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我们的会议

只见子曦一口气又炼化出了四个智能机器人后,便对我说,这已经是他的极限,能量已经消耗完,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了。我连忙问,我至少还需要三个“脑机芯环”,你还有没有?只见子曦笑了笑,右手上又多出了三个“脑机芯环”,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

子曦接着说,“我真的要休息了,等能量恢复过来后,再造一个智能工厂出来,现在剩下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我明白他的意思,这也是我需要的。我便命令这五个智能机器人,打通这山脉,再过些时日,便能与自由之城更便捷的贸易往来了。把它们都调到了智能模式上,让它们自主工作。

第二天便召集他们,在府衙召开了“建设人类精神文明的社会活动”为主题的重要会议。府衙的大厅很是宽广,没有过多陈设,也就几张矮方案,坐在木地板上,双手刚好能舒适的放在案上。我们把这些方案都般到大厅的正中央,围到了一起后,便坐了下来。

穆迪头上戴着玉簪冠,一头黑发在背后随身起伏,耷拉着眉眼惺忪,一身宽松的灰袍左手托着腮吊望着,衣袖都慵懒得趴在方案上。我想他这辈子估计是睡不醒了,我一度以为他是梦游过来的。滇文希倒是正常多了,还是一身白衣,神彩奕奕,一闪一闪的东瞧西望。李释怎么还在吃东西?那来的包子?他这一身黑袍依然隐藏不住这身腱子肉,壮得像头牛,吃得也像头牛,连这一脸长须都沾了上包碎末,没有这祁仁皇帝管着,他算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了。哎!得让他们知道这次会议的重要性才行啊!

“我们这次的会议就是要建设人类精神文明的社会活动,你们要认真的理解通透了。”

“等等,你不是要建设什么物质文明的经济货币体系吗?你怎么又跳跃了?”滇文希很是惊讶的望着我说。穆迪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我,“你们说的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李释也附了一句,“什么叫精神文明的社会活动?”

差点忘了,我把三个“脑机芯环”分别给了他们,当他们接过后的表情,和我第一次见到时是一模一样,这份震惊自是无法言表,都先后不一的表达了这份惊叹。

这蓝色流光在交互辉映。

“这是什么,我从没见过如此神奇的东西?”

“是啊,这是什么神物?”

“实在太神奇了。”

我故作神秘的笑了笑,便把左手伸出来,示意他们戴上,对着他们说,“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呢。”他们相互看了看,便不约而同的戴到了手腕上。没过一会,便不出所料的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穆迪早就没有了先前的睡眼惺忪态,无论是谁,都已经被震撼到无以复加。他们被震撼到目瞪口呆的同时,眼泪也不约而同的流了下来,这份感受是可以理解的,是的,我也感同身受,眼泪不自觉的也跟着溢出。

子曦所生活的世界,他们历史文明的演化,令我不得不为之动容,特别是子曦所生活的国度,五千年的文明史,每一次的文明更迭,无不惊心动魄,先贤先烈们的波澜壮阔,惊天动地,可歌可泣。

只见穆迪惊叹的说,“他们太伟大了,我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滇文希和李释也都不约而同的惊叹。我接着说,“你们都看一下,子曦对太极的阐述及其精义,里面有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剖析,看完后你们就理解了,为什么我们要建设精神文明的社会活动。”

子曦所生活的世界,在物质文明的巨轮下,国与国之间陷入了恶性竞争,对地球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很多事物都是毫无必要的浪费,只是别人有了我也要有,无论是那个国家都不想落后于人,特别是m国,贪婪无度,穷兵黩武,m国对人类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在物质文明的巨轮下,人与人之间也是这样的,不择手段的掠夺资源,无论是那一种资源,只要有价值,这种崇尚物质价值的思想成了理所当然,不能物质化的思想只能被淘汰,在物质文明的社会活动下,无法物质化的思想也是无法生存,人与人之间也陷入了恶性循环与恶性竞争,即便他们都已经发展到足以让每个人,都能吃饱穿暖安居无忧,但他们依然浪费在其他毫无必要的事物上,以至于他们地球上依然有一半的人仍在饥饿濒死边缘。所以我们要创造的文明不能像他们那样。

子曦在太极里,对思想与造物就阐述的很清楚,如果一个人的思想空洞,精神世界必然虚无,你给他再多的物质都填不满他那空洞而又虚无的精神世界,物质的东西终究是死物,它做不到与你精神交流,过不了几天便会被厌弃。即便你把整个宇宙给他,也是填不满他那空洞而又虚无的精神世界。

当他们看完了子曦所阐述的太极后,穆迪打破了这份沉默,“我们要如何才能让每个人的思想精神能像太极一样,汇到一起汇成一点,最终打破这思想的牢笼,进化到下一级文明?”

滇文希也活络了起来,“我们要怎么建设这社会环境,能让它像太极一样与人类的思想精神和谐转换呢?”

看来你们是理解了子曦也份阐述了,首先我们得理解人类的思想精神与肉身的关系,再到自然环境的关系,而肉身是我们与自然界链接的桥梁,我们精神世界对自然环境的认知都是要通过肉身反馈才得以感知,然后再通过思想精神喜恶,再反馈给自然界。所以肉身的反馈是对我们精神世界影响最大的,我们肉身有三大需求束缚了我们的精神世界,就是吃,穿,住,其他的都只是精神层面的感知。

所以我们可以把肉身必须的基本三大需求也看作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让它也能像树一样在自然界里得到满足。我们要建设的精神文明,就是要让你的思想精神不再被肉身这三大要素所束缚,不再让它像在物质文明下的资本主义者给利用,被压迫被层层盘剥,让你灵魂被囚禁或被撕裂。而是要让你的思想精神发挥最大的创造力,再反馈给自然界,反馈给每一个人。

所以我们要让人类的食物能像土地一样无条件的给树提供养分,这一点我们有了地球的科技知识,是可以做到的。穆迪略显迟疑的说,“那你不怕人类的惰性吗?好吃恶劳。”

不会,人类的思想是不会因为吃饱穿暖就能满足到躺着等死,更何况我们有了“脑机芯环”,我们的思维辩证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地球的知识浩如烟海,你穷尽一生也无法完全融会贯通,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一定能找到自己喜爱的事物,这种建设自我精神世界的美好,及创造的喜悦是物质享受无法比拟的,它能让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一但到了这种程度,就算要饿死了,他也会义无反顾的探究下去。

而为了达到这种良性社会价值观,我们还需要建设智能服务器,我把它叫做“神喻”,让每个人的“脑机芯环”都能连线,让每个人都能从“神喻”中得到所有的各种资源规划并能根据自身需求合理利用,或暂时的定义自己的社会位置,他们每个人的社会属性,在这里都是流动性的,一切都是为了确保每一个人的才能,都能更高效的尽情展现出来。其中自然界资源的有限性,决定了我们不能盲目的掠夺自然资源,破坏地球的生态平衡,而是要有效利用,确保能进阶到下一级文明,就是资源可再生。

所以我们不再用货币经济体系这一套,价值观要扭转过来,因为有了“脑机芯环”与“神喻”,你的才能可以畅通无阻的得到表达,你也会因为才能,得到了别人的认可,得到了别人的喜爱,你的精神世界也会更加的充实,即便无人认可,只要他喜爱,又有何不可,这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循环。不像在货币经济体系里,你追逐金钱不是因为你有多喜欢金钱或这些身外之物,是因为有钱和拥有的资源越多才能得到了别人的认可,而被追逐,而别人对你的追逐只是想从你那赚到钱而已,最主要的是,没钱便会被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