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绿野仙踪

我们在林中随意缓缓悬浮,慢里流梭,低头绕枝,旋身绕树,她眼睛从没离开过我,一直飘悬在我眼前,仿似生怕一眨眼我便会消失,又重回五百年的寂寞,我不禁好笑,我们就这样相视绕树交错,互相旋转依树而起一路风叶随身掠过。

我们彼此欢谈,

修仙里、

凡人里、

询问诉说里,

你会发现,

当你如此遗世而独立,

孤独里却能如此彼此相遇,

你又岂会不倍感珍惜。

“你是说只要修炼到原子态,

就能离开了?”

“是的,

按我的理论来讲,

我是打算在原子态下,

利用莲珠触发量子纠缠,

回到古境的,

但这样只能是灵魂回去,

肉身却要留在这里,

如果要带肉身也离开的话,

起码要修炼到无量态,

在这个禁锢如此之重的世界,

我连修炼到原子态,

都没把握更别说无量态了,

原子态到无量态,

还差着好几个级别呢。”

目穷峦山遮雾影,

近处飞鸟树梨花,

身临湖面天水色,

曦阳朝霞水中画。

我悬湖踏浪,

仰头与仙说,

“我还没知道你名字呢?”

“是不是该你先说?”

我笑了笑:“我叫翼子曦。”

她笑着绕我游了一圈,

然后就钻到了湖里,

躺望着我,

我也童心大起,

也学她这般,

我悬浮横卧右手撑着湖面,

她也觉得好玩,

便也伸手相抵,

湖面如镜,

镜里镜外,

宛如两个世界,

只听到她娇笑声传来:

“叫我水中仙吧。”

便跃出水面向着朝阳而去,我一路尾随:“我可先说了,你不能抵赖。”眼前仙魂笑声过耳:“哈哈,我叫古月诗。”

云烟浩渺,

山峦叠嶂,

曦阳朝露,

绿野仙踪。

“你修炼的是什么法门?

我从没听过,

什么原子态无量态的。”

“你先告诉我,

你们是怎么修炼的?”

绿野山下满眼花了花色,绿叶相生相伴蝶与蝶,古月诗逸身而去卧蝶群,摆衣共舞笑声清脆,

你会发现,原来她这五百年的寂寞就是这样留在了这天地间,如果五百年你都找不到些许乐趣,即便你是神仙估计也会疯掉吧。随心飞扬天地自然,我也顽劣心起,我种得无量能,自有无量身,我变,迷彩身幻五彩紫蝶,我便飞到了她发间,流连于她指尖。

她笑声更是清朗。

清风逸,杨蝶花香,

人间仙境掠仙影。

我们娓娓诉说,我才知道:

古境是一个凡人亦能修仙的世界,他们灵气充足,地貌面积相比地球大的太多了。灵气是他们修仙的本源,储灵于丹田形气海,循循渐进,筑基、结丹、化婴、大乘、渡虚、化神。每一阶都会细分为三层,初期、中期、后期。和我的截然不同,我是要通过融合潜意识的,其实我们人体每一个细胞都有他的潜意识,它调节着自身的分裂与修复,它们汇聚一起便有了强大的潜能意识,通过灵魂意识与其融合,我便能随心所欲控制其分裂与幻化。对于古境修仙我一时也不能理解,他们是如何利用这能量转化变幻。

“那你说说离开的方法,

什么叫量子纠缠?”

“这有点神奇,

很难解释的清楚,

就好比心灵感应一样,

无论相隔多远,

彼此都能感应的到,

量子纠缠比这更强大。”

“那我大概能明白了,

也就是说量子纠缠,

只能让你灵魂离开这里,

但在古境,

你也得要有人身作为载体吧?”

“这个我还真有,

问题是,

我要是用量子纠缠这方法,

我不知道该怎么把你也带上。”

“这个我有办法。”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提升到原子态了。古月诗:“跟我去一趟无涯群山吧,对你有帮助。”

无涯群山,

云展云舒如千军万马奔腾,

松柏肆意生百态,

危峻亦临渊。

云浩万里,

萦绕其渊,

我与仙悬空御风临渊游狭壑,

弯里弯寻,

识途而去,

豁然开阔,

彩虹飞挂,

仰望,

危崖瀑布疑是天上来,

所过处,岩石峥峥逐其波。

古月诗笑说:“哈哈,到了,跟我来。”只见她跃身穿过瀑布,我自跟随,原来瀑布里面另有洞天,崖洞四壁树根盘错斑驳,野草花儿错落,曲直延伸去,我们便来到了一小清潭处。

一朵七色彩莲坐落清潭上,在这深寒之地,此莲竟能散发出灼热气浪。脑中莲珠立生感应,如此奇物我不禁张嘴问道:“这是什么莲?”她扬眉自得意:“这是七彩幻莲,不懂了吧,可惜了生长在你们这个鬼世界,真是暴殄天物啊,要是能生长在古境那可就是圣物了,”我认真看去,莲蓬周围花瓣包裹,一层赛一层,竟是连连十层,周围密不透风,只能从上往下看,才能看到莲蓬里的莲子。

“能不能仔细说说它的作用?”

“此莲子能增进修仙者的功力,

其莲花与莲蓬,

能作防御宝器和飞乘宝器,

可惜了生长在这里,

看其成色,

估计在古境的一般修仙者,

都能破其防御,

不过此莲子,

对你增进功力,

还是有些许作用的,

我现在是仙魂,

这些东西我都用不到,

我也看不上。”

“那好,我开始炼化了。”

我悬浮其上空盘坐,手作牵引、起,七颗莲子便应而悬浮在胸前。双手虚合七颗莲子悬其间,分子能、炼,双手积聚能量灼灼光芒大盛。七颗莲子慢慢虚化雾气,盘绕我手,萦绕我身,便被我全身细胞所吸收。

只见古月诗睁着眼睛,

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我好奇便问:“怎么了?”

“不是,

我没见过这样炼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