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七章 神秘古店

我们转过街角,前面一间造型奇特而古朴的店铺,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整栋楼的搭建都显那样简朴,与周围这天地显的格格不入,连木材的构造都透着一股无比久远的气息。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我往前走去,它的牌匾上只有一个字,我问李释:“你认识这字吗?”

李释回道:

“没人认识,

这根本就不是字,

估计是这店主乱涂的,

好让人起猎奇心而已。”

我走到这店门前,觉得这字,本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却又感到有种似曾相识,像包含着无数的信息,但又想不起来,越细看越入迷。

我忽地自语:

“甲骨文?

不、又像雅玛文?

好像又久远的多。”

忽然星姌打断了我的思路:

“公子,公子,你在说什么?”

他们不会懂的,连我自己都不懂,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就像不是我说的一样,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恰好这时店里走出一名白衣女子,很礼貌的笑对着我说

“这位公子,我家店主有请,

不知公子是否肯赏光?”

我抬头看到了二楼的窗台上,一女子一直在看着我,面无表情,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注意到我了。她见我抬头回望,她也就转身走了。

我回敬她的邀请,说:

“多谢姑娘,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浮生急忙道:

“亦舒,我觉得古怪得很,

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李释也说:“亦舒,

我也听人说这店确实有点古怪,

还是不进为好。”

我有点讶异的道:

“这话说的都不像是你李释了,

不会有事的,

你们要是担心就在这等吧。”

冥冥中我感到有一种召唤,

令我非进不可。

李释忙说:

“这是什么话,

我们一起进去就是。”

只见眼前白衣女子抱歉的道:

“对不起,

我家店主只请这位公子,

你们是不能进的。”

李释嚷嚷道:

“什么店啊,

那有不让人进的道理,

我还非进不可了。”

白衣女子安然自若的说:

“我这店只予有缘人,

如果你非要闯,

那你就试试。”

我有点诧异,一小女子凭什么如此有恃无恐?但想想,别人是请我又不是胁迫我,没必要搞的剑拔弩张的,我也很想知道,这种神秘的召唤感又是从何而来。

我连忙说道:

“李释,他们请的是我,

又不是胁迫我,这天光白日,

又无冤无仇的谁会害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你们要不就先回去。”

只见李释道:

“好吧,我们还是在这等你吧。”

星姌打个哈欠说:

“那你们等吧,

我就先回去睡一觉了,

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浮生说:

“没良心的,

你是不是把自己当猪养了,

吃了就睡,睡了就吃。”

星姌回一声:“滚!”

当我踏进店里的时候,被陈列店里的各种古玩给惊了一下,每一个都像有着古远的年轮,我不禁问了:

“你们是卖古董的?”

“不卖,我们只收,

摆出这些,

只是为了震慑那些,

想浑水摸鱼的宵小之徒。”

转过了陈列厅后,白衣女子说:

“公子,你就沿着这楼梯上去,

我家店主就在二楼。”

脚踏着这木阶梯,

像是踏着远古的年轮,

每一步都是那久远的岁月,

每一步都像跨越了人生的轮回,

这一刻我想到了子曦。

木几案前一女子把玩着案上,

一些稀奇古怪的古玩。

见我进来,示意我坐她几案面前。

白衣紫线,斜襟领口黄丝,

肌肤如莹莹白玉,

后背一头秀发自然倾泻,

没有多余的修饰。

凤眼顾盼如温润的荧月,

像是能照亮你灵魂,

在灵魂深处也能感受到这份愉悦。

在她眼神所及下,

好像我也乐意,

与她分享我所有的秘密。

她美的不该属于这个尘世。

我走到她几案前盘膝相对而坐,

她望着我良久,

然后有点诧异的说:

“两位公子,想喝点什么,

是茶还是酒?”

我一愣,不禁回头看了一下,

发现再没任何人,

我不禁问:

“店主,难道还有别人?”

只见她笑了笑,

右手“啪”的一下,

打开了一把红胭扇,背靠着凭几,

看着我说:

“你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除了我还有何人。”

“好吧,

我刚见你一直盯着,

牌匾的字入迷,你认识这字?”

我沉思半饷,说:

“我想不起来,但好像又见过,

感觉似曾相识。”

只见她从几案下拿出一本残书,

有着被久远岁月风烟了的痕迹,

边沿的残缺讲述着它的古老。

但这书很薄很薄,

薄的就像只有两三页。

当她打开第一页的时候,

同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记不起来,

不妨让另一个你试试。”

我暗想:难道她说的是子曦?

没理由啊,子曦应该只是个梦。

第一页只有五个字竖排着,

虽然每个字都不尽相同,

但很明显和牌匾的字是同一类,

这五个字排在一起,

透出的是一股强大的远古气息,

仿佛能穿透时空。

霎时脑中“嗡”的一下,

脑中莲珠“忽”的闪现,

它像感到了同源之间的召唤。

我眼前一暗,

这黑暗的空间不远处,

在烛台明晃下,坐着一人。

只见他开口说道:

“你来了。”

“是的我们又见面了。”

我走到他面前坐下,他就是子曦。

我们头上悬着的那颗莲珠自转着,

越转越快,也越来越亮。

我们也好像连着莲珠,

彼此互转起来。

没多久我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当我醒来,看到对面这位女子时,

我一惊,忙起身跪下说:

“弟子拜见师傅!

师傅你怎么来了?”

只见她也是一惊,

然后细细思量了会说:

“我不是你师傅,

你不是刚才哪位公子了吧?”

我仔细看去,

但怎么看都是我师傅,

“师傅,

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不是你师傅,快起来吧。”

我还是不敢相信,

除了衣服不一样外,

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只见她笑着说:

“你要是喜欢跪着,那就跪着好了”

我好像抓住了她把柄一样

站起来,高兴的嚷道:

“你还说不是我师傅!

你看你这冷笑,

都和我师傅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