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然摸头杀

郑尔余飞快地妆修后,在剩下的两个多小时里,把采访稿修缮了好几遍。最后,还颇有余力地做了一张海报。心满意足地看了这篇成熟的稿子,郑尔余决定在晚饭的时候再和大神一起过一遍。毕竟,稿子写的是他,当然还是要当事人最后首肯才行。

很快到了下班的点,郑尔余努力收拾起自己忐忑的心情。

和同事日常告别后,迅速地下了楼。

“郑尔余真的要去相亲啊。”

“才不是呢,借你香水给我喷一下。”

“啊切,喷这么多,熏死我了。”

在同事b的一阵吐槽中,郑尔余开溜。

郑尔余拿着手稿,在一楼大厅正襟危坐着,最后过着这边稿子,可不能出现错别字、语病啥的,程序猿一般都比较严谨,犯低级错误会被大神看不起吧。

于是,大神下楼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屁孩,和小学生一样,乖巧地念着稿子,嘴里还振振有词。

大神的小跟班吕小康第一次看着大神看一个女孩的背影发了呆。顿时八卦心就上来了……

“咦,大神,这个小姑娘是我们公司的呀,怎么以前没见过啊。”

“你该走了。记得把脚本准备好。”

“遵命,老大。祝老大约会愉快。”

没等大神回复,吕小康脚底抹了油似地立刻开溜。眼神多瞟了一眼那个小姑娘,哇,大神可以的,挺漂亮机灵的小姑娘。回头看了一眼大神,眼神里一副我都懂的样子。

大神只当有个智障在看自己。懒得理会。

径直上前。大神忘记自己为什么要约这个小屁孩吃饭了,也许是冲动。不知道,但是有一种渴望和声音在指引着自己。多久没和女孩一起吃饭,他早就忘记了。这样冲动的时刻,大概活在四年前的青春记忆里吧。

“走,吃饭去。”

郑尔余立刻抬起了头,是大神。

大神好像有些疲惫的样子,胡子也比上次见他长了些。眼睛里有一些血丝。不知道是不是熬了太多个夜呢。真是辛苦呢。

见到大神真是开心呀,郑尔余咧开了嘴。

大神看着愣了神又笑成傻子一样小屁孩,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拂了拂眼前这个小屁孩的头。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小屁孩是短头发,嗯,很方便揉头。

郑尔余被突如其来的抚摸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像摸我们家小狗呢。

脸上也烧了起来。不知道说些什么。

“走吧,想吃什么?”

郑尔余听到指令后立刻起身。跟在大神后面,大神走的飞快,郑尔余踩着轻快地小碎步紧跟着。

“什么都行。听大神的。”

跟着大神到了地下车库,郑尔余有些犹豫。是要坐副驾驶嘛?还是坐在后面呢?

大神的车和他风格一样,简单大气,舒适。郑尔余在原地停顿了一秒。

“坐前面。”

大神的指令不容反驳。

郑尔余乖乖坐进了副驾驶。

“带你去一家我经常去的店吧。”

“好的。嘻嘻嘻。”

大神播放起了音乐,是舒缓的钢琴曲。

对音乐细胞为0的郑尔余而言,是催眠曲。很快,郑尔余的头开始左摇右晃起来。

一旁的大神看着旁边的不倒翁,哑然失笑。

伸手扶了一下快要侧倒的郑尔余。也顺手将歌单切换,来一段电子音乐。

瞬间狂躁的节奏和金属感将郑尔余唤醒。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郑尔余庆幸自己还好没流口水。

“快到了。”

前面红灯。

大神突然伸出自己的大手,摸了摸郑尔余的脑袋。

双杀。

郑尔余被摸头杀了两次。

彻底沦陷。措手不及,只得愣在那里。

大神看了眼傻在那里的小屁孩,气定神闲地提醒。

“到了,下车吧。”

可真是个不经事的小屁孩,大神看着郑尔余发红的脸蛋儿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