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鬓钗泣堕

战乱中的蔚岩城死亡斑驳了满目,

满地凄红的热血依然无法温暖冰冷的铁蹄。

泪满襟!

泪满襟!

落地悲碎无根浮萍的人生啊!

可曾记得在此戛然而止的寄望?

等等!

若再等等!,

你是否愿意托起我的手撑起红伞烟雨朦?

“小妹,别这样!”

我们的段将军已是泣不成声。

还能感受到一如既往你我相识的晚风,

依然有着你的气息,

一切的一切还是那样的鲜明,

你依然历历在目。

暗夜流星寂寥而下,

兵马连营幕成海,

风卷营帐遥似涌浪。

“哥,禹将军已经不在了,

我们带上珢良离开这里吧,

我们会有自己的家的。”

她轻佻欢快的话语流露出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这一抹柔光在她眼中画出一个安稳的家里还住着她的珢良。

“小妹啊!家国天下国已不国何以为家!

何况还有着众兄弟对我的寄托。”

这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鲜明,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那戛然而止的昨天。

乌嘉闽没有想到只说廖云浩来了,便激起场下众将士的战意滔天,连酝酿多日的说辞还没讲完,便已达到他想要的效果。这战歌是要死战到底啊!扫视场下众人一遍后,他低下的头颅不由自嘲的冷笑了一下,卷曲着的身躯又重新站直起来,昂首望天内心感叹:禹弟啊!能带出这样的将士,你在天之灵也该感到安慰了!

“众兄弟,自从禹将军牺牲后你们的军务便都已荒废,你们的装备也残破多时,我今天便选一位将军带领你们重新焕发英姿,为禹将军报仇雪恨。”乌嘉闽刚想从他身后的十名亲信中挑选一位来当此重任,场下众将士却共同喊出了一个名字。

“段逸!”

“段逸!”

“段逸!”

响彻天地。

乌嘉闽为了今天可以说是筹谋已久,本想将这份力量完全据为己有,眼下这情况看来难能如愿了自是气恼不已,想到大敌当前也只能强忍怒火,但紧锁的眉头下依然忍不住蹦出一句怒喊:“段逸又是何人?”

此子迈出阵列前,看去也就二十出头,向后爬着数条编织的辫子下眉眼冷峻,身披藤甲抬手作揖:“末将在。”目光坚定沉着的望着乌嘉闽,我仿佛看到他在说:此精锐之师只有他才配执掌,自是当仁不让。乌嘉闽多日的苦心踌躇此刻尽体现出来,这支军队即便是他也不是随便能拿捏的软柿子。想不到此人年纪轻轻,在这样只讲战绩的军队中却有如此高的威望着实令他意外。

乌嘉闽望着台下眼前的段逸,举手投足间的轻风云淡是从死人堆里磨砺出来的从容,目光坚定沉稳这份气宇里,依然隐藏不住他骨子里透着某种锐不可当的战意。大敌当前他乌嘉闽无奈的放下了预想前的傲慢,和颜悦色的说:“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我军幸甚,从今起你就是禹军的将领,往后你的责任可大了,禹军的生死可就全靠你了,军务有什么不懂的可随时来问我。”

乌嘉闽此时表现出来的信任是出自他的有恃无恐,全军的经济命脉是牢牢的掌握在他自己的手里,虽说他是一个大将军但更像是一个后勤部长。

“多谢大将军的信任。”

段逸转过身面向众将士振臂一呼再重重的捶落心上:

“我段逸也必不负众兄弟所托。”

他要把所有的寄望都重重的放在心上。

军号再次响彻天际:

军魂永驻!

军魂永驻!

军魂永驻!

禹将军的军魂也确实留在了这里,留在了众将士的心里。

烽火离烟熏染的城门,

无奈不渡破碎的孤魂。

泪满襟!

泪满襟!

念你过往许我盟誓三生,

不若独活也是遗世孤魂。

廖云浩身披银甲于阵中金戈铁马,

万骑蓄势待发也只待他一声令下。

这一个月里他每每必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对着蔚岩城狂轰滥炸,满目疮痍的蔚岩城看似岌岌可危,眼见唾手可得但每每都让它化险为夷,现在已经是他第十一次发动总攻,却已是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

墙头上每隔三丈便有一排排长长木筏顶立,前仰后低斜度刚好能让袭来的投石顺势滚进城墙内。本以为只需几轮火箭便能烧毁,却不料这些木排都是被水严重浸透过的,加之现在已是寒冬季节,就算不停的用火箭轮番烘烤估计也需要十多天才能让其烧毁吧,这还不一定谁又会如此执着如此笨拙的办法。更让廖云浩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如此厚重的城门只承受了十多下的撞击就被撞开了,可是一旦冲进去便有去无回,而后城内一阵骑兵冲击再配合城头上的攻击,城门又再度重重关上,如此反复几次后更令他确信这城门是故意让其撞开的。谁会如此大胆让城门大开?廖云浩已经很确定此人必不是乌嘉闽,他不会如此不合常理。而想从城墙上攻上去在箭弩和投石都毫无作为的情况下,那是比登天还难。廖云浩本想用最笨拙的办法先把城墙上的木排毁了再攻上去,恰逢其时又飘起了鹅毛大雪,更是令战况雪上加霜。

廖云浩的不甘尽在这一声怒喊:“撤!”

想不到真是应了他司马左丞的话:就怕陛下孤军深入无功而返。廖云浩太想通过此一役往后都能一劳永逸,他坚信打蛇就要打其七寸,他也有其迫切需要的理由。只是他想不到除了禹笙将军蔚岩城还有如此人物。

“从今往后你们都给我查指挥蔚岩城此役的人是谁。”

举目上苍苍茫茫,落地满城血染成霜,白绒又于飞。

小妹,别这样!

鬓钗泣堕(这是一个彩蛋,纯粹只是为了好玩,下面是贾斯汀·比伯的despacito(remix)此歌的音译歌词,听乐观看,请笑纳。)

寒梅蝴蝶云漫的衣裳

潜风拂月闲述的深夜

缠绵离绪送君浪漫怀缅夜

oh如爱,

蛮荒悚马铁甲地

箭密飞翎抗敌围

昧命换那塞外卧立墓铭飕唳,飕唳。

如负汝抬泪每落徘里谱幽题案,

慨似失落情重何以解幽除黯。

情怀那么浪漫一定有你同就万年偕。

杯酒沓至授受蔚起相送。

oh 读

本来书信马夫说报平安的

你却遗我而去不相逢

说了盼你能离开将军之所。

oh夜

呀!雅文也写不尽心中的悲哀

心事再也无人倾听你知吗

眼泪无人怜惜的沥沥泣堕

鬓钗泣堕

想到你那年我亲自相送

却再也无法与你再次相聚

唯有我在回忆里暗暗泣堕

鬓钗泣堕

想到你那年我亲自相送

临别时你给我一个深情拥抱

遗留我在回忆里暗暗泣堕

卿本无心竞争那样的功名利禄

却落得心血俱洒

在哪塞外命堕

返回过去返回过去亲爱的

我希望你能回到我们初次相识

再次重温那浪漫邂逅

一起看那日出与日落

是你英姿飒爽的漫步落

又翩然潇洒在心上落

一起舞到月儿落

慢慢数着雨儿落

感受到我的血脉心跳加速的怦怦

感受着你的感受更多的怦怦

鸣着琵琶拨弄风烟吹散了纱幔

一缕一缕一缕风烟妖娆了佳蓓

又兵临城下

你又要离我而去

根本想不到

你会一去不回

我依依不舍的

依偎依偎着的

真的不再想

又要离我而去了

你说很快回来

又能再次相见

这次再不离开

共舞在哪月下

我依依不舍的

依偎依偎着的

真的不再想

又要离我而去了

一生守望相信

恩爱俩不相忘

你却违背当初

共舞在那月下

oh夜

鬓钗泣堕

想到你那年我亲自相送

却再也无法与你再次相聚

唯有我在回忆里暗暗泣堕

鬓钗泣堕

想到你那年我亲自相送

临别时你给我一个深情拥抱

遗留我在回忆里暗暗泣堕

卿本无心竞争那样的功名利禄

却落得心血俱洒

在哪塞外命堕

返回过去返回过去亲爱的

我希望你能回到我们初次相识

再次重温那浪漫邂逅

一起看那日出与日落

鬓钗泣堕

这是我一直回望经过

我只是无法忘记心中痛楚

爱你到无法轻轻揭过

我依依不舍的

依偎依偎着的

真的不再想

又要离我而去了

却落得心血俱洒

在哪塞外命堕

返回过去返回过去亲爱的

我依依不舍的

依偎依偎着的

真的不再想

又要离我而去了

再次重温哪浪漫邂逅

一起看那日出与日落

鬓钗泣堕

“我叫珢良”

“我叫段芸,芳年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