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思想的碰撞

傲不是飞扬跋扈,它有如腊月寒梅,苦寒暗香。傲不是狂妄自大,它有如泰山压顶,依然铁骨铮铮。傲不为与众不同,只为坚守自己的信仰,不愿随波逐流。一个没有傲气的人是不自信的,一个不自信的人必定是迷失了自我,迷茫于这世道。自信有很多种,一种是盲目的,一种是自以为,一种是参透了自我也参透了人情世道,一种是有着识别事物真相的自信,无论是那一种这世道都容不下,因为你的自信需要经过他们的同意,和光同尘才是他们需要的。

眼前这位滇公子,不该属于这个时代,他这放荡不羁与骄傲,与这世道格格不入,他这一生也注定是悲苦孤独的一生,他这句“就凭你?”我想更多的是他对自己这一生的自嘲。这世道像他这样的人太少了,我怕他这份骄傲迟早会被这世道彻底吞噬。

我笑着说:

“哦,那你说,我听。”

滇公子醉态里藏着的是一个孤傲的灵魂,看着我的眼神里仿佛在说世人皆浊唯我独醒。他开口问:

“你凭什么令天下人颠覆自我?

千万年的固旧思想已成了理所当然,他们需要一个皇帝让自己去信仰,他们的卑微已经深入骨髓,皇权相对他们来说有如天地神明,敬天敬君敬父就是他们的信仰,你却要让他们蔑视这一切高傲的活下去,你凭什么?”

说的好,想来这也是他对自己的质疑,他在质疑自己这份不该有的孤傲。

我很坚定的回答他:

“我凭的是人心,

他对美好的向往是与生俱来的,

他们被困在黑暗里而不自知,

只是因为没有人

为他们指引出一个更美好的天地

就像你这颗不羁而骄傲的心。”

他一愣,像在回想自己在这世道挣扎了多久,以至忘了又有多久没听到过自己的心声了。他眼神开始变得炽热,看着我的眼神里有着一份渴求,又像带着责备,他说:

“是啊!

为什么命运

让我生长于这丑陋的世间?

给了我一颗向往美好的心,

一个高傲又自由不羁的灵魂,

却又把它都安放在

一副脆弱又充满了欲望的肉身里,

脆弱到不得不在这丑陋的世道

卑微的乞活。”

我也不由感叹一声:

“这也许就是为人的意义吧,

我们正真要抗争的

又何尝不是自己,

你的心能到达多远的境界,

你的灵魂就有多孤独,

同时就有多骄傲。

人都是害怕孤独的,

也许正因为如此,

这些先贤者才会不遗余力的

都想把人们带到他达到过的境界,

去看看他曾见过的美好,

只为了能与他对话。

可惜的是,

不是所有的孤独者

都能来到他这里与他傲然而谈。”

滇公子望着我,也许他也看出来了,在这世道他的孤独不只他一个。

“我叫滇文希,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赵亦舒。”

“赵公子,

你又如何扭转这天下人心?”

“这当然不能一蹴而就,

靖国有着还田于民的基础,

虽然最后改革失败了,

但在人心里

却种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

它已经生根发芽。

在这基础上我就能策划起事,

等打下牢固的根据后,

我便会创造一种货币经济体系

与法制共同推进,

人心自然而然便会被转变,

距离拿下靖国

也就指日可待了。”

滇文希目光变得炽热,询问:

“还田于民?

赵公子与赵文轩可有关系?”

“你认识我父亲?”

滇文希和星姌都同时开口惊道:

“赵文轩是你父亲?”

我一愣:

“怎么,你们都都认识?”

滇文希从震惊中缓了下神色,说:

“靖国这场政变,

全天下的读书人都知道,

赵文轩“还田于民”的政策,

还有他的《法制行为论》

更是令全天下的读书人,

都将他视为精神领袖。

难怪赵公子有如此气魄,

只是在下有点孤陋寡闻了,

不知赵公子所说的货币经济体系

是什么?”

星姌见我面带疑惑的望着她,

便开口道:

“我还是别搅和了你们之间的谈话,我认不认识你父亲这事无关紧要,等以后再跟你说吧,我也很想知道货币经济体系又是什么。”

这就不得不说到子曦了,是他教会了我这一切,这货币经济体系他重点给我剖析了它的利弊关系。

这货币经济体系,最早的功能只是为了交易方便,它的便捷也带来了效益。但发展到子曦那个时代,就不仅仅只是为了交易方便,它已经成了国家最好的治理工具,它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治理体系,形成了规则,再赋予法治,已经形成了普世的价值观念,有如天地法则。

只要社会的生产力还是以人为主,它的文明它的先进,是毋庸置疑的,它管理着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条件,你的衣食住行都被掌控了,它激励着你去创造,去付出、才能收获你想要的幸福生活。在国家的引导下,实现了国强民安。

从我当下的世界着眼看去,子曦的国度,它的美好是令我无比向往的,在这样的体系下,在这样的规则里,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了人人平等的理念,只要你肯努力,肯付出、你就会有收获,就会有获得感。

在这体系里灵活的资源分配,满足了人们的各种需求。你想要的都可以通过金钱得到满足,如果你富有即便是爱情,你也比普通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在这金钱至上的社会,所有东西都变得有价,一个人的价值也就被物质所衡量。

即便生活在这貌似完美的体系里,人们依然没有多大的幸福感,因为所有的东西都被物质化了,人的肉身自从有了胃,它的欲望就从未停止过,只要有欲望就会有价码,也就连人的价值都体现在了物质上。

以至于你从小就被灌输了,你所有的努力都该只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你身边每一个人,都以此为标准,你的成功离不开财富的标榜,如果有违了这样的准则,就会承受着社会道德的谴责,说你不思进取,懒惰成性,即便你有着理想,也会被说你连吃饭都成问题了,还想着诗和远方,他们会厌恶你这种所谓的不负责任。

但作为一个人,他不单单只拥有这充满着欲望的肉身,他还有着骄傲且自由的灵魂,你又如何给这自由且骄傲的灵魂定价?我们大多数人的灵魂也就在这物质丛林法则里无处安放,幸福感又从何谈起。这成了一个无解的命题,这就是物质文明的社会,只要还是以人为生产力的社会,这问题就无法得到解答。国家不是不想解决,而是无能为力,这是因为生产力跟不上我们的精神追求。你只能作出舍弃,你有所舍弃的同时希望你知道什么才是你真正想要的。

如果所有的生产方式都被智能机器代替了呢?人也就被解放出来了,所需的一切物质,你都不需要付出相同的劳动价值,就可以享受到。因为机器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能量,它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只能由人来消耗。肉身的所有基本需求都能得到无偿的补给,就像汽车要汽油,灯泡要电,给我能量我给你发光发热。人类只需尽情的去探索未知,开发自己的精神思想,去创新,去享受自己的生活,这样的精神文明社会想必会更美好吧。之前以物质文明为基础的经济体系估计也就不适用,那该用一套什么样的体系去鼓励人们不断的去创新,让人类不断的进化?

子曦说到这,留给了我一个问号,让我自己去思索,什么样的体系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