前辈的经验分享讲座。郑尔余一推开门,发现里面坐满了人。警惕地左右扫了扫,嗯,果然都是it男,it女嘛,认真比较了一下,还是自己好看一些呢……

郑尔余百无聊赖地吃着零食,玩弄着笔,等待着大神的到来。

“你是哪个部门的呀,怎么之前的培训没有见过你呢?”郑尔余旁边传来了一阵声音。

扭头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清秀的it男。

“我是hr,偷偷告诉你,我今天是来逮人的”郑尔余嚼着猪肉脯漫不经心地回答。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了。

郑尔余立刻把眼神转了过去。

一身休闲装,运动鞋,头发好像刚洗过,清爽利索。和照片上的衣冠楚楚不太一样,走过的时候,飘着一阵淡淡的薄荷和香烟味道。他径直走到了投影仪旁,利索地放下电脑,坐下准备起了演讲分享内容。郑尔余看了看点,时间正好还有5分钟。是郑尔余的最喜欢的提前点,做什么事情,都提前五分钟到。

反正大家都在看他,郑尔余的眼神肆无忌惮地落了过去。

这一落,郑尔余的眼神没能收回去,心跳短暂停止了三秒。

因为,大神在眼神落过去的一瞬间抬起了头。

郑尔余想到了张枣的一句诗,只要想到了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

郑尔余一直觉得这句话,应该是用来描述人生最美好的相遇的画面,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朦胧剔透。才是最适合梅花落下,不忍拂去的不舍。大神的眼神很深沉,他毫不避讳别人在看他,颇有探究意味地对郑尔余笑了笑。

郑尔余可能傻了,居然咧开嘴,露出了标志性的八颗牙的微笑。

这一笑,让大神怔住了。(哪里来的傻姑娘,笑得这么开,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这是大神日后回忆第一次见到郑尔余的感想,从没见过哪个小姑娘笑得那么肆无忌惮的,一点儿也不畏惧羞涩,不像it女)

这时,主持人示意大神可以开始了。大神站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火臣。转眼来公司五年了,从最初的风度少年,到现在的秃头,大肚子,我也完成了一个向中年油腻大叔的转变”

开篇语让全场的大家都喷饭,郑尔余被逗乐了。一本正经的大神开口居然这么幽默。还有就是讶异于大神的姓氏,姓火,这个姓氏小余以前没怎么遇到过。果然,大神连姓都和大家与众不同。

郑尔余认真看了一下他的肚子和头发,阴阴毛发旺盛,头发浓密的和猿猴一样。肚子,阴阴很扁好不好,典型的脱衣有肉的身材。(后来郑尔余疑惑地问他,不对啊,你的头发这么多,怎么说自己秃头呢。大神一本正经地回答,这叫演讲的艺术,适当的幽默,可以激发在场it 技术的共情,带入情境。就你个傻瓜还会信以为真。)

反正郑尔余的嘴巴就没合上过,一直被大神的演讲分享逗得哈哈大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对于生活和工作的分享,凌晨两点上班是常态,所有的大楼都熄灭了,只有喜士多还亮着灯。大神还分享了一张蹲在地上吃面的大快朵颐,毫不在意的照片。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何必分家。可以在煲鸡汤,杀鸡杀到一半停下来接电话处理突发事务,也可以在办公室里休憩,看一首李煜的词。

郑尔余奋笔疾书地记着笔记,为之后的采访做准备。哈哈大笑的小余,认真记笔记的小余。没想到这些画面,都落在了某大神的眼里。可真是个有趣的姑娘。

终于,演讲结束啦。围绕着大神的人还很多,郑尔余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人群渐渐地散去,房间里终于只剩大神和郑尔余两个人了。大神坐在那里,眼神端详着,好像在等郑尔余。

老板和大神说过的,今天有采访。

所以大神是在等我吗?郑尔余心里暗喜。

郑尔余随手抄了两瓶维他柠檬茶,挪动了脚步,坐在了大神的对面。

“大神,你刚才的演讲好棒啊……我是文化部的郑尔余,很高兴认识你”郑尔余说着把一瓶柠檬茶递了过去。

“维他柠檬茶?”大佬顺手接了过去。

“对对对,维他柠檬茶,爽过xxx”郑尔余一本正经地说道。

“咳咳咳……年轻人说的对”大神沉声应道。

“那,我们可以开始采访了吗?”郑尔余忐忑地拿出了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很多大神刚刚说的信息。

“你是东大的?“还没等郑尔余开口,大神问道。

“对呀,大神怎么知道的?”郑尔余话音刚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本子,上面印着东大的校徽。郑尔余抬头看到大叔似笑非笑的脸。大神看一眼,就敏锐捕捉到了自己的信息,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那我们开始吧……”大神发下了指令。

“好嘞”郑尔余像一只小白兔乖乖跟着大神的节奏走。

整个采访非常之坎坷。大神非常惜字如金,一个字也不愿多说。

全程都是你问我答的形式,一点儿也不愿意引申。好像在平白直叙像清水一样的人生。

郑尔余喜欢一切带有神秘感的事物,天蝎座的本能让她喜欢探究一切未知的生物。也正是这样,郑尔余似乎时时刻刻都能保持新生儿一般的姿态,永远可以发现生活中的新鲜和美丽。

不过自己对it技术一窍不通,问的实在是举步维艰。

“什么是redis?”

“很简单,就是xxxxxxxxx的简称,我们一般是做xxxxxxxx“

郑尔余听的云里雾里,沉浸在技术的海洋里无法自拔,再差一秒就溺死了。

大神好像知道了眼前的姑娘是个傻子,听不懂,只能转换思维方式。

“很你说个好玩的东西吧……”

“好玩的东西,什么好玩的东西”郑尔余瞬间清醒,期待的眼神目光扑闪。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唉……”大神扶额。

“因为平时信息很多,有的时候我没有时间回复,但是不回复就显得没有礼貌,待人接物不好。所以,闲暇时候,我开发了一个小机器人程序,我不在的时候,可以代替自己自动回复。”大神缓缓道来,观察着眼前这个毛头姑娘的反应。期待她能问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然而郑尔余下一秒的问题让大神瞬间觉得真的不能高估眼前的人。

“那,这个小机器人可不可以用来应付女朋友啊,这个很适合渣男呢,玩游戏不愿意回的时候,这个也太方便了吧”郑尔余开始沉浸在渣男渣女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一边的大神默默地将本打算要分享的算法和语料库以及匹配话题收回。算了,讲了也是听不懂的。

“大神,我可以试试哪个小机器人吗?我试验一下,看看它是不是一个直男。”郑尔余满心期待地说着。

沉默了三秒后,大神终于点了头。

“ok,改天让你试一试。”

“期待期待……”郑尔余期待的目光都被大神落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