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羽天羽嫣

“你就是翼子曦?”

嘤嘤声脆回耳,

倩影凌空而立,

眼前仙子衣裙、

乳白花纹浮疏影,

琉璃袖口衣襟,

衣沿、

渺如烟云如幻随风流离,

细丝纹理却又清晰可见,

仙容晶莹纤发飘逸,

杏眼黛眉如月,

纤纤鼻梁挺立,

樱唇软绵俏丽,

身材丰匀、腿修长,

美丽天然,

我呆立相望出神,惊为天人,

只见她眼神深邃仿佛能穿透你灵魂。

想起来时,

此峰天草仙药遍野,

奇树异花层峦峰连,

青河烟水婉落奇石错,

碧水烟波独穿雅桥,

幽径连桥青玉连地,

排排粉树樱落,

两三绿树红花,

一亭一宅雅饰雕落,

以天为墙以地为院,

观其居知其人、

心地自是宽广高雅。卫凌师兄把我带到这里后,留下一句:“你就在这亭子等师祖吧,记住别乱走。”便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走了,我连话都来不及说他已渺无踪迹。

“我在问你话呢,呆子?”美丽仙子缓缓而落。我这才回过神来,“噢!实在是怪师姐你太好看了,正惊为天人,我怎会是呆子,只是看呆了,我正是翼子曦。”只见仙子左边嘴角一杨,似笑非笑:“你叫我什么?”却是音容冷冽,我竟感到丝丝寒意,看着她如此年轻貌美,我惊疑不定的弱弱问一句:“你不会是师祖吧?”

夜幕镶起繁星,

树樱飞花灵纹浮亭,

独亭孤坐漫野暗渡香,

若游离,又该归何处?

天药花草若有灵,

天涯何处是归宿。

岁月延绵道古远,

寂静无争心无尘。

万物归途皆有道,

天地立命法立心。

坐化成灰天若怜,

愿受焚心渡羽仙。

谁又能想到今日惊为天人的仙子会是师祖,天钰机如此格格不入的名字,我自以为是位男子,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职位名称,钰机者,以天道为法万物炼之。

师祖让我在这聆心亭先凑合一晚上,说别以为羽天王让你过来我便会收你,明儿再决定你是去是留。

天欲晓,却梦未醒。忽然清风扑面,醒来已见师祖背立当前唸起:

“夜幕镶起繁星,

树樱飞花灵纹浮亭,

孤亭独坐漫野暗渡香,

若游离,又该归何处?

天药花草若有灵,

天涯何处是归宿。

岁月延绵道古远,

寂静无争心无尘。

万物归途皆有道,

天地立命法立心。

坐化成灰天若怜,

愿受焚心渡羽仙。”

沉吟片刻,师祖接着道:“想必亭柱上的诗是你写的吧?”

“弟子昨夜无聊,便与花草奇树神往相谈,这诗也是一时兴致所留,师祖若是不喜我施法抹去即可。”

师祖转过身已没有了昨天的冷冽之色,转而温言道:“这是它们的宿命,其所思所想也就不重要了,你既为它正名,就留下吧,也算是为这聆心亭多增一份风雅了。”我心下大喜,着既跪下拜道:“多谢师祖”

“你可以住进旁边的天枢阁了。”说完眼前只留下了缕缕烟云,残影消匿,不知何往。

我知道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当你独自一人在这异界时,你会觉得飘零无依,我需要这份暂时的归属,我知道可能永远我都找不到真正的归属。

我住进天枢阁后,师祖并没有先让我去侍弄这些灵草灵药,原因很简单,我这无灵之躯,对于灵草灵药那是百害而无一利,说过些时日再教我。

天枢阁,青瓦飞檐连椽,雅纹似游龙浮梁,百兽凤凰雕栋,画上青幔叠黄,雅致又显大气。比起地球那些冰冷钢筋水泥浇灌出来的房子,我更是对这天枢阁情有独钟。我懒洋洒洒的靠着凭几,看着手中经卷,听着窗外风声飞鸟兽鸣,坐在这木里堆砌的房子,自有一翻意境,不禁大声高唱:诗里梧桐听风雨,字里行间尽风流。

“世外仙境岂能自以为,可知此处于你却是囹圄身,仙途未竟你却流连诗里行间,这里的时间法则就足以让你挫骨扬灰。”师祖忽然而至,声色俱厉。我惶恐起身拜见,

“师祖,弟子知错了。”我虽略有惶恐,但对于眼前这师祖更多的是感激,她的声色俱厉下是出自于对我命途的担忧。

“从今起你以后就叫我师傅吧,也只有拜我为师我才能传你“引灵化虚诀”,你可愿意?”

我喜出望外,连忙高兴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天钰机笑了笑,然后盘坐几案旁说:“起来吧,过来坐,你我本是洒脱之人,这些规则礼法能免就免了吧。”

“多谢师傅。”我也过去坐了下来。师傅接着说:“天钰机是为师的神职名谓,我本名叫羽嫣,羽是此仙界最古老的姓氏之一。通过这些天我对你的观察,你没有灵气,但却有法力波动,虽然微弱难查,但还是瞒不过我的,你这种不是灵力引起的波,估计此界仙者也就唯有我能识别了,我对你还是多少有点好奇的,想必你不是此界的凡人更不是此界的仙者吧?”

“师傅果然敏锐,但弟子不解,为何师傅会收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做徒弟?”我疑惑的看着师傅,暗想难道古月诗之后没跟她父亲说我是怎么带她过来的?或者说了只是羽天王没跟师傅说?但羽天王应该了解是瞒不住我师傅的,想到这确实让我疑惑了。

羽嫣笑了笑说:“我虽看不透你灵魂,但其心已经在你诗里行间,有着一颗向往美好的心,再坏你也坏不到哪里去,你可知道我名字里的嫣字是何意?”

我也笑了:“是美好之意,师傅是人如其名。”

师傅白我一眼接着道:“这也算是你我师徒的缘分,你是哪里人对我来说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看来我是真的遇上了一个好师傅,我也就不打算瞒她,便将在地球时是怎么救的古月诗,她又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的都跟师傅说了,当然我还是有所保留,便是脑中莲珠之事并没有跟师傅讲。

之后便修习起了师傅传给我的“引灵化虚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