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芸慕问道

当转过一片矮树丛时,已无路可走,眼前灌木丛连连,密不可分。正怀疑李释是不是迷路了,忽闻:“来者何人?”这一声似远在天际,又似近在耳旁。我们四处张望,却不见人影,唯独李释好整以暇,鞠手拱天正色回道:

“君不见,

道义两旁堆白骨,

邪魅罔为筑墓冢。”

天际间的声音再次响起:

“贤者令,

人间正道是沧桑,

埋骨魅狱换新生。”

只见李释,

从怀中拿出一块金色令牌,

再次拱手一声:

“请见令!”

半饷却不见再有回音,想必是通禀去了。想不到这拜山还有这么多讲究,李释曾说过,若能得到芸慕谷主的拥护,必能事半功倍。他们有着自己所信奉的道义,无论是谁拥有这一块令牌,都有机会得到他们的支持。这块令牌便是敲门砖,但是想要得到他们的拥护,还需要些许的造化。

忽闻一苍老声音响起:

“虽然你们有这贤者令,

暗诀也没错。

但我们有着我们的道义,

你们谁来接下我的问道?”

李释把这令牌递给了我,

他的意思也就很明显了。

我恭敬的回道:

“接道者,赵亦舒。”

这苍老声音再次自天际响起:

“赵公子,

何为天?”

我持令拱手道:

“万物依其道是为天。”

“何为地?”

“万物依其法是为地。”

“何为人?”

“心随法行是为人。”

“哈哈哈,赵公子好气魄。

开道门,就让我们见识见识,

赵公子心中的天地。”

原来这贤者令便是与祁仁皇帝临别时,赠给李释的那块金牌。说起来它也有着一段久远的故事。

那苍老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悠悠吟道:

“千枝百木为屏叶为障,

道门百转千回藏暗机。

遁!另有天地。”

“赵公子,有请。”

我们随着一名白布衣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踢进了另一天地。滇文希感叹的说道:“想不到这传说竟然是真的!”

星姌好奇问:

“什么传说?”

我和浮生也都好奇的望向滇文希,

“传说靖国的开国皇帝,

拿着贤者令,

请得天上的圣贤文武,

佐之辅之。

原来这圣贤是出自芸慕谷。”

我们又看了看李释,从他一路寻来,到相对暗诀,便知道这肯定不是他第一次来。听了滇文希的话,也就难怪,我们商量选择那里作为第一个据点的时候,李释非要选芸慕森林,作为我们的第一个站点。我们从地图上看,这芸慕森林的位置还不错,也就都同意了。现在看来,李释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红衫作树银杏花,

道两旁、梯泥瓦,

转转落亭阶。

三道口、桥飞架,

一水穿流湖作画,

晴空万里映入华。

谷幽深处庭落分布、依山处,

也有倚木小院排排竖。

“听说他们请的是贤者令?”

“可不是,师伯都亲自考究了。”

“几十年前也有人请的是贤者令。”

“哈哈,我也听说了,

可惜那人过不了师伯的问道。”

不远处的亭落里,三五成群的学子手中拿着书卷,在哪议论着。

“我还听说,

上次请贤者令的是位皇帝,

不知这一次会是什么人?”

看到这些学子朝气蓬勃,毫无忌惮的望着我们谈笑风生,这精神面貌竟让我们都露出了些许的羡慕。

星姌却是不大乐意的说:

“瞧他们哪出息样,

有什么好骄傲的。”

“嘿!你们听到没?

那姑娘还真俊,

她说我们有什么好骄傲的。”

“哈哈哈,哪你去告诉她呗。”

眼前带路的书生,

却露出些许的歉意,跟我说:

“对不起!赵公子,

他们无拘无束惯了,

还望公子不要见怪,

这只是我们这里学风自由所至。”

我忙说:

“先生客气了,

我怎会见怪,

我们只是,

都不禁有点羡慕他们,

能在这里意气风发。”

浮生有感而发的说道:

“我要是也能在这求学就好了。”

一巨石耸立这谷正中,雕刻着“以文育心”四个大字。滇文希感叹:“我竟不知,这世间还有这等育人的地方!”

白衣先生随口说道:

“这一谷确是以文育人,

是传授学问的地方,

这里我们都叫它为文心谷。”

我不禁感叹:

“还好,

这世间还有你们这样的地方,

要不这世道可就太过无味,

也太过无望了。”

我尊敬的说:

“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先生不敢当,

我也只是一名学子,

就叫我辰贺吧。”

辰贺接着又说:

“芸慕谷,可分三大谷一小院,

其中有文心谷,

就是我们刚经过的地方,

还有以武入道的武道谷,

还有一处名为上尊谷,

住在里面的都是我们的师傅。

我现在要带你去的地方,

就是上尊谷的上尊殿,

谷主他们都在哪等你。

我还没听说过谷主有接见过谁。”

我笑着说:

“多谢辰贺兄告知,

这让我们感到无比荣幸。”

李释这时说道:

“我曾经也在这里求过学,

不过我学的是武道。”

辰贺略感意外的说:

“想不到你我竟是同门师兄弟,

我求的是文学,认不出师兄来,

多有失礼了。”

“无妨。”

星姌不禁问了一句:

“你们这里没有女弟子吗?”

“有,只是少而已。”

原来二十多年前,祁仁皇帝便和李释来过,当时祁仁皇帝想求得一位帅才,可惜没能如愿。他便安排李释在此求学,希望能学有所成,出山后能助他一臂之力,可惜的是李释的才具也只能做到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