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前因后果

厅堂里,烛火明晃,母亲与一老人对站中央,两边各是一人一几案两相坐,感觉气氛有点异样,很明显和我母亲站着的该就是皇帝了。从我进来皇帝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我,眼神复杂里自感猜不透,直到我走到母亲旁边,他才笑看着我露出慈爱之色,说:

“长得真像你母亲。”

我没参见过皇帝加之又是外公,该怎么以礼相呼呢,为保万全我还是鞠躬拱手说:“外孙拜见外公皇帝。”母亲一听倒是一愣也就释然,皇帝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李释怎么看他怎么别扭,看来是说的不对了。大哥已是按捺不住感觉是他在丢脸了一样对我一通说教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皇上就皇上,外公就外公,别加到一起喊,我们属外戚一般只能称皇上。”

我和素沁都有恍然大悟之感想张嘴“哦”一声以示明白,为免被数落,但自觉场合不对便作罢。祁仁皇帝笑说:“无妨,不就一称呼嘛,何必大惊小怪,我觉得挺好这才像一家人。”母亲仿若未闻,对我说道:“怎么起来也不多穿件衣服就不怕冻坏身子了,素沁到屋里拿件披风给公子披上。”

皇帝见母亲这般也只能叹气,将心中不吐不快的缘由娓娓道来:

在我为太子时我就看到了廖魏袁他兵权慢慢独大如被他人拉拢必成为我日后登基的隐患,是以我就提出用大儿子与他女儿联姻来巩固地位,我身为太子他自是乐意,却也成了导致我如今境地的最大根源。

在我和他细心经营下我们除掉了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励王,我顺利登基,而军政方面廖魏袁也除掉了他最忌惮的竞争对手,便是当时属于励王阵营的大将军司马权。经此一役我也看出廖魏袁确实是个难得的帅才,登基没多久他就上书要我立你大哥祁恒为太子。

这时我才对他有了防范之心,主要是你大哥生性懦弱才智更是不足,根本驾驭不了廖魏袁反被利用,是以我拖延迟迟不立。暗中我就开始培育你三弟祁陵为他物色人选,文官里影响最大的便是赵国公府,十几代的世袭根基深厚,当时的赵文轩更是惊才艳艳,你也仰慕其才华,我便有意成全,适是廖魏袁也来为他儿子廖云浩提亲还说他儿子非你不娶,这怎么可能,他的算盘打的可真响,我便把他压了回去。

之后我便立马着手你的婚事,将十七岁的你嫁了过去。那老家伙到现在还为他儿子这事耿耿于怀,也就是那时候他才真的有了异心,我一直都后悔当时要是能留下司马权该多好啊,我便有了一个可以跟他抗衡的人。

当时想找个可以辅助你三弟的将才,可惜都找不到一个可堪重用的人选,朝堂里我就在暗中操纵,让些言官去弹劾廖魏袁,想削他兵权最好能罢免让他告老还乡。

当时在赵文轩的带领下,大部分的文官都附和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武将里竟没有一人附议,确是把我惊到了,这事也就推行不下去了,最后不了了之。

也让那老家伙也心生了警惕,更小心谨慎了,我便成立了暗机堂,从罪臣的家族中选出年轻一辈的子弟,承若还他家族清白并享予荣华富贵,但他的命还有他家族的命运就要永远卖给我了,李释也就是那时候进的暗机堂,我便把他安插到了廖魏袁的身边,同时让你母亲回仲国劝她父皇助我除掉廖魏袁。

就在这时承德却发生百年难遇的大旱,廖魏袁也自感危机四伏,当他知道你母亲秘密回仲国时,自知不能坐以待毙,同时他也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借此便一手策划了益城战役,他让当时负责益城边防的将军程东欺报军情,说仲国朝都陈皇知晓承德大旱已派出五十万兵力来攻打益城,欲占天南地区的良田,请速派大元帅带兵增援。

廖魏袁更是让他封锁边防杜绝一切往来就是为了防止我与你母亲互通信息。也怪我疑心太重,因为我一直没有收到你母亲的消息,便以为你母亲自觉靖朝危矣,不会再回来了,更是认为陈皇知我靖朝大乱必挥师来攻,天南地区良田广袤物产之丰差不多可养活大半个靖朝啊,加之遭逢大旱靖国已毫无存粮,益城也就更不容有失,我无计可施,只能派这老贼出征。

我靖国当时能调动只有六十万兵力,也已经是举国之力了,我也怕他拥兵必反,所以我只给了他三十万加上益城的差不多四十万兵,能以少战多的大将里也只有这大元帅廖魏袁了。当他带兵离开时我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我立马召集了文臣来商讨对策,你丈夫赵文轩当时就拿出了“还田于民”的政策出来,一看就知道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就等一个时机而已。

他便说趁廖魏袁出征益城在他开战无暇他顾时,我们该立即将这政策颁布天下,第一个改革点就是他老家汉城,先将他的万顷良田还给百姓,他就没有底气和皇上你对峙了,到时候廖魏袁有兵无粮他就坚持不了多久。我一想当真是好计,我便立即下旨颁布天下,并任赵文轩为护政都督领兵二十万先把汉城控制起来,把地方势力解除了再实行还田于民。

然后我又另生一计在廖魏袁大战正酣时,我带上三十万兵以增援的名义直扑益城,到时候就地解除廖魏袁的兵权。我再整合七十万对仲国的五十万怎么算我都有必胜的把握。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廖魏袁的算计之中,他只是没有想到,这时候赵文轩会实施“还田于民”的政策,我是追悔莫及啊,那老贼,当他得闻“还田于民”的政令时,就一直在益城枕戈待旦,可想而知,一相遇我便被一击即溃,而廖魏袁打出的名号是“诛奸臣,清君侧。”后面的你也都知道了。

他要求将为首的赵文轩和参与到“还田于民”一众人等一律以奸臣的罪名论斩。我愧对他们啊,从此之后靖朝就展握在他们的手上了,我们的靖朝完了。现在我知道了当时的廖魏袁并未下定决心要谋反,真正让他下这决心的是他的儿子廖云浩,廖云浩知道你母亲秘密去了仲国后,就跟他父亲陈说其中利害。而后的所有谋划都出自此子之手,廖魏袁只是在他身后给他压阵而已。

我老了廖魏袁也老了但我儿子都不是廖云浩的对手,我们没有反扑的可能了,有廖云浩此子,我们靖朝是真的完了。此人更可怕的是他不急于取而代之,他想的之深远让我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