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网络随记

时光荏苒,前朝的庙宇,安抚了旧时的归途,归途里我们写下了将来的命途。酉时的酒,惊洒了屋外的寒雪夜幕,方醒起,这一日以天纲地维激扬浩宇。屋外的人,一声元帅,让时光惊吓了停留。

“末将,邬淇三有军情禀告。”

“进来说话。”穆帅如是说。

他起身的灰袍掠下了从容,迎来的邬淇三说尽了此行的慌张。

五里外,一行长军缓缓而来,敌情不明,但已派人前往细探。

穆帅沉思片刻,便微微一笑,

“无妨,你且下去,知会所有在休将士,在南门列队集合。”

当下的情况实在不合常理,如果是廖云浩,他不该现在才来,要来他早就派军支援赤城了,何必让军民都弃了城。如果是邬嘉闵就更加不可能了,他又何必多此一举,他直接耍赖不认账不是更好,我实在想不通,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一支军队?

穆迪见我们都面面相觑,不禁神秘一笑,“来,跟我到城门楼看看,说不准有意外收获呢。”

我们就这样跨进夜色里,迈过岁月的刻度已是五年之后……

当日出的余晖爬到中旬,一布衣小生,也抵达到了自由之城。春意虽凉,但也架不住当头烈日,小生便钻进了一家酒肆。

馆内甚是宽广,四根醒目的木柱,方正而又厚重,与周遭宽厚又粗旷的木桌浑然天成,豪放之气油然而生。小生环视一遍,竟都坐满了人,唯有右边的第三张桌子,只有一公子哥与一名甚是貌美的姑娘,在对饮欢语,男子一身绸缎,女子一身罗衣,甚是显贵。

小生挪步向他们走去,两人见迎来的是一布衣小哥,眉清目秀的微笑着走来,到跟前后又很有礼貌的半鞠身又拱手见礼,“打扰二位了,眼下已没有坐席,不知二位是否方便让在下拼个座?”两人见来者如此礼貌斯文,便也起身见礼,“无妨,这本就是公众之地,公子请坐。”姑娘也微微一笑,以表赞同。

身着绸缎的公子,顺意想给小生斟上酒,小生却忙说,“公子使不得,你等肯赏座我已感激不尽,又怎能再喝你的酒。”

“无妨,萍水相逢也是朋友,酒水若能见证也算是缘分。”

“哈哈,公子有此雅兴,我又岂敢拂之,在下离诃,我先敬公子一杯。”

“哈哈,我杜楚梅,她叫紫思,我们一起也来敬离诃兄弟一杯。”

杜楚梅问,“离兄,你是那里人?”

“我是赤城人。”

只见他们都笑了笑,“我们也觉得,你是一个赤诚的人。”

“可我问的是你是那国的?”

“呵,我说的赤城是城池的城,乃焉国是也。”

紫思面露疑色,眉头轻皱,“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焉国?这可一点都不赤诚了哈。”

“确实,我也没听说过。”

“哈哈,我国才刚成立,

而且才只有一座城,你们没听过很正常。”

紫思不免又质疑起来,“你们的国君叫什么?我们对他倒是有点好奇了,才只占了一座城,就敢立国,古往今来他也算是独一份了。”

“你可别小看我焉国。”小生眼中神采奕奕,一种国家自豪感油然而生,“不久的将来,我国必大出天下,现在虽小,但离某人敢说,其治国理念,当下诸国若想较量,也有如那萤火撼月。”

杜楚梅不以为然,“离兄,好好的酒,

怎到了你嘴,就变得狂妄自大了。”

“二位不信?”

“实难苟同。”

离诃不禁哈哈,“敢问二位又是那一国?”

杜楚梅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一度,“我们乃是卫国人,有五百五十六座城池。”说完后他也是极力的掩饰这份得意,表情平静,但那眼神依旧出卖了他。见离诃双手趴在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得他都不好意思的左顾右盼起来,可这离诃还是死盯着他,便很不耐烦的说,“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我想看你有没有得意了?”

紫思听了,到嘴的酒差点被喷了出来,不禁莞尔忍忍。杜楚梅也被气急一笑,“是,我是得意了,你怎么着吧。”

离诃哈哈一笑,他们俩见离诃笑了,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离诃笑说,“那你知道自己的国运吗?你又是否知道自己的命途?”

“听你这么说,好像你很清楚?”

“哈哈,我们国人都清楚,有空来我国看看你就知道了。”

这是我在“神喻”里,偶尔看到一位叫离诃的网友写的一篇游记。

类似的还有很多,例如还有一位叫鱼子的网友,五年前他还只是个渔夫,现在已然是一位生物学家了,他所开发的渔场繁殖周期断,成熟极快,我对他还是挺关注的,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所发表的论文,都得到同行的广泛认可,系统便规划出了一片湖泽,让他带领几位同行做起了研究。这些都是他们通过“神喻”自发组织起来的,他们的运作方式,也是通过实践制定出来的。

我们曾经接管的赤诚,真的是一穷二白,动员人们开荒种植,并一边推进农作物智能化,花了三年的时间,才让农业全面智能自动化,终于实现全部人口的自给自足。

我们在赤诚架构了一整套的污水处理系统,维修与剩余价值的利用也都实现了智能自动化,我们的吃穿住也终于得到了解决。

其中有一位网友这样写下了他的感受……

我曾是官家的一名奴隶,父辈们也都是,我以为我天生就是一名奴隶,焉国给了我新生,从未想过我竟然和你们是一样的,有着平等的命运,“脑机芯环”让我得以再度为人。

这实在神奇,“神喻”里连下一级的文明都给出了答案,而且有着规划指引,一国的资源利用都是为了下一级的文明。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从事自己所喜爱的事业,科研、工艺、文化艺术、林林总总…… 这应该就是我做梦都找不到天堂了!