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地法则

魏教授问:

“你先等等,

你说你曾经是个神仙?”

“是的,

而且我现在也算得上是了,

只是我自身能量不足,

要借助我脑中的莲珠。”

我回道。

魏教授不禁大笑:

“你是我见过最会编故事的人,

哈哈,你故事编的不错,

我想听听还有个特殊之处,

是什么。”

我笑了笑接着道:

“只要我意念感应的到,

我想去那我就能到那,

由于能量的不足,

我的距离只能在百里之内。

我还能做到意念取物,

但要距离物体在十米之内。”

魏教授道:“你如此神通广大,

为什么还会被我们抓到?”

“因为那时我能量都消耗完了,

也就感应不到我脑中那莲珠,

我自然什么事都做不了,

我当时真害怕,

你们会直接把我射杀了,

不过,

现在你们是奈何不了我了。”

从他们的表情来看,

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

有趣的故事,

或者把我当成一个疯子,

在说故事,

在他们无聊的生命里,

也算是一件有趣的消遣。

我并不在意,

因为我现在随时都能离开。

也许他们觉得,

听完一个将死之人的故事,

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吧。

魏教授接着问道:

“这和你要说,

我们世界的特殊之处,

有关联吗?”

“是的,

我们的世界,

是不允许这种神迹出现的,

它有它的运算法则,

我也是要通个脑中这莲珠,

才能做到,

例如你的研究所,

对于我来说,

只是一个意念我就进去了,

但我们的世界,

不允许这样的神迹发生,

它就像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

它要给这个结果

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以才会在你身上,

发生这些事情,

对于我来说,

我一个念头瞬间我就进去了,

魏教授,

我只是在网上知道你,

现实中我根本没见过你,

你所承受的,

只是这个世界的,

一种合理运算,

这就是它的特殊之处,

所以我才叫它为众神之墓。”

魏教授道:“这么说你已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了,也不属于这个世界了?”我回道:“可以这样说,我要是没有这莲珠我根本做不到,我就会像你们一样,认为这才是合理的,心甘情愿受这种种禁锢,还自以为很自由,现在我知道这有多不合理,我迟早要离开这个世界的,但目前我还办不到。”

“你的莲珠,

是什么样的存在?”

“它应该是一种无量态,

不受任何禁锢,

姑且叫‘无量神器’吧,”

魏教授不禁狐疑:

“难道真有这种理想的态能?”

他不禁又接着问:

“既然我们无论如何,

也是看不见你的神迹,

我们又要怎么相信你?”

“我也不需要你们相信,

好了,故事我也讲完了,

多谢你的论文,

让我坚定了往后的方向,

我走了。”

只是不知这世界又会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合理解释。

电器声聆灯火璃玻,

街道行人闹市流车,

孤独者如我,

遗世而独立,

我翩然而来又翩然而去。

每当我能量充足便施展法术随心所欲,所需有时汽车,所需有时金钱,我也不管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样的后遗症,在这世界已经没什么能阻挡我。我只需要获得足够的能量来离开这个世界。

我走遍了人间仙境,

山里来水里去,

绿野变荒芜枯荣几度春,

只为寻得有灵之物。

在一高山浩渺里我终有所感,

其幽洞蜿蜒而落如渊,

身缘其下目里荣草枯藤,

乱石其错青野其落,

细水潺潺,

蜿蜒至深处,

一晶细小其荧光如有灵,

嵌于其壁,

吸得天地精华。

人尽其才,

物尽其用,

既然与我有缘,

我又岂会辜负,

我徒手一挥,

其飘然落手上,

莲珠一震感应即来,

我悬空盘坐,

空无杂念,

一意炼化,

这米粒大小晶莹如钻,

便应而化作五彩云气,

容入我身化为己能。

借此进修得分子态,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大战灵仙那会,对能量的控制也只是到电子态,离无量态还差一阶,想要离开这世界还得要修炼到原子态。我就把这修炼法门称作为“无量法式”吧,现在我的阶段也就是无量法二式分子态,寻找了这么久终于能进阶。

我不禁大笑:

哈哈哈,

我种得无量能,

自有无量身,

我变,

如微尘如烟,

我便如云烟遨游于天地。

刚一现身,人们见到我都四处逃奔,我不禁奇怪:难到变天了,他们都能见到神迹般现身的我了?

很快便传来了阵阵喇叭声:“翼子曦,你已被包围了,请跪地把双手放后脑勺,别做无谓的反抗,否则我们便开枪了。”只见拿着95式自动步枪的武警慢慢的包围了过来,周围楼上也藏着狙击手。

我现身在一个荒芜人烟的山区,想想后大概我就知道了,看来滥用法术所带来的后果不小啊,只是不知这世界都给我的神迹安排了什么样的“合理解释。”

我想将法术用在自己身上在不影响他人时这世界也应该不会受影响,我便改变了自己容貌,晚上走进了一间酒吧。很快我就知道了这个世界给我合理的解释是什么了,说我比这些影视明星还红还真一点都不为过,在我寻找这天地灵物的过程中,所需的钱或这汽车,它都给我解释要不是抢的就是偷的。我连银行都抢了几次,每次被人包围都能逃出生天,我已经成了不法分子的超级偶像,去到那里都能听到我的传说。天,我到底干了多少坏事。

我走在街上,手在衣兜里触摸到一张卡片,拿出来看了看,纯黑的卡片上面抬头写着“神喻教”下行写副教主:秦昊和一行电话号码,我奇怪,这小子什么时候进邪教了,还做到了副教主。我便拿出手机:“喂秦昊,你小子什么时候进邪教了,你找死啊?”

“教主大人,你又失忆了?”

秦昊的声音。

“不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就成教主大人了?”

“教主大人,

你别每次都这样好不好,

你都让我解释n遍了,

你还是先回我们总部再说吧,

估计你也忘了在那了,

你说你在什么地方,

我派人接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